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嫡长孙,打造万世强秦!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历史脑洞
作者: 潜水的三文鱼 主角: 嬴长生
64.11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02章 太子扬言抓凤凰 2024-06-18 10:11:08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4.11
    累计字数
  • 11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02章
简介

赵长生一觉醒来穿越大秦,成为嬴政的嫡长孙,扶苏的嫡长子。 他即既是破坏赵高政变的幕后主使人,又是李斯又服又怕的政治家。 既是逼的项羽抓狂自刎的暴君,又是刘邦一生最不愿意看见之人。 既是吕雉最想巴结的大爷,又是贾谊的启蒙老师。 既是韩信最好的老板,又是张良一生的劲敌。 既是萧何的学习的对象,又是陈平的保护伞。 既是让蒙恬绽放光辉的伯乐,又是让李信惊叹多智近妖的天才。 同时还是冯去疾的孙女婿,掳走大汉太后的怪蜀黍! 他更是九州之主,万世强秦的缔造者!

第1章 借尸还魂,藏棺逃命

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

这一年,秦扫六合,一统天下,嬴政称帝。

同年,公子扶苏之妻王氏诞下一男胎,始皇龙颜大悦,赐名“长生”。

秦皇政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咸阳。

赵高嬌诏欲杀扶苏,假传圣旨用白绫赐死了王氏及其子嗣嬴长生,随后命自己的女婿阎乐率宦官崇信前去查看。

此时,内堂之中,宦官崇信挨近嬴长生的棺椁。

“哎哟,小公子生得好相貌,陛下赐名长生多好的寓意,只恨不该生在帝王家,早早卒于总角之年,可惜了!”

言毕,崇信伸手去摸嬴长生的脸颊,感觉温度与活人无异,就去探其鼻息。

正当崇信感到疑惑之际,一旁的老淮说道:“内侍,公子长生刚断气不到一个时辰,加之未曾出血,故而遗体尚温。”

崇信恍然,便不再搭理赢长生,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嘱咐道:

“老淮儿,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事成之后自会放了你的家眷,若是办砸,你知道后果!”

“是……是,老奴一定办妥。”老淮连忙匍匐在崇信脚下,颤抖着说道。

崇信很满意老淮的态度,接着开口道:“明日出城时,城门将乃董翳,此人生性谨慎,必会盘查,但城门副将是咱家的人,你只需和他配合好,必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诺。”

老淮接过令牌,毕恭毕敬地将崇信送了出去。

……

下半夜,府邸的尸体大部分已被处理,唯有皇室二人的遗体,还留在府内,只等天明之后,再拉去入土下葬。

老淮见阎乐派来的爪牙都已撤离,就关上大门,来到内堂,敲了敲嬴长生的棺材。

嬴长生听见老淮的敲击声,才打个喷嚏,嘟囔一声:“装死人还真不容易啊……”

其实真正的嬴长生早已被白绫勒死了,只是被穿越而来的赵长生占据了身体,才活了过来。

赵长生是一名历史系的研究生,他记得几个小时前正陪着导师刘教授在骊山新发掘的陪葬坑里面工作学习。

由于连续工作几个小时,有些累了,就靠在墓葬坑边眯一会儿,没想到再睁开眼就躺在了棺材里。

他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理清楚自己的状况……

他穿越了,成了秦始皇的孙子,并且是始皇驾崩,赵高嬌诏杀扶苏的地狱模式,开局就被白绫勒死躺在棺材里。

幸运的是还好有个忠心耿耿的管家老淮,在接受了嬴长生没死的事实之后,不惜冒死替他隐瞒,并且定下了装死暗中出城的计策。

眼下支持扶苏的势力都不在,咸阳城全是赵高党羽。

蒙恬镇守边疆,蒙毅和姻亲王贲,也随嬴政一同巡游,要不然扶苏全家也不至于被屠。

赵高还是做得相当低调又迅速,赶在胡亥未登基之前,先把扶苏在咸阳城里的根苗除掉。

现在最紧要的关头,就是让嬴长生骗过赵高的党羽逃出咸阳。

然后去到扶苏的身边,继而揭发赵高的阴谋。

翌日,咸阳城外。

嬴长生身穿布衣、头裹黑巾,一身黔首打扮,从棺材的底部钻了出来。

趁守卫不注意,两人沿着小道来到一片密林。

老淮吹了声口哨后,从树林后面闪出一位信使打扮的负剑青年,手里还牵着两匹瘦马。

“淮公,这位就是公子长生?”

