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爷的闲鱼格格富甲一方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宅斗宫斗
作者: 豆包当干粮 主角: 耿新月 胤禛
41.49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04章 大结局下 2024-06-18 16:55: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1.49
    累计字数
  • 8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4章
简介

耿新月意外穿越,被走后门塞进四爷后院,意外绑定摆烂财富累积系统。 简而言之,就是四爷不来反而有银子进账。 男人是什么?是大猪蹄子。 银子是什么?是心肝命根子! 从此以后,耿新月最大的梦想,就是四爷能离她远一点! 为了躺平养老,为了自己萌宝,摆烂闲鱼,偷摸经营。 一不小心,富甲一方了,全大清朝,没有不知千月商行的。 孩子他爹想借钱?那只能洗洗干净,看看表现如何了。

第1章 差她饭吃

入夜,四贝勒府,后花园。

“山桃姑娘,您要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天色渐晚,小太监环顾四周,确认了没有其他人,才小声招呼了“接头人”的出现。

山桃挽着双髻,桃红色夹袄,小圆脸红润似苹果,眼神灵动,熟稔地查看下筐里的东西,颇为满意地点点头,笑着回眸,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塞给对方。

对方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只颠了颠荷包的重量,转身隐入夜色。

山桃身量不高,看上去弱弱小小,却是个极有力气的,三下五除二,背起筐子,往宿云轩走去。

不曾注意到,假山后,一身月白色长袍,长身玉立,容颜俊美,冷傲的眸光,早已把刚刚二人的动作尽收眼底。

此人无需发一言,俊逸金贵的气质尽显。

“苏培盛。去,把那小太监带来。”

男子转动着手中的青玉扳指,眼神看不出丝毫情绪的起伏。

同样把这二人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的,还有站在男子旁边的太监,苏培盛。

作为府上统领太监,发生这种私相授受的事,他责无旁贷,此时,早已冷汗涔涔。

“嗻,主子爷息怒,奴才这就去。”

苏培盛打千,动作干脆麻利,用不了多少功夫,小太监就被提来,跪在四爷面前。

“还不说!”不等四爷说话,苏培盛一脚踹在小太监身上。

小太监看着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被苏培盛一脚踹倒又马上爬起跪好。

“回主子爷。奴才,是膳房小李子,刚刚,是给耿格格的丫鬟拿些食材。奴才知错,求主子爷饶命。”

小李子吓得不轻,自然不敢说谎,说话断断续续,也算说清楚了经过,忙叩头求饶。

“拉下去,罚三月月银。”四爷摆手。

小李子如释重负,忙退下。虽说这扣了三个月月银,对奴才来说实在是挺大的处罚。

毕竟,能进来做太监的,家里就没有富裕的不是。

可这些日子,耿格格没少管膳房要东西,这人也会来事,明里暗里,给了膳房不少好处,远远超过扣的这点儿银子了。

如此,倒也没什么难过的。只可惜了刚到手的荷包,被苏总管搜了去。

别人送这么多次都没事,偏偏到了自己这儿就被查到,小李子只能是自认倒霉。

而这刚到手就飞了的荷包,如今在四爷手里。

“这里多少银子?”四爷不曾翻看,只颠了颠,就觉得不少。

“回主子爷,奴才估么着,怎么也得五六两。”苏培盛看不懂四爷这是什么意思,分外小心应对。

四爷点头,把荷包扔给苏培盛,转身往前院走去。

这个耿氏,他是知道的。

上次选秀记了名字留用的秀女,没等安置分配了地方,就病了一场。

等人好了,也过了分配的时间。

这么一耽搁,快两年过去了,女子的韶华耽搁不起。眼瞅着又要选秀,耿家爱女心切,竟是托了人给她找个人家。

也不知道怎么搭上宫里面的,皇阿玛直接下旨塞进了自己府里。

说是家里长女,身子差得出奇,有好几年都是养在外面的,家里宠得不行。

四爷倒是无所谓,身子不好,就放府里养着就是。

左右是皇阿玛赏赐的,四贝勒府上还不差这点儿饭。

如今看来,他这贝勒府上,是差耿氏这点儿饭了。

有意思。

宿云轩里,耿新月看着山桃把东西在院里桌上摆开,丝毫不曾料到危机,喜笑颜开。

“好山桃,这膳房真是越来越大方了,这次不仅有五花肉,还有腊肠!”

“格格,我想吃腊肠炒饭!”山桃看着腊肠,眼睛都直了。

这东西,在家乡那边没少吃,这府上,真是稀罕物。

“好,明儿给你俩做。”耿新月利索地收拾眼前的食材,肉切丝下锅,说话间一份肉丝炒面就出锅了。

香气,在寂静的夜里,尤为勾人。旁边的山桃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配着早就准备好的辣卤牛肉,盐焗花生,放在膳盒里。

“去,把这外卖给马房小周子送去。记着啊,把盘子拿回来,他欠着两个盘子的。”

“是,格格。”山桃点头,提着膳就往外走去。

这会儿山杏不在院里,想来也是去送“外卖”了。

格格真是有点子,这是绝对继承了二舅爷的经商天赋了。

自从做了这个“外卖”,她们的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总算忙活完这晚高峰,耿新月总算是坐下歇会。

真是越想越悲催,上辈子是个美食博主,天天出了厨房就是对着电脑剪辑视频,分析数据。

因为长期不规律作息,猝死之后,再次睁眼,自己就在这个朝代了。

家人对原主是真心疼爱。

原主身子是个极其不好的,按理说,很可能都活不到这么大。

幸而外祖是告老还乡的太医,把原主自小接了去,细细养着,好不容易养到豆蔻年华,碍着在旗适龄女子必须选秀的规矩,这才送回耿家。

原主长相上确实出色,选秀留用后,一场小风寒,愣是没挺住,就这么去了。

就这么被自己占了便宜。

老爷耿德金是管领,虽然官小,虽然原主从小不在身边,对这个病弱的女儿,倒是疼爱得很。

外祖家还有两个舅舅,大舅舅稳重沉稳,传承了外祖父的医术。

而小舅舅比原主才大五岁,做生意是一把好手。

原主在外祖家生活得实在自在。祖父家怕她以后过得不舒心,真是不夸张地准备了十里红妆。

若不用选秀,应该能快乐地过完一生。

对自己来说,说能穿来清朝,总比直接死了好吧,自己占了人家家世长相,又活一世,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可自己死活想不通,外祖家给原主准备的嫁妆,即使原主不嫁人,也一辈子都够用的。

耿家竟是托了无数人,花费定也不少,弯弯绕硬把她塞进了四贝勒府。

是了,在这个年代,没有好端端的女孩子家家,不嫁人的。

这四贝勒,还是外祖家、父家众人几经考量,才决定的去处。

可她明明有更舒适、自在的人生,就这么被迫囚在这府院里了。

抬眼,就是这四角四方的天。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