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穿越林平之,从笑傲江湖开始称霸! 7.5
完结 签约作品 轻小说 影视同人
作者: 醉梦压星河 主角: 林平之
11.9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章 左冷禅 2023-12-31 13:24: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9
    累计字数
  • 16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章
简介

【无系统+诸天穿越+开局自宫+杀伐果断】地球少年碰撞鸿蒙道则,穿越笑傲,成为悲催配角林平之,在青城派即将灭门时觉醒,得鸿蒙洗礼,锻造大道之体,千般武学,万般神功,一眼就会,再无瓶颈,从练辟邪剑谱开始走上无敌之路。 一剑开天,一剑纵横,任世间仙魔妖佛,阻我路者,皆一剑斩之!

第1章 开局灭门危机

福州,林家镖局总宅,一间古色古香的卧室中,床榻上躺着一名昏迷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

他面如冠玉,俊朗不凡,宛如古之潘安再现,唯一的缺点,就是面色太过苍白,毫无血色。

缓缓间,少年睁开双眼,两道紫色的神光在眼中一闪而逝,随后隐没下去。

“嘶……头好痛啊!”聂云从昏迷中悠悠醒转过来,捂着脑袋,只感觉脑子里像是被抹布裹住一样,很是昏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艾草檀香的味道,似乎具有静心醒脑的作用,他嗅了几口,甩了甩头,略微清醒不少。

聂云这才用目光打量所在的地方,随后愣住了。

红色木板搭建的屋子,四面是纸糊的木窗,所有一应家具物用,皆是木质。

在他床头的顶架上,放着一个山水墨画的香炉,寥寥青色的烟雾从香炉中飘出。

“我这是穿越了不成?”

聂云有些茫然,怀疑自己在做梦。

随后一股庞大的记忆,不由分说的涌入脑海之中。

随着记忆融合完毕,聂云才认清现实,他是真的穿越了!不是在做梦。

而且他穿越的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林平之。

对,你没有听错,就是笑傲江湖中的那个林平之。

准确的说,他这应该不叫穿越,而是勘破胎中之迷,恢复前世记忆,林平之是他的转世身。

他为何能够勘破胎中之谜,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

半个月前,他一次外出游历,偶然遇见几名江湖人士调戏女子。

立志成为大侠的林平之,自然是看不惯此等欺男霸女之事,怒而出手,不小心打死其中一人。

因此惹来大祸,被他打死的那人,名叫余人彦,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儿子。

青城派,那可是威震蜀地的江湖大派,门下弟子众多,足有上千之众,遍布蜀地各处。

掌门余沧海更是一流高手,一手绝学摧心掌,厉害无比,挨上一掌的人,当即心脉碎裂,七窍流血而死。

配合上青城派独门轻功无影幻步,两相结合,端得是来去如风,神秘莫测,就算是江湖顶尖高手,也不愿与其为敌。

靠着这两样绝学,余沧海威震整个江湖。

林平之打死余人彦的消息传出去后,余沧海震怒无比,当即向整个江湖放出狠话,要灭林家镖局满门,以报杀子之仇。

知道消息后的林平之,明白是自己为家中引来滔天大祸,终日惴惴不安,活在自责难耐当中,终于是承受不住,郁结心气,晕了过去,直到今时,他觉醒记忆醒过来。

融合完记忆后,聂云长吐一口气,嘴角泛起一抹苦涩,上来就要被灭满门,真是难绷啊。

他可不想刚觉醒记忆,就下去见阎王,他想要活下去,不想死。

他今生可是富家子弟,都还没来得及享受生活,体验一下富二代是什么感觉,就要完蛋,他接受不了。

看过电视剧的他,自然知道,这分明就是一个针对林平之的局,准确的说,是针对林家镖局的局。

余沧海知道林平之生性爱打抱不平,喜行侠义,素有侠名。

于是故意下套,就是为找一个由头,然后针对林家镖局,目的乃是为了林家的辟邪剑谱。

岂料假戏真做,林平之失手打死余人彦。

这下更好,没有再比杀子之仇,更好的借口。

聂云知道,他就是林平之,祸是他引来的,他不能逃避,所以,他开始思考,有没有破局之法,毕竟他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看过电视剧,知晓剧情走向。

