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幼崽后我躺赢了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闻芒 主角: 齐罐罐
3.36万字 0.1万次阅读 0.8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章 ‘松狮’的标记 2023-02-07 20:35:07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36
    累计字数
  • 4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9章
简介

齐罐罐上一世是只成了精的松狮,如今畜生转人道,投胎到七零年代的农村。 平生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狗子打算继续躺平,可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克扣一家的吃食,巴不得她早死超生。 狗子感叹人生艰难,转头就嗷呜一声联系上村里的大黄狗叫它送来口粮——一只母羊。 可这只羊刚入齐家门,就成为了那些男丁的盘中餐,齐罐罐和这一世的亲妈亲姐姐只能干看着忍饥挨饿! 就在这时,当兵的亲爸回家…… 此后,躺平的齐罐罐逐渐躺赢,不仅有全家人疼爱,还成为出街八条犬护驾的崽子。

第1章 ‘强盗’过境,家被偷了

齐家村。

“哇呜——呜——”

“大嫂,你说这丫头片子怎么只会呜呜叫,跟只狗一样。”

别说,床上的孩子刚叫完,门外隐约也有狗叫作为回应。

马佳佳撇着嘴说,手上动作不停地搜罗这间屋子的好东西。

糖罐、米袋都被她翻出来,甚至在柜子的最里面发现一罐奶粉。

“嚯,老三也真是舍得,这奶粉不便宜吧,”马佳佳拿着奶粉,一副捡到宝的样子,“要是老三知道文雯给他生了一个闺女估计能气死,这奶粉也不要便宜了她,我家那小子正好可以喝。”

刘翠芬不乐意了,她就在边上呢,见者有份懂不懂,粗短的手伸过去想也不想地把奶罐截过来:“巧了不是,大宝长身体呢,听说奶粉有营养正好给他补补。”

“欸,刘翠芬你不能这样,我先看到的,还有齐大宝都六岁了还喝什么奶粉啊,能补到哪里去,这不是浪费吗!”

马佳佳不肯放开,和刘翠芬抢夺起来。

旁边床上的婴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停下了嚎呜,眼睛扑闪扑闪地看向争抢的大人,小眉头皱得死紧。

那是她的口粮!

亲妈文雯没有奶水,她就只能喝罐罐里的奶粉,如果没有了她就只能饿肚子了!

两个强盗身边散落着各种好东西,但跟只能凭票买的奶粉比真不算什么。

争执不下,最后两个人只能商量对半分,一起拿走的还有搜罗来的好东西。

走之前,两个人都没有朝床上的女婴看上一眼,也就没发现齐罐罐正侧着头眼睛冒火,像是要把两人的后背都洞穿。

如果齐罐罐还是一条狗,一定扑过去把这两个无耻的人类咬死!

齐罐罐本是一只成了精的松狮,如今畜生转人道,投胎到这家,一来就遇到了糟心事。

先是被这家老太太嫌弃是女娃,当场拉着张脸,鬼知道她一睁眼就看到齐老太这副模样受到了多少惊吓,下意识要炸毛,嗷呜一声,齐老太误以为她在哭闹更加不喜,直接用她那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裹脚布盖到齐罐罐脸上,那味道臭的让她差点重新投胎。

这也就算了,可这之后齐老太不顾亲妈文雯还在坐月子指使她出去干活,生来体虚体弱的亲妈被折腾得生不如死,更是无法给齐罐罐提供口粮,只能悄悄拿奶粉喂给她。

可现在奶粉也没有了。

齐罐罐气得脸色涨红。

文雯刚给齐家人做完晚饭,又给他们烧热水,此时拖着沉重的步子回房,身后跟着大女儿齐悠悠。

一进门就发现孩子异样的她,被齐罐罐喘气的模样吓到,赶忙走过去,摸上孩子额头。

“怎么了这是。”文雯焦急检查孩子全身。

齐悠悠懵懂地靠近,也学着妈妈的样子摸摸小宝宝的脸。

齐罐罐看到亲妈来了,闻到她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此时再也绷不住。

“哇呜——”

她的口粮啊啊啊——

小宝宝哭得太伤心,眼泪一颗一颗地落下,鼻子脸蛋通红,小小一个看着就可怜兮兮。

齐罐罐奋力从襁褓挣脱一只手,指向空了的柜子。

文雯担心她在这数九寒冬里着凉,正要把她的手捞回来,视线随意朝那瞥去,登时顿住所有动作。

空荡荡的柜子,此时柜门大开,昭示着偷盗者的肆无忌惮,也让文雯心凉掉半截。

柜子里的东西是她和两个孩子所有的口粮。

齐老太得知她又生了一个女儿就不让她在公中吃饭,更是在生下孩子三天后让她开始干活。

这几天文雯吃的都是自己屋里的东西,现在什么都没了,简直不给人活路,她眼前一黑,脸色煞白,嘴唇颤抖。

这副样子吓坏了两个孩子,齐罐罐甚至收了声,齐悠悠却在这时害怕得哭了起来。

文雯眼睛一酸,也落下眼泪,将一大一小抱进怀里,无声流泪。

远处,“大晚上的嚎什么嚎!”

