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重生的白月光,请你自重 7.5
完结 签约作品 游戏 网络情缘
作者: 喵七柚 主角: 白梓淇 庄燱
24.04万字 0.2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1章 圆梦冠军 2024-01-22 19:11: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57.43
    累计字数
  • 35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1章
简介

千万粉丝小主播庄燱,和“好兄弟”签了对赌协议,巅峰第一的关键局被买通了队友,演了一整局,失败收场。 多年呕心经营的工作室,全赔了进去。 看着旧手机相册里自己深爱的白月光,一把火结束了这可悲的一生。 浴火重生的庄燱, 睁开眼竟然回到了16岁生日的前一天,与她遇见的前一天。 这一世,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 “白梓淇,你,你怎么回事?” 看着视频里穿着低胸真丝睡衣的所爱之人,16岁的庄燱, 玄幻了。 我那重生的白月光,请自重啊……

第1章 穷困的16岁少年

“咳咳,咳咳……”

“这个孩子的家属呢?”

“有没有人啊,我家老人咳得不行了,护士,护士!”

“什么破医院,有没有搞错,医生呢。”

……

庄燱努力睁开自己干涩的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

喉咙里冒火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做了一下吞咽的动作,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强烈的灼痛感。

这里?

望着医院的石膏吊顶,庄燱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

如果没记错自己刚刚已经一把火死在了工作室。

这莫名有些熟悉感的地方是哪里?

“你醒了?”一个圆脸小护士站在床头,熟练地随手甩了甩,递过来一个体温计。

“你不用说话,一会儿先喝点水。放心吧你是吸入过多的烟尘才昏迷的,没有烧伤。”

见庄燱接过体温计,小护士继续嘟囔道:“这么大的新闻,都没看见你的家属,他们不在本地么?床头有暖壶,你先用吧。这场大火可真够呛,一下子送来七十多个病患。一会儿把这个表填一下。家属的名字和电话都要写的。”

小护士放下表格,看着仍然一脸呆滞的庄燱,摇了摇头,继续工作去了。

大火?新闻?这场景,怎么和十六岁时的经历那么相似,当时庄燱在外靠打游戏独自谋生,因为没钱,还是未成年人,只能花了六百,租住在一个老破小的公寓里。

正是这个小公寓发生了大火,上了新闻。庄燱也因为记者采访出现在了镜头里。

那个房东,因为出租给未成年人,消防还不合格,是要赔偿的。谁知道庄燱那赌鬼爸和后妈恰巧看到了新闻,直接到房东那里闹,拿走了五万块钱,签了谅解书。

16岁的庄燱,再一次无家可归,全身上下就剩下口袋里的破手机……

破手机?

庄燱摸着口袋里的破手机,突如其来的狂喜感,让他有些喘不上气。

重生了?

飞快地掏出手机,是了,这就是自己16岁时用的那个手机。

“小伙子,你没事儿吧?”旁边的大娘看到庄燱颤抖着双手捧着手机,奇怪地问了一句。

“没……事。”庄燱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了两个字。

这沙哑的声音着实吓到了大娘,连忙拿了个一次性杯子,热心的帮庄燱倒了杯水。

“诶呀可怜的孩子,快先喝点水……”

接过热心的大娘递过来的水,庄燱扯出一丝笑意,干裂的双唇被扯痛,才发现自己现在还是那个每到冬天都会嘴唇干裂的穷小子。

庄燱把大娘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浑身一阵舒爽,不由得对大娘连连道谢。

“诶呀这么懂礼貌的孩子,真好,真好。来来来,再喝一杯……”

连喝了三杯水,庄燱才算是冷静了过来。

谢绝了大娘递过来的包子,庄燱在床下找到鞋子,穿好后飞快地跑出了医院。

现在是自己16岁生日前一天,刚遭遇了火灾。按照前世的轨迹,此时那个赌鬼爹还没有看到新闻去找房东。

重来一世,这赔偿款自己势在必得。

庄燱一边跑一边攥着自己的手机。这个破烂的手机,是自己唯一的家当,也是当年能认识白梓淇的唯一媒介,所以即使多年后发达了,也依然留在身边。

庄燱很快循着记忆站在了房东家门口,这是标准的都市“富人区”,眼前的联排别墅,瞬间勾起了自己埋在心底的可怜回忆。

当时出院后出租屋被封,庄燱只能来找房东,恰巧他们全家去度假了。

走投无路的庄燱发现,房东家车库卷帘门底下卡住,没有关严,于是他躲躲藏藏住在了里面,也算是过渡了最艰难的时期……

“咳。”庄燱收回那些不太美好的记忆,按响了前世房东家的门铃。

“叮——”

房东透过监控,看到门外站着的庄燱,疑惑的问道:“你找谁?”

