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可怜小农女,我天天开挂卷死你们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拂云直上 主角: 谢如意
15.48万字 0.1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72.47
    累计字数
  • 51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5章
简介

穿越到可怜小农女身上,相公身受重伤还带俩孩子,变成后娘的泠澜(原主谢如意)一怒之下怒了一下。不就一个男人嘛,她有空间,治!不就两孩子嘛,她有本事,养!她可是全能小娘子哎,斗得了极品,打得过恶霸,赚得起钱!发家致富奔小康,本姑娘开挂卷死你们!

第1章 穿成可怜小农女

谢花村坐落于大商国南边,村里百来户人家。

谢老爷子年轻时当过里正,小有收入,谢家是村里小日子过的最不错的一户。

“听说了吗?谢家的瘸子明天要办喜事儿了!”

在河边洗衣服的李婶拿着木棒一边捶打衣服一边跟王婶聊八卦。

王婶的衣服洗得差不多了,原本要走,一听说谢家要办喜事,可就来劲了,干脆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一脸不可置信。

“谢如意那个瘸子啊,谁家的心这么大让自己的儿子娶个瘸子?”

“说来也奇怪,那丫头自打前几日掉了一次河,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

“原来见着我们,不叫人也会笑一笑,现在那眼睛都长天上去了,硬气得很呢。”

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

“谢家给她说的亲,不会是个瞎子吧?”

“不是。”

李婶倾斜着身子靠近王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不是瘸子嫁出去,是瘸子招上门女婿!”

王婶瞪大眼睛,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这比瞎子娶瘸子还离谱好吧!

“你知道隔壁村的齐家吧……”

李婶的还没说完就被王婶打断了。

“谢家那么好心的给谢如意找齐家大郎还是二郎?”

李婶“啧”了一声。

“谢老太怎么会那么好心?他们找的是齐家三郎,萧诲。”

王婶嘀咕:“不是说萧诲是小娘生的?连姓都是小娘的。”

“十天半个月前萧诲被齐家找回去,身边还有两个拖油瓶。”

“何氏三天两头的闹,如今总算是要把碍眼的儿子和孙子给送走了,怪不得会答应谢家上门呢。”

“可不是嘛,要是亲儿子,她也不可能同意入赘。”

“可萧诲愿意上门?”

说到这个,李婶更起劲了。

“这事儿啊,由不得他不同意。”

“萧诲也是个运气背的,听说被找回去的第二天上山遇到土匪,被打的半死,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睡得多醒的少,吃喝都得人伺候,瘸子伺候瘫子,还有两个便宜儿子,谢家今后热闹了。”

王婶疑惑:“谢家怎么就同意这么个人进门也不嫌晦气?”

李婶讥笑:“还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何氏用五两银子把萧诲和两个孙子给卖了!”

五两银子啊!

够他们多长时间的生活了,何氏也是舍得银子。

不过,入赘谢家也比在齐家不受待见的好啊。

何氏巴不得萧诲和两个拖油瓶赶紧走,大半夜就跟村里人借了板车,把萧诲抬上去,由着儿子大郎送到谢家了。

“大伯伯,我们和爹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回家了?”

萧诲的小儿子小宝小心翼翼的问齐大郎,因为营养不良,小宝瘦瘦小小的一只,明明三岁了,却还像一岁多孩子的个头。

齐大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不说话,默默的拉着板车。

“哥哥,爹爹要有娘子了,我们要有后娘了,后娘会不会打我们啊?

在齐大郎那里得不到答案,小宝抬头问大宝。

齐大宝知道奶奶不喜欢爹爹和他还有弟弟,大伯二伯听奶奶的话也不喜欢他们,现在还要把他们卖给别人家,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家他不知道。

“不会的,小宝,哥会保护你和爹爹。

到了谢花村,小路越发的难走,前阵子多雨水,水洼还积水呢。

板车硌到石头上又陷进水洼里,一抛一抛,把两个孩子抛得飞起,就连昏睡的萧诲都被抛醒了。

他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到两个孩子还在身边,放心了,又心疼,抓住两个孩子的手再一次支撑不住的昏睡过去。

男子上门入赘,谢花村的村民可是头一次见啊,一大早地也不下了,就守在谢家院门口像一只只长脖鹅张望,比谢家人还积极。

齐大郎在调皮的孩子的带路下到了谢家门口,就听到人群中一声中气十足的厉喝。

“站住,就停在门口,不许进来!”

村民自动让出一条道,谢老太太面色不善的走出来。

“女儿嫁出去就是别家媳妇,你们齐家不要媳妇进门,可我们谢家也不能让你们齐家的儿子担个入赘的名声。”

“最好的方法,就是他们搬出去,寻个别的住处自个儿过自个儿的日子!”

谢如意的母亲方氏震惊的看向谢老太,他们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娘,如意是这个家的孩子,我是她娘亲,你怎么能瞒着我自作主张的把她赶出去?”

方氏是谢家的五个儿媳中脾气最好的一个,平日里对谢老太说话恭恭敬敬。

现在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乡亲的面挑衅她婆婆的威严,她如何能忍,立马强硬的对方氏说道。

“我是她奶奶!我没有权力决定她的事吗?”

“我要是真想瞒着你,你今天能看到闺女出嫁?”

方氏的不满更盛,她对谢老太再好,谢老太也不喜欢她。

当年谢老太给谢老五看中了另一个姑娘,是村里韦家的小女儿韦氏。

韦氏有过一段亲事,成亲五年一直没孩子被丈夫休了。

谢老太不知道抽什么风就是看中了被休的韦氏,还请她到家里吃了两次饭。

谢老五不喜欢韦氏,她一到家里吃饭谢老五就跑出去,谁都找不到。

后来谢老五娶了方氏,谢老太看方氏是怎么都不顺眼,天天在家里叨叨。

谢老五听烦了,直接外出找活计,还真让他找着了,是个长工,要做一年呢。

谢如意五岁出事儿,谢老太不肯把谢老五上交的工钱拿出来给孙女治腿。

谢老五此生的硬气全在婚姻自主上了。

他是万万不敢让老娘把银子吐出来的,只能是按照土方子上山挖草药给谢如意用上。

方氏无奈之下只能三天两头往娘家跑借钱,来回借了不下一百两银子,现在都没还呢。

谢如意在床上躺了一年后面是能下地了,但落下了一瘸一拐的毛病。

走个百来步气喘吁吁,更别提干脏活累活了。

到了十五说亲的年纪了,方圆十里,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娶谢如意。

生个孙女拖油瓶,把医馆当家把药当饭。

谢老太对老五家的嫌弃达到了顶点,气的三天两头在家门口骂村呢。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