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这个高冷校花学姐太会撩了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 都市异能
作者: 三千情诗 主角: 陆以平 白苏 辰未寒
1.29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章 军训 2023-12-07 18:21:08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1.16
    累计字数
  • 19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章
简介

顾以平追了五年的女神和一个肥肠满脑的暴发户跑了。 绝望无比的他跪在雷雨中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却被一个撑伞少女一语点破梦中人。 当他幡然醒悟之时,老天爷仿佛又和他开了个玩笑,学校上方施工铁架子轰然倒塌,他被砸成了一摊肉泥。 …… 顾以平重生了,重生到了两年前,他刚刚踏入柏麟大学的时候。 彷徨之际,他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好像觉醒了超能力,比如:过目不忘、融会贯通、飞天遁地、预知危险、瞬移、隐身、控五行之力等等。

第1章 被砸成了肉泥

西历2023年9月1日,下午5点半。

柏麟大学,7栋教学楼前。

少年木讷原地,此时此景让他全身汗毛倒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追了五年之久的女神林清歌居然正被一个肥肠满脑的油腻胖子搂着腰,任由他的指尖摩挲着肌肤一声不吭。

不但如此,她还卖笑着脸,一副我是自愿的神情。

不过很快,她就摆出了一副上位者的姿态,表情甚是轻蔑、不屑,因为她看到了伫立其身前的少年。

“我说顾以平,你怎么在这?”

顾以平没有回答林清歌的问话,而是抬起有些颤栗的手指指着一旁的油腻胖子问道:“他…他是谁?”

“他?”林清歌闻此掩嘴一笑,“他当然是我男朋友咯,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当然有关系了,你说过的,等到毕业了你就会和我在一起。而…而且,这五年来我的付出……”

“停!你这五年来是对我付出了不少,但这不都是你自愿的吗?再说了,至于说什么等毕业了就和你在一起,这也只是玩笑话罢了,谁知道你个傻狍子还信以为真了?”

林清歌此时此刻丑陋的嘴脸让顾以平感到无比气愤的同时又觉陌生。

他认识的林清歌是一位温柔、美丽、大方、体贴、善解人意的女孩儿,可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又是个什么东西?

不等顾以平细想,三三两两的学生随即垛来,将他们围在一起。

不时片刻,嘈杂声如海风吹涌、肆意凌厉着他的鼓膜,传至全身每一寸神经。

“诶,这啥情况啊?”

“不清楚,我也刚来没多久,好像是这位兄弟的女朋友出轨了,这不,你自己看。”

“卧槽,这胖子一定很有钱吧?”

“嘘——现在的女生不都是这样?所以说没钱就不要谈恋爱,最后还不都是为别人养老婆罢了?!”

“……”

顾以平攥紧拳头满是不甘,为了养林清歌,如今的他已经算是半个废人了。

一天一顿饭,每天只为她买一杯珍珠奶茶。

发奋学习,得来的奖学金全部打到她的卡里。

摘一颗肾,只为在她生日那天送她垂涎已久的名贵包包。

以上这些,都只是顾以平为了博她一笑的行径。

每每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现在,林清歌却找了个肥肠满脑的暴发户?

还用如此讥讽的口吻当众羞辱他!

“清…清歌,我以后一定会挣很多钱,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

顾以平委屈的快要落泪,他是真的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甚至还抱有一丝幻想……

林清歌嗤笑一声,不耐烦道:“行了,别在老娘这里画大饼,咱都是成年人了。不过,你要是现在给我跪下,我说不定就…回心转意了呢。”

顾以平身躯一晃,虽然理智告诉他林清歌不会回心转意,但是心中那一抹不甘还是促使他去抓住这虚无缥缈的希冀。

扑通——

想了片刻,顾以平还是豁然跪了下去,一瞬间人声鼎沸,嘈杂声不绝于耳,多是指责与谩骂。

“啧啧啧,咱们柏麟大学怎么还有这种稀奇玩意儿!能舔到这个地步那是闻所未闻,真给我们广大男同胞丢脸!”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回炉重造吧,真是废了。”

“喂!哥们你赶紧起来啊,她框你的你还不明白吗?”

“……”

林清歌对此表示非常满意,当即开口:“看你这么乖的份上,我送你一个礼物吧!”

“礼物?”

顾以平微微抬头,眼中愤怒和不甘一瞬间就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一丝期望。

五年来,林清歌从来没有送过什么礼物给顾以平,这是第一次。

虽然此刻的他正陷入无尽的羞辱中,但当他听到林清歌要送他礼物时,他还是不由得心中一动。

林清歌从名牌包包中摸索着什么,很快一面四方镜就被掏了出来。

不加犹豫,直接递到了顾以平的手中。

“看你穷的连镜子都买不起,一定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好好照照吧,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死舔狗!”

顾以平吞咽一口唾沫,眼中满是震惊,低下头来看着镜中的自己。

这一刻,他终于看清了自我样貌,原来他就是个小丑!

狼狈似狗,蠢如狍子,出乖弄丑,泼水难收……

“小丑,真的…小丑,哈哈哈……”

顾以平丢了手中镜,突得仰天大笑起来。

“疯了疯了,快看他疯了诶。”

“唉,真是服了,走了走了。”

“真他么小丑,是我我就找个绳子上吊了。”

“……”

顾以平的笑声还在继续,霎时间天穹上苍翻起压压黑云,怒吼雷鸣,银白色电鞭划破虚空,星雨瓢泼而下,围观群众见此纷纷散去。

一时片刻,7栋教学楼前就只剩下一个身形落寞的少年在雨中跪着,不作动静。

他心已死,精神支柱也在一时间崩塌尽毁。

“呵呵,我就是一个小丑,我就是一个小丑……”

“这活着…真没什么意思啊。”

顾以平自言自语了起来,但是下一刻的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极速坠落的细雨并没有再无情地攻击着他,他的身边传来一阵清冷的女音。

“一个弃你如敝履的人,有必要因她而寻死觅活吗?”

顾以平心中一动,他不知道是谁在与他说话,只知道这是一个女生,她仿佛在开导他。

“不,你不懂。”

顾以平自嘲地笑笑。

身边女生举着“的伞”似乎有些麻木,也或是不愿再承载这落雨的威压,转而躺入顾以平的怀中。

“我不懂?也许你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不为不值之人,负自我深恶痛绝。”

女生说完此话暗暗叹了一声,随即踩着涟漪而起的落雨缓缓离去,留下雨中沉思的顾以平。

“不为不值…之人,负自我…深恶痛绝。”

顾以平喃喃自语着,过了良久,他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笑容。

“原来…是我不懂!”

他看着怀中的伞,伞柄刻着两个纯白色的字体——白苏。

他笑了笑,刚欲起身,却陡然大脑萎缩,两眼一黑,紧接着便没有了任何思想。

悬于高空的施工架子轰然倒塌,将他砸成了一摊肉泥。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