“王叔您好,我是租您京大东路橡树小区六楼西户的庄燱,您之前和我签合同时,咱们见过一面……”

“咔哒”,庄燱还没说完,房东就按了开锁。

“谢天谢地,你没在房子里。我刚在新闻里看到……快进来,快进来。”别墅里急匆匆走出来一个白胖的中年男人,作势要迎庄燱进屋。

“王叔,我是从京西601医院跑出来的。”庄燱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扬起手腕,轻轻晃了晃自己的医院腕带。

“呃……先进来,先进来再说。”房东明显一顿,继续笑呵呵地说道。

“好的。王叔您放心,我知道我是未成年人,要是您被查到私下签合同出租给我,会给您带来麻烦。”

庄燱毕竟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几句话下来房东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进入客厅后,房东让老婆给庄燱倒了茶,笑眯眯地问道:“小庄啊,王叔在这谢谢你了。多好的小伙子。王叔也不拐弯抹角了,王叔给你两万块钱,这事儿咱们就不提了,你看行不。”

两万块钱?庄燱心里暗自笑了一下,表面不露声色地说道:“王叔您看这事儿吧,可大可小。我庄燱虽然才16岁,可也是个明白人。虽然我昏迷被送到了医院,但是这火灾是消防不过关造成的,又不是您的错。您是把房子租给了未成年人,但您这也是为了帮我。所以我在医院没有登记就来了您这里,终归还是感激,也怕您受到牵连……”

庄燱假意顿了顿,多年经营工作室的经验让他有了一些上位者的气势。

房东王叔眼里同时闪过一丝讶异。

“王叔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都不想遇到这倒霉事儿。我这损失也不大,咱们图个吉利,六万六千六怎么样,六六大顺。我保证,绝不把这事说出去。不瞒您说,刚才我跑出来时候,好多记者都去医院了……”

没等庄燱说完,房东王叔暗自一琢磨,立即笑呵呵地说道:“你小子是块料啊,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好一个六六大顺,王叔马上就给你转,就当交你这个小朋友了。”

此时的庄燱未成年,还不能办理银行卡,只有旧手机上渣爹之前注册不用了的微信和QQ。因为这个,也给当年的庄燱埋下了很大隐患,直接导致了关键时期他的账号被销户,失去了进王者青训队的资格,还在最佳的年纪被酒鬼爸爸“卖”进了沙场开了两年挖掘机……

“小庄,小庄?”房东王叔拿着手机,想要给庄燱转钱,看着一脸思索的庄燱,并没有掏出手机,生怕他反悔,又问道:“小庄啊,咱们说好的六六大顺,你这是?”

“是这样的王叔。您可以给我现金么?我……”

看着欲言又止的庄燱,房东眼里闪过一丝了然,转头打了个电话。

很快一个司机模样的中年人开车停到了别墅门前,拿着一个文件包走了进来。

“王总,这是……”

只见房东挥了挥手,直接让中年大叔把手里的文件包给了庄燱。

“小庄啊,这里面是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六六大顺呐,你收好。”

房东看庄燱随意拉开公文包瞄了一眼就直接拉上了拉链,满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协议,你看……”

庄燱接过司机大叔递过来的一张A4纸,下意识的扫了几眼,里面条例清晰,一看就出自律师之手,严谨的很。看了几年合同,签约了那么多游戏打手、陪玩,有没有坑一眼就能扫出来。

这个协议没问题,庄燱直接签了大名。

见庄燱痛快的签了字,房东明显松了口气,继续笑道:“小庄啊,你看天色也不早了,遇到这事儿王叔也有责任,本想留你暂住,可是家里着实不太方便。我让人在旁边的如庭给你开了间房,可以让你暂住几晚,你看……”

庄燱一听这话音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房东这人还真是局气,做事滴水不漏。以前的自己就是个穷困少年,还有那样的爹和后妈,不通事理。现在自己顶着成年人的灵魂,说话办事儿莫不是让这个王叔欣赏了自己?