至于穿越前,他就是一个当保安的普通人,爱好看美女,打游戏,属于放在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种。

“少爷,您终于醒了!”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嘎吱”一声,一名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一脸惊喜的小跑到床边。

柔嫩白皙的双手,一下子就握住林平之的手,乌黑的双眸里,只倒映出林平之的苍白的脸庞,关切的道:“少爷,您昏迷了两天两夜,老爷和夫人都很担心你。

我马上去告诉老爷和夫人,他们一定会很高兴,还有少爷你现在一定饿了,我这就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

说完,少女不等林平之开口回话,便兴奋的跑了出去。

望着少女离去的背影,林平之有些无奈,少女说出饿字后,他还真感觉肚子开始叫了。

他的记忆没出错的话,少女名叫青青,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侍女。

没过片刻功夫,两道身影联袂而来,正是林平之的父母。

林母看见林平之醒来后,顿时坐到床边,开始一阵嘘寒问暖,关爱之意溢于言表。

至于林父,虽也是满脸关切,但很是克制的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待母子二人问候完毕后。

才开口道:“平之,为父和你母亲商量好了,等你醒来,便让人护送你出城,离开后,你走的越远越好,也别想着报仇。

青儿这丫头也会跟你一起走,不能让我林家绝后,若你还看上府中哪个丫鬟,也可一并带走。”

话落,林父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继续道:“这里面是一百万两银票,足够让你一生衣食无忧。”

看着父亲递过来的小盒子,林平之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几个丫鬟的身影,清清是少女型,他还差一个萝莉和御姐,就齐全了。

“呸!”

林平之粹了一声,用埋在被子里侧的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青城派是他引来的,到了这等地步,父母还在想着他的退路安危。

他居然开始幻想,拿着银票跑路后的放纵生活,实在是太禽兽。

如果,他真是穿越而来,只是单纯的雀占鸠巢,说不定真会借此离去。

可他本就是林平之,虽然是以前世意识为主导,他也不能离去。

抛弃父母,苟且偷生,他做不到!

林平之推开林父递过来的盒子,一脸坚定的道:“父亲,祸是我引来的,我怎么能抛下你们,独自一个人逃生?”

望着一脸坚定的林平之,林父眼里闪过一抹欣慰,但很快就隐藏下去。

他洋装大怒,怒目圆睁,伸出手指着床榻上的林平之,怒斥道:“逆子啊逆子,你留下来送死吗?我让你走,仅仅只是想保留我林家香火罢了。

不然,就凭你这个逆子惹出来的大祸,我早就一剑劈了你!”

林平之很是平静的面对着林父的暴怒,直到林平骂完安静下来后。

林平之才开口回道:“父亲,我知道您是故意如此,就是想逼我离开!”

闻言,林父有些惊异的看着林平之,自己儿子啥时候变聪明了?

不,应该说是变通透了,不像以前那样单纯,只能听表面话,看表面事。

想来是经历这些天的事情后,终于成长,可行侠仗义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这个代价太大,他兜不住。

叹出一口气,林父深深看了一眼林平之道:“平之,如果你有办法解决眼下的危机,我可以让你留下,如果不能,我即使把你打晕,也要让人扛着你出城,我林家不能绝后!”

闻言,林平之立即开口道:“父亲,我们镖局生意遍布天下,可以拿出万贯家财,请其他江湖大派出面,为我林家说和!”

林父摇摇头,道:“此事我早在青城派放出狠话时,便派人向五岳剑派,少林武当等求救,宁愿拿出所有家财,却也没有一家门派回信于我!”

“那还可以找朝廷出面,他青城派难不成还敢在城中杀人不成?”

林平之又道。

这是他刚才想出来的两个办法,作为现代人,他觉得朝廷应该能够保护他们林家。

林父摇摇头,深邃的眼眸宛如枯井,没有丝毫波动。

道:“平之,朝廷向来不会插手我们江湖中事,我林家镖局自你祖父起,于江湖中立足,才打拼出如今的林家镖局!”

