第85章 大结局

书名:
有系统的三代,你怕不怕?
作者:
花田雨夏
本章字数:
2077
更新时间:
2023-11-24 00:02:00

90%的人强烈推荐

女儿被害后,我靠无限快穿缉凶!

季恩夕两岁的女儿死了,警察找不到肇事逃逸者。 与家人断绝关系,与丈夫离婚,与闺蜜绝交 季恩夕活着只有一个目的:手刃凶手。 凌晨三点,神秘降临的信封,每完成一次任务,就得到有关凶手的一条线索。 【你是林月,活下去】 【你是皇后,戳破谎言】 【你是雏鹰,学会飞行】 …… 季恩夕穿越到古代,现代,中国,外国,人,动植物,甚至神灵身上。 毫无提示的任务,难度升级,季恩夕只能靠自己。 只要能找到凶手,穿越上千次,上万次又何妨。 但是季恩夕的时间不多了……
已完结,累计23万字 | 最近更新:第117章 守护者

第1章 【零壹】想杀我,不能够

书名:
女儿被害后,我靠无限快穿缉凶!
作者:
隐形牙套
本章字数:
2175

凌晨三点,房间里灯光昏暗,四周墙上贴满了各种资讯和照片,主角是一个鲜血淋漓的小女孩。

季恩夕披头散发,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墙,两眼无光。

她的女儿清清已经离开世界一年,肇事者仍逍遥法外。

无论如何,季恩夕都要找到这个混蛋,亲手杀了他,再自杀。

反正她对这个世界已经毫无牵挂。

想找到凶手,线索太少了。凶手从何而来,如今又在哪里,季恩夕不知道。

一年来,她像个偏执狂,在网上无日无夜地搜索着相关信息。

【2022年9月19日】

【幼儿车祸丧生】

【肇事者逃逸】

……

叮咚。叮咚。

凌晨三点,难道是鬼敲门?

季恩夕想,鬼有什么可怕,这世上人才可怕。

季恩夕打开门,地上放着一个暗黑色的信封。

【我知道谁是凶手】

信封上赫然印着七个大字。

季恩夕心跳加快,拿起信封把门关上,手抖着把信封胡乱撕开。

【完成一次任务,获得关于凶手的一条线索。请收好你的铭牌。】

信封里有一张纸条,还有一块暗黑色、长方形的石质铭牌。

季恩夕把信封纸条一丢,盘腿坐在地上,打量手中这块小小的黑色铭牌。

【零壹:你是林月,你要活下去】

【难度:试炼】

【进入】

铭牌上蓦然出现了白色的字样。

好哇,哪怕跟魔鬼做交易,季恩夕也愿意,变身成别人又算得了什么。

季恩夕手指触碰【进入】那刻起,开始了她无限穿越的人生。

季恩夕感觉天旋地转,一瞬间属于别人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子,脑袋痛得快要炸裂。

【林大奶奶,昨天深夜,我经过顾二奶奶的房门,我听见,我听见了……

你听见了什么,瑾儿,你把头抬起来说话。

顾二奶奶,她,她和姑爷……

你说吧,瑾儿,不要害怕。

他们说明晚,明晚要在小姐的汤里下药!

……】

怎么回事,季恩夕脑中对这个片段非常清晰。

季恩夕清醒过来,周遭一切截然不同,她立即明白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肤若凝脂,衣着素净。

她已经不是季恩夕了,她现在是林月——赵今朝明媒正娶的妻子。

林月看向坐在桌前喝着茶的赵今朝,心中失望和愤怒交织在一起。

当初赵家走投无路时,是林月父亲看在和赵家公老友一场,把林月嫁了过来,借此扶持了赵家一把。

眼看赵家日益好起来,这个白眼狼纳了顾家大小姐做二奶奶。

顾天雪平日里就趾高气扬,对林月这个大房很不尊敬。不但常对林月冷嘲热讽,还经常明目张胆夺去属于林月的东西。

对比之下,林月恬静温婉,她从小家教严厉,教她无事莫生非,家和万事兴。于是林月常常让着顾天雪,几年下来,憋了一肚子的苦水和委屈。

如此也就罢了,如今这顾天雪和赵今朝竟起了杀心。

赵今朝啊赵今朝,真真白费了原主苦心经营你们夫妻一场。

林月思索一番,把瑾儿叫道身前,低声交代了几句,瑾儿面色凝重,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姐姐,相公,快来用晚饭吧。”门外传来顾天雪娇媚的声音。

