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技能卡实验

书名:
全民游戏:只有我的技能能升级
作者:
羽叶鬼灯
本章字数:
2050
更新时间:
2023-12-10 20:03:00

简明熙连忙朝张峰看去,然而此时对方身处深海的一千米,没有光照根本看不清他此时的模样,只能借着海鬼散发出来的微光观察到他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痛苦,还有一点兴致盎然的模样。

兴致盎然?

看来是对自己的技能非常有自信了。

然而下一秒,海鬼又是一口咬了上去,这一次能够看到泡泡糖上面开始出现细微的裂痕,紧接着就是被海鬼一口吞了下去。

简明熙看的很清楚,破碎的泡泡糖被咬碎后,全部都进入了那些蠕动的微生物的身体里,或者说都是被它们给吃掉的。

呕,简明熙下意识的就想扶墙呕吐,徐梓鑫却再一旁鄙视的看着他。

“这就害怕了,你在人类先祖的那个副本里不是挺厉害的吗。”

简明熙没回话,因为他光顾着吐去了。

说起来这间会议室还真的很智能。

似乎是检测到简明熙又要吐的迹象,房间内一早的就出现了一个垃圾桶,再他吐的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身边,愣是一点也没有溅到外面。

“呦,这咋还吐上了呢!”

徐梓鑫嘲讽到:“谁知道呢,总不会是怀了吧。”

张峰:“....哈哈哈,这个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说不准啊,万一游戏里面真出一个让男人怀孕的技能卡,那才是真的遭罪啊。

不过正直如张峰,到底还是没有这样想下去。

对于目前状态能让人反胃的应该只有被恶心到了这一点。

实验结束离开房间的张峰打趣道。

“这不行啊,才一个实验就把你恶心成这样,以后要真进副本了,你还指不定得吐成什么样呢。”

张峰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微眯着眼凑近:“你不会是有深海恐惧症吧。”

吐得差不多的简明熙起身,摇摇头:“不是,就是被刚才的画面给恶心的。”

张峰这才放下心:“那就行,你要是有深海恐惧症的话,我还得根据你这点单独训练一下。”

我真是谢谢你哦,大可不必。

想起自己以前在网上看到的军人们的各种训练,简明熙就觉得胃疼,他可真的不想体验一下那些惨绝人寰的训练。

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徐梓鑫嗤笑的看着简明熙:“这要是让那两小姑娘知道你这么挫,也不知道人家会怎么想,嘻嘻。”

简明熙无语。

这人还是这么恶劣啊。

话说这家伙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一点害怕,胆子是真的大啊。

张峰挑眉一笑:“哦,没想到在危险的副本里,你们还有艳遇啊。”

随即正色到:“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们一下,副本里危机重重,即便是队友也不要太过于相信,还是要保持一下警惕心,不然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好了,我已经演示完了,接下来该你们上去了。”

简明熙看向实验用的房间:“就一个房间,我们也没办法同时用啊。”

张峰:“这简单。”

随后就见他在面板上调试这什么,只见一个房间中间多出了一个屏障一分为二了。

张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好了,快准备吧,你们看看准备先实验一下那个张技能卡,趁着现在有时间我还能给你们参考参考。”

简明熙敏锐的捕捉到他话里的寓意:“你不一直待在这里?”

张峰笑了一声:“我哪有那么多时间陪着你俩,还有一堆的事情等我去处理呢,我准备先把你们手里的卡都过一遍再说,然后在这里看你们实验几张技能卡,确保你们没问题,我就准备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虽然我不在这里盯着你俩,但是我也是要随时知道你们的进度的,我每天都会来检查你们当天的试验情况和实验数据,可不准给我打马虎眼。”

张峰板着脸说道:“你俩可都是国家挑选出来的人才,这事要是都敢不认真,你看国家怎么收拾你。”

徐梓鑫翻了个白眼,不说话。

简明熙对此到是没什么意见,毕竟自己对技能卡的使用确实不是特别的熟练。

有个人可以帮助自己搭配一下也是好的。

见两人都没有意见,张峰满意的点点头:“好了,把你们的技能卡都拿出来我看看,我也会把我的技能卡给你们熟悉熟悉,然后在商量一下怎么搭配技能。”

话音一落徐梓鑫和张峰两人就动手拿出了自己的卡包,一点没有藏私。

看着两人痛痛快快的拿出技能卡,简明熙心中一阵纠结,虽然知道这样是对的,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就不能藏私。