听见这个回答,林平之心里一沉,他这才想起,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而是一个武侠世界。

剧中,衡山派刘三爷金盆洗手,投靠朝廷,成为朝廷参将,也没能避免被嵩山派干掉的命运。

想到这里,林平之有些绝望,他虽然知道剧情走向,但也找不到自救之法。

至于前世看见的贴吧笑谈,说什么辟邪剑谱复印十万份发出去,让江湖内卷,纯属搞笑。

余沧海的目的是为了辟邪剑谱而来,可这和余沧海要灭他林家镖局没有冲突!

这种做法,还会更加激怒余沧海,自己心心念念的独门秘籍,被他发的满天都是,岂能不怒。

到时,别说是他林家镖局的人,怕是在厕所里面的蛆,都得被余沧海掏出来大卸八块。

至于自己修炼,时间上也根本来不及,辟邪剑谱再怎么速成,两三个月的时间总得要吧?

虽然蜀地距离福州很远,在这个交通基本靠走,交流基本靠吼的时代,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出一州之地。

但有马呀!

如果是骑马,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从蜀中来到福州。

更何况,距离余沧海放出狠话,已经过了半个月,一些在外的青城派弟子,都已赶到福州,来到他林家所在的县城。

留给他的时间,只有半个月,自己修炼根本来不及。

这一刻,林平之的心,绝望的沉落谷底。

“系统,系统大哥,系统大佬,老爷爷,老奶奶!”

最终,林平之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种虚无飘渺的事情之上,按照他看小说的经验,穿越者都会有这些东西的!

任凭他在心底歇斯底里的喊叫,也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他真的要苟且偷生,独自逃跑吗?

忽然,他想到前世,是因为凌晨下班,他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天边忽然划过一道紫色的神秘光芒,砸到他的头上,导致他直接失去意识。

前世的记忆,也是到哪里戛然而止,分明是直接砸死了他。

他刚才勘破胎中之谜时,也是看到一团紫光,才恢复记忆。

难道说,这团神秘紫光,才是他的金手指?

“林家的人给我听好了,吾乃青城派弟子洪人雄,奉师命为师弟余人彦报仇,但凡敢偷偷出城者,杀无赦!”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大喝声,蓦然在大门外响起,回荡在整个林家镖局中。

就在林平之和林父略有些愣神之际。

一名护卫,慌慌张张从屋外跑进来,一脸急切。

带着颤声道:“老爷,大事不好了,您派秦镖头出去探路,结果青城派的弟子,早已把守好各个城门要道。

秦镖头被他们发现后,不敌青城派众人,已被杀害,并且,他们还砍下秦镖头的头颅,立起竹竿,悬挂在我镖局门口!”

“什么!”

林父只觉眼前一黑,噔噔往后退了两步,满脸悲意,眼中含泪,道:“秦兄,是我害了你啊!”

秦镖头是他镖局里十几年的老人,早已熟悉的和兄弟一般,感情深厚。

他这次派秦镖头出去,是为给自己儿子探路,可此举,不仅害了秦镖头性命,还让其尸首不全。

“青城派,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林父悲极转怒,恨不得立马提剑,杀光青城派弟子。

随后双眼暗淡下来,余沧海乃是一流高手,而他只是二流武者,毫不客气的说,余沧海一人便能覆灭他林家满门。

更别提其麾下的青城四秀,个个都是二流武者,和他相当,刚才嚣张至极的洪人雄,便是四秀之一。

直到此刻,林父才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在江湖中,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钱财名望,那都是虚的,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良久,林父冷静下来后,看着床榻上的林平之。

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平之,你先好好休息,趁着余沧海还没来,今天晚上我会想办法送你出城,记住,出城以后,跑得越远越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说完,便拉着恋恋不舍的林母,出了房门。

望着关上的房门,林平之收敛伤感的心神,秦镖头被杀害,他心里也是极其愤怒。

小时候,他经常跟着秦镖头习武练剑,秦镖头也常常会给他买一些小玩具,陪他玩耍,就和亲人一样。

现在,青城派封锁城门,他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至于林父晚上想办法送他出城,也是在拿其他镖师的性命,换他活下去的机会,最终,还不一定能活下去。

眼下,不管那团害死他的神秘紫光,到底是什么玩意,他唯一能指望的也就这团神秘紫光了。

神秘紫光肯定就在他的身体里,可他该如何与其沟通呢?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