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一切都结束了!(大结局)

书名:
全民御兽:天赋打野刀,我家恐兽要起飞!
作者:
我是浩然啊
本章字数:
2106
更新时间:
2024-04-30 10:00:00

90%的人强烈推荐

学神归来,她撬走顶奢豪门

三生有幸做姑嫂。 沈星言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嫁给陆寒,成为了“地表最强好命陆绥”的大嫂。 陆绥生来小公主,长大后嫁给麓城千亿富豪酆九安,活成全世界女人的天花板。背地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事逼、黑莲花、高级绿茶、恶毒千金! 她看不上沈星言,各种找茬针对,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伙同她妈谋害了沈星言肚里八个月大的孩子。 可怜沈星言三十二岁高龄产妇被迫引产,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 * 再睁眼,沈星言回到了大学时期,可是她却在下课后无人的巷落碰到了此时还什么都不是的前妹夫“酆九安”! 被打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的酆九安向她卑微求救:“嗨!同学!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打个110啊?” 沈星言笑得春风般和煦,一路从光亮中走来,“成啊!要不要再给你打个120包扎下伤口?你吃饭了吗?肚子饿不饿,我包里还有个面包,喂你吃好不好?矿泉水也有……”
已完结,累计108万字 | 最近更新:第496章 番外(二十三)

第1章 姑嫂不对付

书名:
学神归来,她撬走顶奢豪门
作者:
丹山路
本章字数:
3143

沈星言和陆绥姑嫂俩。

一言难尽,从来都不对付。

偏偏两个人还差不多同一时间怀孕。在麓城的同一家顶级私立医院做产检。

这天沈星言做完四维大排畸产检,从麓城最好的私立医院B超区域走出来,婆婆王兰和小姑子陆绥已经站在等候区的落地窗户旁了。

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的样子。

沈星言也没有多想,毕竟陆绥自打怀孕以来,产检小问题不断,可能这次也遇到什么了吧。

她笑容满面的走过去,嘴上甜甜的招呼两个人一起下楼道,“妈,我这边也好了,我们回家吧!”

“嗯!”阔太太王兰闻言转过身来,看到她的笑脸,很恼火。

王兰眼神犀利的看了看她的大肚子,又看了看她手上的B超报告单,神情忽明忽暗的问沈星言道,“你这里的宝宝还好吧?”

“是的!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手机里刚好有短信进来,沈星言低头看手机。

没注意到听完这句话之后,小姑子陆绥那愤恨、嫉妒、难堪的眼神,她气红了双眼,两相对照之下,差一点没有站稳。

王兰见状,心疼如刀绞的把女儿扶好,以莫须有的理由朝沈星言发难道,“沈星言,你小心点!还大着肚子呢!走路玩什么手机!”

声音之大,语气之差。

简直让沈星言想要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

路过的不少的医生护士和病患都用同情的眼光看她。

“妈的!真是……哔了狗了!”沈星言在心里暗骂!

三个人没一个有好脸色的出了妇产科,上了陆家的豪车。

老公陆寒的信息一个接一个的进来,问她产检的结果,沈星言心情很不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这个“罪魁祸首”聊着天,还没来得及和他告状,“你妈和你妹又作妖了,我忍不住快发飙杀人!”

王兰这个神经病老太婆,越看越看不惯她,没好气的冲她吆喝,“沈星言,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就产检这点破事,晚上和你老公两个人在回屋里慢慢絮叨不行吗?”

妈的,有病吧?

沈星言闻言再也忍不住了,不干的和她理论说,“妈,您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什么叫这点破事?我和陆寒第一次当父母重视产检的结果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健康,不是老陆家的祖坟烧高香了吗?”

不曾想,一段话,却彻底激怒了从医院出来之后就沉默寡言的陆绥。

她大喊大叫的辱骂沈星言道,“你闭嘴吧!死女人!什么垃圾货色也敢朝我们家嫁!我哥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找到你这种女人!你宝宝健康你了不起吗?!”

沈星言:“?”

我难道不了不起吗?

我肚子里的宝宝健全,产检一关难过关关过,这还不了不起?

王兰也帮着女儿,跟她吵,“问问问,问什么问?你也有资格和我在这理论吗?”

说完这句话,老太婆还尤不满意,一把夺过她的手机,顺势重重扔到了车窗外的草地里。

“妈,您疯了吧?!”

沈星被朝老太婆气得冒泡。

对方却不管不顾的冲着前面的司机道,“小张,你停下车。”回头就伸出手帮沈星言开了门道,“我和你妹妹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你自己先回家去吧。”

沈星言稀里糊涂的被推下了车。

人都还没有站稳,老太婆便急不可耐的重重关上了门,绝尘而去!

“卧槽!陆家人都有大病吧!”

沈星言骂骂捏捏的回头去找手机,好不容易才在偏僻的草坪角落里找到自己的疯14。

她怒不可歇的给老公陆寒打电话,“陆寒!你快来雨河路研创园这边的公交站台接我。你那渣妈和你那烂妹不知道有什么国家大事需要处理,把我一个大肚婆扔在马路上了!真是绝绝子!陆寒你今晚要是不帮我找回场子,信不信老娘让你“去父留子”!”

“害!老婆你又开玩笑了!”

