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完成生足球队任务(大结局)

书名:
娇娇知青下乡后,退伍糙汉顶不住了
作者:
一名独秀
本章字数:
2048
更新时间:
2024-04-30 12:05:00

90%的人强烈推荐

重回七零:下乡后我被锦鲤糙汉宠上天

[重生+年代+婚后日常/甜糯知青×锦鲤糙汉] 温言重生了,一觉醒来,她重回72年。 彼时的她还没下乡,也没让养姐坑的差点把命搭进去。 望着满心都是养姐的爹娘,温言心想用蛇鼠一窝这词儿来形容一家人真是太合适了。 斗了极品爹妈,干翻心机婊养姐,她攥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包袱款款的下了乡。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遇到相守一生的爱人,满心激动的温言就让村里的二流子骑自行车撞了个大马趴。 骂人的话卡在嗓子眼里,温言对上那张年轻版爱人的脸,懵了。 这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说好的吃不饱饭的小可怜呢? 这浑身肌肉流里流气的糙汉是她儒雅的爱人? 后来,结了婚的温言害羞表示,糙汉也有糙汉的香。
已完结,累计20万字 | 最近更新:第104章 咱们才是要往后一起走下去的人

第1章 重回七二年

书名:
重回七零:下乡后我被锦鲤糙汉宠上天
作者:
惊落梧桐
本章字数:
2125

1972年6月,盛夏已至。

筒子楼外雷声轰轰,密集的雨点打在那棵高三层楼的老树上。

隔着窗户,那种潮湿的泥土味儿却仿佛在她的鼻尖萦绕。

这是温言重生的第三天,有了三天的时间作为缓冲,她已经搞清了状况,并迅速进入角色。

温家四口人,温志、赵云、温言,还有养女沈暖暖。

上辈子她不受父母喜欢,在沈暖暖的撺掇下,一家人默契的将二人的人生调换。

让考上火柴厂的温言下乡,而沈暖暖则顶替温言的工作机会,留在城里。

彼时的温言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火柴厂录用,就被温家父母打发叫花子似的丢到了下乡火车上。

命运彷佛格外眷顾这个养姐,她依靠自己的美貌迅速在火柴厂站稳了脚跟,一年后就跟副厂长的儿子结了婚,婚后生了俩大胖小子。

夫妻和睦,日子和美。

可温言就倒霉了,分配到了鸟不拉屎的嘎达山。

下乡头一年因着粮食不够,温言只能节衣缩食,饿到低血糖,她挨不住,跟家里写了信,期盼着家里能拉她一把。

可温家父母得了信件却害怕了,生怕被温言缠上,睁着眼说瞎话在信上诉苦自己到底有多艰难。

温言信以为真,这里抠搜点,那边节省点,还换了只腊鸡寄回去给家里改善伙食。

温家人得了好处,有一就有二,得寸进尺。

时日久了,温言的身子大不如从前,瘦弱的肋骨凸起。

75年,高考恢复。

温言也曾想过参加过高考,只是手头拮据,她写信求过温志,被一顿臭骂,无疾而终。

她没有退路,更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只能无奈放弃。

下乡第八个年头,温言回去了。

是温家父母走的关系。

虽然温言心有疑惑,但回家的渴望将她仅剩不多的理智全线压垮。

她真的想家了。

站在自己熟悉的街道上,她看着温家父母和沈暖暖干净的衣裳和面带血色的好气色,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沈暖暖的一双孩子已经六七岁了,瞧见温言也很有礼貌,“婶婶好。”

沈暖暖笑的温柔,但她看出来了,沈暖暖的眼中是傲倨和不屑。

“妹妹,你回来了。”

后来,温家父母的行为生动刻画了什么叫黄鼠狼给鸡拜年。

三人根本就没安好心。

对温言嘘寒问暖了几天就露出了本来面目,要给她相亲。

对象是一个痴肥的傻子,二十多岁了,生活还不能自理。

将她从乡下带回来,就是为了榨干她最后一滴价值。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温言默了,那点子温情不复存在。

当夜,温言跑了。

在外游荡两三年,受尽了世间冷暖的温言在30岁这年遇到了江山青。

是他忍受温言的猜忌、敏感,将她呵护在掌心,只是可惜的是,温言年轻的时候就把底子败光了,尽管江山青费尽了心思给她补养。

她的生命也在迅速凋零,两人仅相伴了三个年头。

江山青舍不得她死在冷冰冰的病房,在最后的时光带着她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

她上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早点遇见江山青……

如果有来生……

.

“言言,别闹了,暖暖身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懂点事,啊!让爸妈省点心。”

赵云温言软语,“你放心,妈在这边给你瞧着,有合适的工作,就给你物色着,有机会就接你回城,行吗?”

温言从回忆中抽离情绪,一脸纳罕,“妈,你在说什么啊?下乡名单上可没我,我不下乡,那边的日子太苦了。”

赵云蹙眉,她当然知道下乡日子苦,可政策也规定了,只有独生子女可以不下乡。

家里两个孩子,只能留下来一个,她想留下一个可心的,也是人之常情啊。

都是为了这个家,她为什么不肯牺牲一下自己呢?

赵云想继续劝说,刚张口就被温言截去了话头,“再说了,我也是独生子女,为什么偏偏要我下乡呢?”

说完这话,她尤觉得不够,嘟嘟囔囔了一句:“名单上的,分明是姐姐啊。”

话音一落,狭小的空间内针落可闻,雨声迅疾,叮叮咚咚,声声不断。

彷佛一把淬毒的刀子,一刀扎在了沈暖暖的心上。

恨意在无声中被滋养。

沈暖暖扬起无辜的脸,泪眼婆娑,几乎是瞬间,泪水就爬了她满面。

她咬着唇,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从没把我当成家人,温言,你没有心。”

温言都要气笑了,这天底下,谁都有资格指责自己,可眼前这三个人没有。

她不欠温家人的,反倒是温家人亏欠自己!

温志哪里舍得他放在心尖上疼了十来年的女儿受委屈,“胡闹,温言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怎么说话呢?暖暖是你亲姐姐,你这孩子说话简直杀人诛心,快点给你姐姐道歉。”

温言:“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温志不耐烦听,“好了,这事儿听我的,就这么定下了。回头我去学校给你把毕业证取回来,三天后,你替暖暖下乡去。”

下乡是肯定要去的,她清楚记得江山青所在的公社,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跟他团圆了。

只是现下还不到时候。

吃了她的,都得给她吐出来。

还有火柴厂的工作,她就算是喂了狗,也不会留给沈暖暖。

不但如此,临走前,她还得敲温家一笔,不然,难解她心头之恨。

“非去不可?”

眼看温言态度软化,赵云心中一喜,故意苦着脸道:“好了言言,你又不是不知道爸爸是什么脾气的,回头再给爸爸惹恼了,听话啊,让爸妈省点心。”

“也行,那你得把东西给我置办齐全。”她直接狮子大开口,“两床八斤重的棉被,两身衣裳,一身冬衣,一身夏衣,二十块钱,二十斤粮票,我还要搪瓷杯和一个新暖壶。”

什么?

赵云倒抽一口凉气,张嘴就骂,“你这个招了瘟的,要那么多东西,咋不去抢。”

温言的态度十分无所谓,“没有?”

赵云语气不好,脸拉的多长,“没有。”

东西都给她了,暖暖咋办?

家里是有布票,可这攒着布票,就等着入秋了给暖暖添一身好衣裳呢。

还有棉花,暖暖的被子都盖了三年了,今年也该给她做一床新的了,不然都不保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