拿出卡包的瞬间,简明熙还是隐藏了两张技能卡。

一张净琉璃,一张游戏百科。

这两张技能卡并不需要同伴的技能搭配,即便是隐藏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看着简明熙拿出来的技能卡,即便是见过世面的张峰也忍不住赞叹羡慕:“虽然都不是最高级的,但是却很多都是唯一性的仅技能,你的手气当真是极好。”

徐梓鑫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简明熙,虽然他自己本身就有好几张S级的技能卡,但是却并非唯一性的,在技能卡的稀有度上来讲,简明熙远超他一截。

看完两人的技能卡之后张峰立马就开始安排两人的技能搭配。

最先实验的就是符咒中的雷法和徐梓鑫的一片汪洋。

雷法加上大海,突破了原有的面积控制,雷法的辐射范围也变得更大了,甚至这张技能卡若是在海里释放,一整片的海域都会遭殃。

实验房间内,看着两人的技能撂倒了一整片海域的生物,张峰满意的点点头。

技能卡果然还是搭配起来用更好用,效果直接翻了好几倍啊。

第二次实验的则是简明熙的海上明月和徐梓鑫的月下狼人。

这两个技能都带有月字,场景一下就变成的夜晚的模样,不过整个场景还是以简明熙的海上明月为主,徐梓鑫的月亮则是根本没有出现,但是他狼人的模样确实在海上明月的技能加持下爆发出了远超他之前单独使用的威力,整个人的爆发力,伤害程度也都翻了两番,比他自己单独使用月下狼人时威力更猛。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作者 羽叶鬼灯 还在努力码字中,记得回来哦~

90%的人强烈推荐

明撩暗诱

他是禁欲的代名词,别人却不知道他有个好了三年的女人。 他是不知情为何物的高岭之花,却在那个女人结婚前夕哭红了眼。 “招惹了我,现在玩腻了就想一脚踹了我?” “江柚,除非我不要你,你休想甩了我!” “我明淮这辈子的清白都毁在你手上了,你敢移情别恋,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江柚身穿洁白婚纱,手捧鲜花,目光冷清,淡淡地问他,“明淮,我跟你的时候你不娶,有人娶我你抢婚,算什么?” 最后,他声音颤抖地哀求,“求你,别嫁!”
连载中,累计4万字 | 最近更新:江柚的报复

第1章 好过一场,都不让我见证你的爱情?

书名:
明撩暗诱
作者:
初景
本章字数:
2223

江柚全身无力地靠在明淮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留在身体里的余温,心潮澎湃,久久才平静下来。

他抽着事后烟,吞云吐雾,一副享受的样子。

“我今年二十六了。”江柚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声音又娇又软,“家里催我结婚。”

烟灰抖落在被套上。

江柚的手感觉到他心跳顿了一下。

明淮随意掸去被套上的烟灰,随口问:“有合适的结婚对象了?”

“嗯。”

“你喜欢他?”

“他说愿意给我一个家。”

明淮吸了一口烟之后就摁在烟灰缸里了。

“那挺好。我一会儿就搬走。”他轻轻推开她,掀开被子下床,去了浴室。

江柚听着浴室的水声,心里难受,她掀开被子赤脚下床,打开浴室门,里面一片水雾,他颀长的身体强壮紧实,宽肩窄腰大长腿,给她枯燥无味的生活带来快乐。

明淮转身,两个人隔着白雾,他关了水,问她,“怎么?还想体验一下?”

三年了,江柚和他坦诚相待的时候很多,可每一次她还是有点羞涩。

但是,羞涩不代表她不敢。

她走向他,双手抚上他的胸膛,一点点往下,直到他发出一声闷哼,她吻着他的胸前的水,双眸带着水雾,红唇轻启,“你真的不娶我?”

明淮仰头,闭眼,脸上是享受,“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

“可是,你舍得?”江柚太懂他的敏感处,稍一拿捏他就恨不得把自己掏空了给她。

明淮喉咙干燥,轻咽了一下,江柚就咬上他的喉结。

明淮睁开眼,大掌掐着她的小腰,将她抱起来,声音沙哑,“那你别嫁。”

“我耗不起。”江柚仰起头,白雾在她眼前摇晃,头顶的灯也是。

“那你就去嫁人。”