陆寒接完电话,丢下一切火速到达事故地,接上沈星言。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老婆你先别生气,消消气,你要是还觉得不顺心,打我一顿也行。”陆寒一边开车,一边赔笑脸道。

沈星言气得翻白眼。

“不是我说你家人,平时鸡蛋里挑骨头有事没事找茬就算了,我这还辛辛苦苦怀着你们家的崽呢,就是这么对待大功臣的吗?要不要脸!”沈星言今天真是被气狠了,呼啦啦往陆寒身上吹耳边风。

陆寒听得皱起了眉头,但是也知道兹事体大,处理不好,全家都得不得安宁。

他郑重其事的道,“等搞清楚再说吧,我肯定为你讨个说法,不会让老婆白受委屈。”

晚上,王兰和陆绥很晚才回来。

陆寒主动迎到玄关,紧绷着脸问相互搀扶着进门的母亲和妹妹道,“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星言一个人丢在大马路上,还扔掉了她的手机,她这还大着肚子呢……”

语气是越说越轻。

态度是越来越趋近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沈星言看得气不打一处来,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往玄关处走,打算大闹一场,找回自己的场子!

她就不信。

这世界还没有天理了!

陆绥却突然扑进了陆寒的怀里,哭得那是一个梨花带雨,泣不成声,“大哥,你要怪就怪我吧!我今天产检……检测出孩子心脏畸形和四肢畸形,下午妈妈又陪着我去了好几所大医院做检查,百分百确诊了,孩子不能再要……”

屋子里静得针落可闻。

沈星言额头上青筋直跳,只觉得自己可真是倒霉,合着她今天就是被迁怒了呗。

“妈卖批!”

沈星言心想。

自顾自的掉头上楼睡觉去了,心里却觉得很是悲哀和难受。

这一家人吧,从不把她当家里人,出了事不跟她讲,暗暗检测考验她的行为和态度,被害妄想症的觉得是她伤害了她们,只知道拿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她杀气。

“无语!离了个大谱!”

陆寒在楼下待到十一点多才上楼,他洗了澡躺到沈星言的身边,语气软得不能再软,“孩子没了,陆绥伤心着呢,她刚刚还在楼下跟我说觉得对不住你,她和妈妈白天不是有意要丢下你的,只是当时心情太乱了……”

“陆寒,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如果她们俩一早跟我讲,我会那样不懂事不礼貌吗?”沈星言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她语气颇为不善的冷言讥讽道,“她们害怕跟我说出真相丢人,还非要又当又立,不允许别人对她们造成无意的伤害是吗?”

“沈星言!”陆寒闻言脸都黑了。

“叫我干什么,敢做还不敢让人说嘛!”沈星言却得理不饶人的冷哼。

陆寒看着她这个样子真是又爱又恨又气,半天才叹了口气,搂着沈星言到自己的怀里哄道,“这不就是个误会吗?说开了就行了!老婆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吗?咱宝宝也不想你不开心啊……”

沈星言想想这一天就觉得悲催,大倒苦水道,“你有啥面子?你只会让我忍耐受委屈!而且不是我说,陆绥她天天仗着是你亲妹,动不动当我的面抱你搂你的,你们俩觉得这合适吗?都当人老婆的人了,还一点也不知道兄妹避嫌!羞不羞,有没有家教!让她那千亿老公知道了,不得一脚踹了她!啥破烂玩意儿!”

“回头这事我再跟她强调一遍。”

针对陆绥老是跟自己距离过近,没有分寸感这事,陆寒也渐渐觉得不合适,他舔着脸跟沈星言承诺会沟通解决。

“狗男人,一天天和稀泥!”

沈星言就知道他要这么说,陆寒只让她理解他家里人的痛苦,却忽视了她这个一直不受人待见的儿媳妇,被婆婆和小姑联手恶意折腾和猛送哑巴亏,是什么滋味?是什么心理?

她多委屈啊!

这要是在行业内,在她们公司,她定要教她们好好做人!

大床上。

夫妻俩正抱在一起说体己话。

床头柜上陆寒的手机忽然响起,一个微信视频电话进来,沈星言伸出手去拿。

等到沈星言看清楚来电话的人居然是陆绥之后,她气得一脚把陆寒踹下了床道,“我去!你妹她是不是贱啊?马上十二点了,她也好意思给自己的哥嫂打视频电话?”

陆寒满脸黑线:“……”

第二天早上。

沈星言起得很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是阴天的关系,她起床之后感觉头脑昏昏沉沉的。

强撑着洗漱了一番之后,沈星言走进衣帽间换上宽松舒适的孕妇装,戴上遮阳帽,背上斜挎包,打算不吃早饭,直接去城市另一边的外婆家。

打开房门,却迎面撞上了双眼红肿,目色里还夹杂着满满恨意的的陆绥。

沈星言理都没理她,绕过她径自下楼,背后却突然被人猛推一把。

“啊!”的一声尖叫。

沈星言天旋地转的顺着台阶咕咚咕咚往下滚,很快疼得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浑身散架的沈星言艰难的睁开眼,看到楼梯上面,陆绥用森冷绝情的声音安抚王兰说,“妈妈,您放心,大嫂她身体这么好,后面肯定还会再怀孕的,这次她跟我一起流一个孩子,能让我在酆九安面前好看上许多呢。您也不想我丢掉这么厉害的老公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