好戏上场了,原主啊原主,就让我这个林月来替你出一回头。

“来啦妹妹。妹妹久等了。”林月挽起赵今朝,打开门,热情地迎了上去。

赵今朝和顾天雪满心疑惑。

林月这个沉闷的女人,平日里任笑任骂,何时这么殷勤地回应过顾天雪。

平日里林月对赵今朝也是相敬如宾,何时这么亲昵地挽过他?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三人到桌前坐下。

“月儿,多吃点。这几日你消瘦不少。”赵今朝故作关切地往林月碗中夹了一块肉。

父亲前些日子离世,去跟母亲团聚了。林月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了亲爹亲娘。林月伤心至深,身体抱恙了一段日子。

“是啊姐姐,姐姐这几日闭门不出,妹妹可想姐姐了。”顾天雪假模假样地说。

想吗?怎么从未到我屋内问候过一声?林月深知顾天雪此人虚伪至极。

“这两日感觉身体好些了。有劳相公和妹妹挂心了。”林月继续陪他们演戏。

林月暗自观察赵顾二人,两人心怀鬼胎,坐立不安,连夹菜都掉了几回。

林月打算让他们受一阵煎熬,于是认真地吃起饭来,就是不去碰面前的汤碗。

顾天雪很快耐不住性子了,向赵今朝使了使眼色,赵今朝很快会意。

“月儿,你快把汤趁热喝了吧。这可是雪儿今日专门为你熬的八珍汤,最是补气血的。”

无情无义,胆小懦弱的赵今朝,如今你也敢杀人了?看来顾天雪给你喝了不少迷魂汤啊!林月想着,对赵今朝恨铁不成钢。

“怎么,你这么快就想我死了,一顿饭也不愿意让我吃完?”

林月说着,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令人汗毛耸立。

顾天雪和赵今朝大惊失色。

“月儿,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想你死呢?我只想着你的身体快快痊愈才是。”

赵今朝不安地扯了扯胸前的衣服,试图掩饰自己的慌乱。

“哦?你们两人不是计划着今晚把我杀了吗?”林月丝毫不留任何情面地说。

此时的林月哪还有往日唯唯诺诺的模样,她语气咄咄逼人,脸上写满了嘲讽。

赵今朝和顾天雪怎么也想不到,此时的林月并不是赵今朝的正房妻子,而是季恩夕。

季恩夕受了世间太多恶意,早想寻死,只是不甘心让凶手逍遥法外。

“月儿,你哪里不舒服吗?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赵今朝说着拉起林月的手,轻轻抚摸。

惺惺作态!

林月一把甩开赵今朝。

“赵今朝,我父亲给我留的财物,你可是盯了许久吧?想着干脆把我杀了,统统据为己有,便有筹码回到赌场里了。”

赵今朝和顾天雪趁着这几日林月卧病在床,处心积虑筹备了这么许久,从计划,到买药,到安排晚膳,连林月暴毙的说辞都想得天衣无缝。

万事具备,只待今晚。到底哪一步露出马脚?

“你说什么呢,姐姐,几日不见,你怎么开起玩笑了?这玩笑可开不得呀。姐姐不愿意喝妹妹熬的汤,那就不喝罢了。来来,我们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顾天雪看到赵今朝快要败下阵来,赶忙上前助阵。

“哦?我在开玩笑吗?好,那你把这碗汤喝了。”

林月捧起面前的汤碗,递到顾天雪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