庄燱直接应了房东的提议,连连道谢后起身告辞。

要知道这个王叔完全可以不理会自己住在哪里,但是却伸出橄榄枝,给自己订了房间。这一是给自己卖个好,也防止了今天自己再回医院出尔反尔。二是破财免灾了,顺便结识一个虽然看上去穷困潦倒,但是还算有点东西的年轻人……

很快就到了如庭酒店,这是个中规中矩的连锁酒店,虽然不是什么四、五星,但是贵在干净。

司机大叔拿着卡办理了入住,看来这是王叔公司的合作酒店,很好,这一世的开局意外的顺利。

谢过了司机大叔,庄燱拿着公文包和房卡进了六楼六零六房间。怪不得要钱如此顺利,这个王叔还真是迷信六六大顺,自己也是误打误撞投其所好了。

庄燱反锁好房门,此刻才算真的踏下心来。

明天就是自己16岁生日,也是上一世第一次作陪玩认识白梓淇的时候。

当时的自己,具体蹲在哪条街道的网吧门口,记忆有些模糊了。

庄燱打开公文包,查看了一下这六万多的“启动资金”,核对无误后,迫不及待地脱下臭烘烘蹭得满是黑灰的衣服,快速的洗净一身疲惫,躺在柔软的零压床垫上,沉沉地睡去了。

再次睁眼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十一时三刻。

已经多少年没有一觉睡到中午了?十几二十岁的年纪,才会睡得如此肆无忌惮吧。

庄燱此刻脑海中,竟然奇妙的再次响起了白梓淇那温柔酥麻的耳畔低喃声:“这是谁家的宝宝呀,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诶呀,是我家的宝宝呀……”

当年那些美好,恍若隔世。

庄燱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臭哄哄的衣服,有些不情愿。

多年来让白梓淇养成的生活习惯,让三十多岁的庄燱已然有了些洁癖。

虽然纠结,最终庄燱还是决定先忍过今天再添置衣物,毕竟只有这么穷困潦倒的形象,才能引来那个路人的嘲讽,以及结识前世的“好兄弟”。

庄燱抱着公文包,拿出自己的老手机。熟练地输入960128。

时间紧迫,庄燱解锁了手机直接上网查了一下附近的写字楼出租的信息。虽然酒店房间没有退,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再加上现在正是王者这款游戏刚出不久,自己要做工作室,租个写字楼办个营业执照也是必须的。

很快,附近一个loft户型,上下两层,90平米的写字楼出租信息映入眼帘,商水民电,精装交房的写字楼,里面什么家具家电都没有,房东就是买来出租的,所以相应的价格也便宜。

庄燱直接联系了中介带看,中介十分钟后就到了酒店门口。刚一照面,中介面色一变,“怎么是个小屁孩。”

听到中介的嘟囔声,庄燱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常年营养不良,十六岁了才一米五几,脸上还略带稚嫩的少年。虽然刚过了变声期,也就是个声音能哄人的“小屁孩”。

不过庄燱并不在意中介的不情愿,带看后直接租了。毕竟没有家具家电,价格是真的低。

签好合同,一千一个月,押一付三,中介费一千,物业水电杂七杂八,还有安装稳定性最好的电网千兆网线,一年将近四千,这些一算,庄燱直接给了中介一万块,多出的零头就当小费都给了中介。

庄燱很清楚,一般这种中介倒是最好用的,只要钱给到,就会尽力帮你做事。

中介看庄燱这么痛快,不停打着保票,说三天内一定把网装好,千恩万谢地走了。

看中介出了门,拿到钥匙的庄燱,直接叫了开锁的换了锁芯。

一切准备妥当,庄燱从公文包中抽出两百备用,然后把公文包放到二楼洗手间镜柜中,锁好门出发,去寻找上一世的网吧。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庄燱随便买了个手抓饼,循着前世的记忆,边吃边走到了滨海大道旁的斜街上。看着有些眼熟的楼宇街道,庄燱确定是这条街无疑。但是这条街上,有七八家网吧,名字还差不多。自己当年又是个身无分文、自怨自艾的穷小子,具体蹲在哪个网吧门口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这可如何是好,眼见时间已经接近下午四点,庄燱开始慌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