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读心我吃瓜,每天乐得笑哈哈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宅斗宫斗
作者: 流火萤殇 主角: 齐忆烟 齐桓修
51.74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4章 我要去云黎国 2024-06-21 20:01:07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8
    作品总数
  • 236.69
    累计字数
  • 59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4章
简介

【读心+团宠+穿越+爽文+架空】 三十三重天的小宫娥失手打翻了老君的药葫芦,弄丢了要献给王母娘娘的灵丹,被贬下凡成了北秦皇室的九公主齐忆烟。 上一世在妙华镜里看过这里的故事,小公主亲娘品级不高,生下孩子没两年就死了。 养母被打入冷宫,九公主不满五岁也领了盒饭。 渣爹虽然是个明君,可登基不到十年,也被人毒死了。 这辈子自己就是九公主,齐忆烟说什么也得让亲妈和养母上进一回,还有渣爹,一定要万岁万岁万万岁! 【娘哎,这鸡汤有毒,你别碰!】 亲妈:? 【妈耶,那位可是后宫的打胎圣手,你离远点儿!】 养母:? 【渣爹,瞧瞧你手下的大臣,跟那个假和尚是连襟,还联手跟你要抚养费,啧啧!】 父皇:? 【还青梅竹马梦里花,渣爹,你知道你的白月光跟你堂兄有一腿吗?】 父皇:…… 【什么狗屁皇叔,他的龙袍都准备好了,你在他眼里就是个打工仔,等你平定四方就能领盒饭了!】 父皇:! 齐忆烟津津有味地吃着前朝后宫的瓜,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忽有一日发现前朝后宫坏人都嘎了,自己也成了皇室的团宠。 齐忆烟:那……我就继续吃瓜?

第1章 渣爹,你的良心不痛吗?

北秦,庆历八年。

庆历帝齐桓修泰然自若地信步上朝,威严地坐在龙椅上扫视下面跪着的大臣。

在齐桓修的龙椅后面,还有一道垂下的珠帘,遮掩着层层纱幔。

虽然大臣们都看不到纱幔后面的情况,但大家都知道——这是毓宸妃娘娘又抱着九公主来垂帘听政了。

大臣们互相对视一眼,心中暗暗腹诽。

且不说毓宸妃娘娘的出身不高,单就是她仅凭诞育一女就能从一个宫女爬到妃位,如今还能垂帘听政,大有运筹帷幄的架势,就让人打心眼里骂一句——妖妃!

珠帘后面的毓宸妃又何尝不知道前朝早已经把她骂得声名狼藉,但皇帝是君,她是臣,君要臣上朝,臣哪儿敢拒绝!

怀里的小奶团子明显没有睡饱,不满地拱了拱肥嘟嘟的身躯,让自己在毓宸妃的怀里睡得更舒服一些。

【渣爹,每天都这么为难母妃和我,你的良心不痛吗?】

齐桓修的脸微微一僵,对刚刚听到的软糯声音不予理会,也不顾下面五彩缤纷的脸色,端正地坐在龙椅上。

身边的大太监王有才扯着尖厉的嗓子喊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户部侍郎立即出列道:“陛下,大兴寺昨夜有祥瑞之兆,据寺院来报,乃是新一代小住持降生,今早小住持已被接入寺院。为表庆祝,应当给大兴寺佛像重塑金身。”

大兴寺是皇家寺院,历届君主对大兴寺都极其重视,每一届的住持更替,皇室都会为大兴寺的佛像重塑金身,并拨出一大笔银子修缮寺院。

不过以前都是老住持圆寂的时候才会指认新的住持,像今年这样,新住持降生就有祥瑞之兆,还是头一回。

齐桓修才要开口,就听到自己的女儿吐槽。

【我呸!什么祥瑞之兆,不就是他们在后院偷偷放了个烟花嘛!

不过也难怪,这烟花一事在北秦还从未有过,不过是那个沽名钓誉的老秃驴偷了别人的配方,拿过来糊弄人的东西罢了。】

齐桓修的脸色变了变。

【还有那个什么小住持,不就是老秃驴跟醉欢楼的当红头牌殷红姑娘生的私生子嘛!

为了偷情方便,才编出这么一套说辞。唉,渣爹若是不细查,怕是又要给人家巴巴地送银子咯!】

齐桓修勉强克制住嘴角的抽动,袖子里的拳头已经捏紧了。

户部侍郎久久没有等到回话,便小声提示:“陛下?”

齐桓修深深地看了一眼户部侍郎:“依陈大人看,该给大兴寺拨多少银两才合适?”

户部侍郎赶紧提了提神,小心翼翼地试探道:“皇家寺院的佛像重塑金身乃是大事,事关国运,依臣看来,至少也要十万两白银。”

齐桓修微微眯眼,十万两白银倒是不多,大兴寺每次修缮差不多都是这个数字。只不过刚才听到女儿的心声,齐桓修现在有点不想掏钱。

毓宸妃怀里的小奶团子却倏地瞪大了眼睛坐起来。

【什么关乎国运?胡说八道!国运掌握在我父皇手里,岂是那几个色批秃驴能影响的?

十万两白银?你怎么不去抢!上个月南疆戚家军要军饷你哭穷没钱,上上个月北方遭灾你也哭穷没钱,怎么大兴寺修缮你就忽然有钱了?

你是生怕父皇查不到你和那大兴寺的秃驴是连襟,都是殷红姑娘的入幕之宾?

陈大人啊陈大人,你这是要给佛像镀金身,还是要给你那个便宜儿子送金库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殷红姑娘对陈大人和那老秃驴都说孩子是他的,可这二位都被蒙在鼓里,其实孩子是谁的,殷红姑娘也不知道呢!】

一大早的吃这么大个瓜,齐桓修一下子就饱了。

气饱了!

大兴寺修缮的事情被暂时压下来,齐桓修下决心要彻查此事。

其他人又说了一些其他的政事,有一些齐桓修当堂做了决策,有些则压到散朝以后,让这些大臣们去御书房细细研究。

终于熬到了散朝,小奶团子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苍天呐,大地呀!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非得让我天不亮就起来遭这个罪呀!】

齐桓修微微勾了勾唇角,当然是因为,你是朕的福星九公主啊!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