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天命反派,被流氓女配偷听心声 7.5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 乡村种田
作者: 可爱的猛兽 主角: 李治国
8.69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2章 狂虐刘岚,会说话的眼睛 2023-11-12 00:00:3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6
    作品总数
  • 107.35
    累计字数
  • 27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2章
简介

【毁原著+巨爽+车速奇快】 不能接受请移步其他种类四合院,想看新奇的请进! 李治国穿越到四合院,成了一名街溜子。 又意外地被各种电视剧中的女配偷听到了心声,开始了逆天的爽利人生。 【爷高低得探探娄晓娥的深浅,再给她借个种。】 【尤凤霞歌喉不错,应该挺润。】 【但还是谭氏更有女人味啊!】 【……】 许大茂:【去放了一场电影,媳妇就跟我闹离婚,找谁说理去?】 傻柱:【舔了十几年的秦寡妇,手都没有摸过,就变心了。】 李副厂长:“【从小看着长大的尤凤霞,刚十八岁就被李治国抢走了!】 娄父:【你们有我惨,结婚几十年的老婆都跟人跑了!】 陈雪茹直接冲出来:【我人都跟他跑了。】 李治国的心声被越来越多的女同志偷听。 四九城也变天了。 女同志往哪走,他说了算!

第1章 穿越街溜子,被娄晓娥偷听心声

六十年代,四九城。

一个身材结实,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桌子旁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文化局签到表》

《李治国》

“尤主任,我一会儿出去采风去了啊。”

李治国说话的语气极为理直气壮。

一年之前,他穿越到了四合院的世界。

并成为了四九城的一名同名同姓的旧社会街溜子。

李治国处事不择手段、相当果断。

同时待人接物却能做到八面铃珑,所以他这样的人到哪总能混出个名堂。

可这是六十年代,四九城正对无业游民进行改造,没有工作的人连吃饭的票证都不给发,会活活饿死。

凭借记忆,他把前世一些冷门小说向四九城的出版社投稿,并且凭借着针砭时弊的小说,成功进了文化局。

每个月工资按行政人员的标准发放,以李为民文化局干事级别,也能领三十多块钱。

加上偶尔发放的少量稿费和各种票证,也能混个温饱。

当然,李治国来文化局工作,并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文化局的工作相当自由。

只要按时交稿,迟到早退都不是问题,每天都可以照旧过着街溜子一般的生活,还不用被人非议。

第一次到文化局上班的时候,李治国上午十点才到,结果发现同事都没有来,他才是来到的最早的一个。

而现在,李治国下午三点才走,却依旧是走得最晚的人。

此时,尤主任闻言,和蔼地说道:

“小李同志,去吧,收集素材最要紧。”

“只要按时交稿子,以后你可以只到签到表上签个字,不用出勤。”

“好,谢尤主任了,以后我争取写出质量更高的稿子。”李治国没有推脱,点头之后便离开了文化局。

从今之后,他就可以当街溜子……不,上街收集写作素材了。

李治国挎上了他标志性的帆布包,其上写着繁体字版本的“为人民服务”。

身上则是一身干练的蓝色,板板正正,上衣口袋还别着一支钢笔,乍一看挺有“知识分子”的作派。

不过,他的兜里却时刻拽着香烟,耳朵上也别着一根,痞里痞气的,倒是与他的身份有着强烈反差感。

“哟,这不是粮油站的梁站长吗?来,抽根大前门,最正宗的纸烟,可比抽旱烟舒坦多了。”

“嗬,同志哥你今天这身衣服看着亮堂!你媳妇儿帮你熨的吧?”

“雪茹姐,你这裁缝铺又出新料子了?改天我来割两匹做新衣裳。”

“小伙儿,你是住正阳门韩春明吧?没事儿别老往垃圾堆里拱,多埋汰?投机的事儿少做。”

“……”

就这样,李治国走走停停,一直走到了三点半,和街上的人更加熟络了。

每个街道的事儿他都门清儿,偶尔蹭吃蹭喝也完全不在话下。

毕竟李治国长相硬朗彪悍,原本身为街溜子的时候,邻里街坊便闻之色变。

现在还进了文化局,就更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四九城的爷就是爷,他这小日子过得可以说相当“地道”了。

时值七月,炎炎夏日,四九城气温可以说砾石流金。

李治国并没有回四合院的住处,而是前往北海公园纳凉。

坐在凉亭内,吹着习习凉风,再看看路过的女同志,陶冶下小情操,收集写作素材……

简直完美!

然而,当李治国的目光转移到桥上时。

扑通,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妇女同志失足落水,挣扎个不停。

“救……救命……”

此时,桥周围正好没有人经过。

任凭那女同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搭救。

李治国并未多想,三步并作两步,立刻大步流星地冲到桥前,跳进湖中。

不到一分钟后,他便把那女同志带到了岸边。

那女同志脸色惨白,发丝一绺一绺凌乱地粘在脸前。

同时,因为落水,她的衣服十分贴身,于是她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那大车灯和浑圆的大屁股更是惹眼吸睛。

如果这时有单身汉路过,肯定要馋得流口水。

毕竟这年头的人都穿得十分保守,在农村女人穿短袖,露出一截小臂都要被说三道四。

穿短袖加连衣裙,并且还落水的女同志更是少见。

不过李治国顾不上多想,当场低下头做起了人工呼吸。

吸气吹气,再把双手伸到两个硕大的车灯前做胸外按压。

三分钟后。

“咳咳咳……”

李治国听到女同志咳嗽,才终于停止动作。

可这时,他终于认出了她的身份。

娄晓娥。

这不是许大茂他老婆吗?怎么不呆在家里,跑北海公园来了?

此时,娄晓娥眼还没有睁开,咳嗽结束后便埋怨道:

“同志,你救我干嘛?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我男人骂我是不下蛋的母鸡,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时,李治国索性搀起娄晓娥的雪白的藕臂,扶着她走到凉亭内。

“姐介!这有啥啊?”

“人要往前看,怎么能遇见一点小事就寻死觅活的?”

“现在这世道多太平,你该多想想快活的事儿,要学会积极向上。”

娄晓娥听到这话,脸色好了不少。

可身旁传过来的男人的气息却让她有些失神。

她今年正处二十五岁的年纪,刚好成熟,但体内欲望也到达顶峰。

要不是碍于从小受到的“贵族式”教育,娄晓娥也想像大院内的秦淮茹一样,成天在厂里招蜂引蝶,成天围着不同的男同志“交流”。

而“快活”两字更是让她心里痒痒,有些合不拢腿。

想到刚被旁边的男人做人工呼吸,她就不禁脸颊绯红,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

然而,很快娄晓娥就顾不上脸红了。

【娄晓娥这模样可真不错,真欠囸,搁湖里淹死可惜,还好让爷给捡回来了。】

【许大茂从小打架,裆下都不知道被人踹了多少回了,根本就是一绝户的命,哪个女人嫁给他都得守活寡。】

【啧啧,结过婚的女人……确实真够大的,手感真玄乎,要不是成分不好,爷高低得探探娄晓娥的深浅,再给她借个种。】

娄晓娥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这男同志都没有开口,这虎狼之词哪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