明淮哑着嗓子,想到她以后会跟另一个男人做这种事,动作越来越大,发泄着情绪,恨不得弄死她算了。

这样,她就不会嫁人了。

江柚使了所有的招数陪他疯,以为这样明淮就会留恋她,哪怕是骗她说会娶她也行,结果他走得干脆。

手抚摸他睡过的枕头,想到三年前。

三年前他醉倒在路边,是她趁虚而入,把他带回家。

那晚借着酒劲,她疯狂的和他缠绵了一夜。

酒醒后他说,和她很合拍,要是愿意搭个伴就将就过,什么时候想嫁人了,跟他说,他挪窝。

果然,他说到做到。

……

江柚和薛乔是第一次单独出来吃饭,一开始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薛乔文质彬彬,很健谈,也很会聊天,跟他聊天不反感,没有压力,就是老友相聚的感觉。

忽然,薛乔对江柚说:“那个人是不是认识你?他一直盯着我们。”

江柚疑惑的回头,和明淮的眼神碰了个正着,心尖一颤。

这么巧,他也在。

走得那么果断,总不能是特意跟踪她吧。

很快,这个怀疑就彻底不成立了。

一个娇艳欲滴的女人扭着腰走向他,那女人坐在他的对面,明淮的视线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了。

这么快,就又找到新的床伴了。

他那方面的需求挺大的,除了她的生理期之外,每晚都要。

心头堵得慌,她收好了情绪重新面对薛乔,冲他笑了笑,“不认识。”

吃完饭,薛乔送江柚回家。

离开餐厅的时候,明淮和那个女人还在。江柚不经意间看到那女人的脚在桌子底下勾明淮的腿。

……

回家刚进电梯,江母打电话来问情况。

江柚知道父母是怎么想的,二十六岁还不结婚,她离得远无所谓,但是父母会受邻居白眼的。

同龄人生二胎,她还没个对象,别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江柚如实说对薛乔的感觉,低头走出电梯,“……给我的感觉挺好。应该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烟味,抬头看,明淮在她门口靠着墙,手腕上搭着外套,支着腿,薄唇含着烟,冷眸在烟雾中睨着她。

他怎么在这里?

不应该跟新欢在一起滚床单吗?

江柚挂了电话,从包包里摸出钥匙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明淮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在她过来的时候才微微张嘴,烟雾罩了江柚一脸。

江柚习惯了。

她开门。

回头见明淮讳莫如深的眼神看着她,那双眼睛最是勾人,深情得让人面红耳赤。

她喜欢……不,是爱明淮。

她以为明淮也是爱她的,要不然为什么每晚他都那么认真?

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他对她很好,只要她喜欢的,想要的,他统统会给她。

唯一不给的,是婚姻。

她去年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来跟他说起那个婚礼有多浪漫,多幸福。

他说,傻子才结婚。

那一下,她像是被人丢进了冰冷的池水中,全身透心凉。

其实那次她就该明白,明淮不爱她。

爱的不过是和她一起做的感觉。

人就是这样,总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才会一次次撞南墙。

这一次,她回头了。

“有东西忘拿了。”

“什么?”

她记得他的东西都收走了的。这几天,她还妄想找出点他的什么东西。

“那天晚上我买的,应该还有半盒。”明淮把烟头熄灭,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江柚瞬间懂他说的什么了。

那晚情到深处,发现没有小雨伞了。

以前买的那种一盒只有六枚,两天不到就用完了。后来他就十盒十盒地买。

那晚情急,在楼下买了一盒,用了半盒。

说他财大气粗,没用完的却还要来讨回去。

来她这里拿一趟的时间,在外面买回去用都已经完事了。

江柚把东西拿出来给他。

明淮接过来就揣裤兜里,解释道:“本来是不想来拿的,但是每个人的尺寸不一样,不一定能用。要是被你新欢看到,怕他自卑。”

江柚耳根子发烫。

谁要他解释了?

“你也悠着点,要懂节制,小心被掏空了。”江柚嘴上也没客气。

明淮眯眸,“再给你三年,你也掏空不了。”

江柚心头泛苦,真要再玩三年,她小半辈子都没了。

那个时候,她才是真的会被人戳脊梁骨。

“赶紧走吧。别让人家等久了。”江柚推门欲关。

明淮撑住门板,江柚望着他。

明淮喉结上下轻动了一下,“真的打算结婚了?”

“嗯。”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明淮先松的手,“结婚记得给我发请帖。”

江柚说:“再看吧。”

她不会和爱过的人做仇人,也做不到坦然当朋友。

更不可能请他参加自己的婚礼。

她怕会克制不住自己要逃婚的冲动。

明淮薄唇轻扬,“好歹咱俩好过一场,都不让我见证你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