这是齐老太的声音,文雯瞬间捂住齐悠悠的嘴,颤声道:“悠悠不哭了。”

再招婆婆不喜,她很有可能会把母女三人扔出去,叫她们冻死在外面。

过了不知道多久,“妈妈,我饿。”

齐悠悠扯了扯妈妈的袖子,糯糯的脸庞是没来得及擦去的泪水,“我想吃肉肉饭。”

刚刚大堂哥他们就是吃这种,隔着一道帘子她都能闻到米饭和肉汁的香味,都把她香迷糊了。

闻言,齐罐罐吸溜了一下口水。

文雯苦笑,她哪还有吃的。

拖着沉重的身子,她站起来,无力地说:“悠悠看好妹妹,妈妈去找找有什么吃的。”

文雯不指望能从妯娌处讨到吃的,但偷摸去厨房偷点东西还是有希望的。

夜深人静时,齐家还算安静,但往往这时候偷东西要更加小心。

文雯去的时间有些长,齐悠悠饿得难受,看到妹妹白嫩嫩的脸,凑过去嘬了一口,“像豆腐。”

还是奶豆腐。

齐罐罐:???

“啊啊啊?”

齐悠悠支着小下巴,叹息:“妹妹你饿不饿,姐姐好饿,你看起来好好吃哦。”

说着忍不住又嘬了一口,意犹未尽地咂咂嘴。

齐罐罐刚消下去的脸又红起来,看着又像红苹果了,齐悠悠更饿了。

“咕嘟——”

“咕咕——”

一大一小同时肚子叫,一同响起的还有隔壁二房里的小孩哭声。

二房有一个混世魔王,一到夜深时分就开始准点哭嚎。

齐罐罐饿得心慌,被这哭声感染,一时悲从心来,也哭了。

这回是真难受地哭了。

远处,村口大槐树下的老狗从自己的洞口里钻出来,耳朵竖起,警觉地看向四周。

一天内两次声音,都像是在召唤它。

刚才在睡觉的它又听见那道哭声,凄凄惨惨的,把老狗不多的人类情绪都哭了出来,不再犹豫,它寻着声音一路向前,先是淌过冰冷的小溪流,再是路过好几家,最终停在一户人家的土墙外,围绕着这家人打转片刻终于被它找到西墙边有个小小的狗洞。

老狗这个冬天吃得少,身材苗条,很快钻了进去。

那道声音越来越近,它愈加急切,好像不马上出现在声音的主人面前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最终一身黄土的老狗透过人类的门缝找到了声音的主人。

一只幼崽。

老狗歪着脑袋,和正在哭的幼崽对视。

齐罐罐瞬间收了哭声。

狗狗的世纪对视长达数秒,只不过这一次各自的身份不同了。

“汪?”齐罐罐试探。

老狗耳朵一抖,往前走,顶开房门,冷风灌进来,齐悠悠挡在妹妹面前。

老狗懂事地关上门,慢慢靠近孩子,在齐悠悠害怕的目光中,居高临下地看着幼崽,泛黄的眼珠子竟然透露出一丝慈爱。

“哇昂呜——呜呜——”罐罐要吃的!

老狗好似被种下一道指令,它只知道现在要给面前这只幼崽弄吃的,于是飞快向着外面飞奔。

老狗年轻时是一只猎狗,速度快时犹如能飞起来,现在老了仍旧健步如飞,几步窜到山上,很快被他找到一只母羊。

母羊孤零零地缩在两棵树之间睡觉,应该是落单了。

老狗一步步靠近母羊,眼睛在黑暗里泛出红光,它朝母羊亮出了牙齿,等母羊惊厥地醒来,老狗已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锋利的爪子朝它亮了出来。

但老狗没有咬它,只是逼得母羊一步步朝山下走。

这一逼,就来到刚刚那个狗洞前。

老狗将洞刨开了点,让滚圆的母羊钻进去。

刚钻进来,它们迎面撞上了空手而归正难受的文雯。

老狗从这个人类身上嗅到熟悉的气味,刚炸起的毛瞬间抚顺,似无事一般继续去拱母羊前进。

一路来到刚才那个房间,再一次顶开门它给幼崽带来了食物。

老狗停在幼崽们面前,对着最小的那个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偏头把母羊让了出来。

文雯在门口将这一切全程看在眼里。

一只凶狠的老狗,和一只傻乎乎的母羊,就这么出现在了她两个女儿面前,好似没有任何危险,两人两兽和谐地共处一室。

她赶紧把门关上,快步走到孩子们面前,齐悠悠赶忙抱住妈妈的腿,小小奶音:“妈妈,狗狗给我们送咩咩了。”

老狗眼神仍是落在最小的幼崽身上,只不过这次把羊推向了文雯,退后一步。

“嗷。”

小声的交代,像是完成一项任务,功成身退后它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缓缓离开,身后齐罐罐突然来了一声稚嫩的“昂呜”!

老狗走后,文雯最先回神,随后目光落在母羊身上,脸上难掩激动。

孩子的口粮有了。

她小心地去拿小锅,把母羊挤出来的奶热过,再喂两个饥肠辘辘的孩子。

等喝过羊奶,她这才思考怎么安顿这只羊的问题。

首先绝对不能让齐家人知道!

这个问题她想了一个晚上都没能想出头绪,而等待她的是第二天一大早一道石破惊天的嚎叫。

“娘咧!”

“老三家的偷羊了!!!”

一时间,齐家老宅都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