“正是。”

老淮将一个包袱递给嬴长生。

接着嘱咐道:“公子,老奴怕出乱子,这就回去了,这位杨少侠为人可靠,可作为依托。加之信使身份,也方便小公子随他游走各地。”

随即又向青年抱拳道:“公子就拜托了,望少侠能安全护送到九原郡。”

说完,老淮一瘸一拐走出密林。

嬴长生上前抱拳道:“敢问少侠高姓大名?”

青年爽朗说道:“哈哈哈,果然有扶苏公子之风范,少侠不敢当,在下杨奋,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边走边说。"

嬴长生问道:“少侠此话怎讲?莫非杨兄与父亲相识。”

杨奋道:“非也,在下只是敬仰扶苏公子仁义,素有贤名,更是深谙儒家学说,如此贤良之人若继位国君,真乃天下之幸。”

嬴长生沉吟片刻,才问道:“令尊莫非是华阴隐士,佳青先生?”

杨奋惊讶,他之所以和老淮结识,只不过是遭遇一次财货纠纷。

当时在咸阳城给人送急信,不慎将商贩的货物损坏。

幸得老淮出钱解围,才使得自己一直想报答对方。

但涉及自己的家庭情况,还尚未和老淮详细透露过,也不知道嬴长生是如何得知的?

“家父正是杨硕,敢问公子如何得知?”

“杨兄莫要惊讶,我也是常常听父亲说起佳青先生身富才学,洞习天文。先祖“叔虞”受周武王分封杨国,故而后代以“杨”为姓。

战国时被晋所侵,后族群迁至华阴隐居,即便天下纷乱,也不趁势而起。

就算我大秦曾五次征召,令尊也不轻易出仕,如此高风亮节之姿,家父甚是钦佩不已。”

嬴长生刚说完,杨奋就愣住了。

杨家近百年来相当低调,不显山不露水,就算是关中贵族,也知之甚少。

杨奋停下脚步,郑重作揖,说道:“佩服佩服,没想到公子小小年纪,竟如此通晓古今、知情达理。

杨奋自小随父学艺,已有十八载有余,仍不及公子半分,实在惭愧!

我代家父,谢过扶苏公子如此高抬厚爱,杨奋定当竭尽全力,护卫小公子北上。”

嬴长生托住杨奋,说道:“父亲若得令尊相辅,定然以国士待之。”

以嬴长生前世历史系的专业,当然清楚这个年代,很吃“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这一套。

这不,自己的三言两语之间,就让一名少侠恨不得立马赴汤蹈火。

杨奋从怀里掏出“验传”,双手递给嬴长生嘱咐道:“此乃我六弟身份验传,正好公子年龄与他相差无几,住宿时也好应付舍人问起。"

嬴长生郑重接过,眼下自己的身份不便暴露,心说老大哥考虑得还真体贴。

他低头一看这用竹片做成的“验”,上边小篆刻着“杨喜”两字。

要说杨喜此人,在历史的评价中相当平庸,但他却是杨氏一族的开山鼻祖,凭借乱军之中捡了项羽一条腿,被刘邦封为赤泉侯,为人更是深谙中庸之道,躲过了“走狗烹狡兔死”的开国功臣定律。

最后得以在西汉安然繁衍子孙,后世更是出过多名有才之辈,例如司马迁的弟子杨恽、东汉朝人称“关西孔子”的杨震,以及三国的戏精杨修。

最牛逼的,当属杨喜的第二十二代世孙,隋炀帝杨广。

嬴长生心想,一定要把杨家人拉拢过来,为我所用。

临近傍晚,两人便来到驿馆投宿。

嬴长生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住进驿馆之后,才发现条件简陋的可怜。

这里住的都是来自各州郡的贩夫走卒,还有各地亭长押往边疆修长城的戍卒。

多人挤在土房里,连张炕都没有,一层稻草上,人挨着人,或坐或躺,空间狭窄还臭味熏天。

吃的是难以下咽的坐糇粮,实在食之如嚼蜡。

想吃好些,就掏上几文秦半两,向店家买上一罐蘸粮酱。

此酱可非彼黄豆酱,乃多种蚁虫、蛙螺、蛇龟秘制而成,堪称黔首口中的绝味。

可既然是隐藏身份赶路,自然不能太招摇去住天字号,这点苦对他倒也没什么。

处处是耳朵,怕泄露身份,夜间嬴长生没有跟杨奋多说什么,用衣袖捂着鼻子就睡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