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圣体诀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北巷布衣 主角: 陆阳,赵芊羽
3.02万字 0.1万次阅读 0.6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章 祸起菊园 2023-02-18 01:14:57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02
    累计字数
  • 5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3章
简介

拥有极品血脉的少年,灵髓被强行抽离,濒死之际,其手上荒古戒的封印破封,少年进入荒古戒空间,喝下玄火髓,因此觉醒荒古第一圣体“玄火圣体”。世间诸火,听其号令,吾有帝尊神火气,炼尽妖邪化三清。

第1章 断脊取髓

玄界,天元帝国,武阳城。

武阳城方圆数百里,乃是天元帝国四大诸侯城之一。

城内建筑大多豪华气派,但是若论占地面积最大的府邸,莫过于侯王府。

林氏一族,武阳城第一大家族,同时也掌管着武阳城。

其家主林云东,便是天元帝国四大诸侯王之一。

侯王府之内,一处屋舍之中,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挽着一个少年的胳膊,面色羞红。

“阳哥,爹终于答应入秋之后,为我们成亲,到时候,你我两人就可以长相厮守一辈子,携手白头。”

少女轻咬朱唇,面带羞涩,一双美眸之中,秋水含情,惹人怜爱。

少女名为林清儿,武阳侯林云东的独生爱女,因其十五岁便踏入灵者境,在方圆数百里的武阳城内,被称为天之娇女。

“清儿,你是灵者境中阶修士,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我成婚,让你受委屈了。”

少年将少女搂入怀中,神色虽然显露出一抹歉疚,但是双眸之中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少年名为陆阳,自小便被林云东收养,成为武阳侯林云东的义子,这些年因其骨髓原因,无法修炼,只能做一个普通人。

林清儿被陆阳搂入怀中的瞬间,秀眉微微一皱,神色中闪过一抹厌恶,厌恶之色只是出现了刹那,便消失不见。

“阳哥,若不是你当年将心脉之血送我,我也不可能在十五岁就踏入灵者境,为了报答你的恩情,爹一直在寻找医治你骨髓的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前几日有所收获。”

林清儿离开陆阳的怀抱,随即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递到陆阳眼前。

“这是爹前几日为你寻到的清髓丹,你服下灵丹之后,可解决你骨髓的问题,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修炼了。”

林清儿语气颇为郑重,神色也显露出一抹激动。

听完林清儿所言,陆阳神色震惊,困扰他多年的问题,如今终于有了医治的方法。

陆阳双手颤抖的接过玉瓶,打开瓶塞后,将瓶内的丹药倒出。

一颗银灰色的灵丹,出现在其手中,散发出扑鼻的药香。

陆阳神色激动,丝毫没有迟疑,将手中的灵丹,放入口中。

“清儿,谢谢你,我以后定会好好......”

陆阳未等将话说完,顿觉后背脊椎之内奇痒难耐,就仿佛脊椎之内有着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一般。

“嘭”

与此同时,林清儿一掌拍在陆阳的胸膛处,随着一声闷响,陆阳跌坐在地,鲜血沿着嘴角流出。

“你个废物,若不是你的骨髓对我有用,你早已被丢到后山喂狼了,明告诉你,你服下的灵丹是用来取出你的骨髓,并不是什么清髓丹。”

“哇”

陆阳怒急攻心,一口鲜血喷出,他瞬间明白,林清儿所说的一切,都是在骗他。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位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锦袍男子进到屋中,将房门关闭,随即来到陆阳身前。

跌坐在地的陆阳,望着身前的锦袍男子,双眸之中出现一抹强烈的恨意。

“你们......你们这对狗父女,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陆阳言语间,强忍体内奇痒和剧痛,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动着身体。

“小子,我养了你十几年,今天你可以报答我的养育之恩了。”

锦袍男子冷冷一笑,言语间俯下身,伸出手指,点在陆阳身上几处大穴之上。

锦袍男子名为林云东,天元帝国四大诸侯之一,林清儿的生父,看似和善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极其恶毒的心。

这一刻,陆阳双目血红,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显然被下了禁制,眼下,也只能做屠夫手下的待宰羔羊。

“爹,我们取了他的骨髓,真的能让我升到灵宗境吗?”

林清儿看向林云东,眼神之中带着激动。

“清儿,放心,十几年前,爹收养了近百义子,唯有这小子,在筑髓丹的药效之下,存活了下来,待爹取了他的灵髓换于你身,你必定升至灵宗境。”

林云东说话间,将地上的陆阳抱到床榻之上。

“如果我真的达到灵宗境,到时候我就有资格进入地玄书院了,地玄界之中最大的书院......”

林清儿一双美眸之中充满了向往的神色,显然,陆阳的生死,对她来说无关紧要。

玄界总体分为地玄和天玄两界,天元帝国便存在于地玄界之中。

至于天玄界,在地玄界之人眼中,那是虚无缥缈的地方,天玄界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听说而已。

而整个玄界只有一种修炼体系,共分八阶:灵者.灵师.灵宗.灵王.灵皇.灵圣.灵尊.灵帝。

此刻,躺在床上的陆阳,清晰的将眼前父女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血红的双眸之中,充满了绝望。

陆阳从记事开始,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名为永安的小村庄里。

五岁那年,因为盗匪屠村,养父母死于强盗之手。

盗匪将村中的大人,全部屠戮之后扬长而去,百余名孩童却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随后,林云东带人路过永安村,将百余名孩童带回侯府。

林云东将他们收为义子,名为义子,其实就是药奴。

“清儿,你换上了这小子的骨髓,一定会成为地玄书院的弟子。”

林云东言语之间,将陆阳上身的衣服扒掉,将其身体翻转,背部呈现眼前。

“啪啪啪”

林云东没有过多的言语,抬起手掌,对着陆阳的脊椎骨,便是三掌。

“咔嚓”

伴随着脊骨断裂的声响,陆阳先前还紧绷的身体,彻底的松软下来。

豆大的汗珠,在陆阳背部逐渐呈现,陆阳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换做常人,早已昏死过去,但是陆阳却在死死的支撑着。

他要记住这二人的嘴脸,即使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父女二人。

拍断脊骨之后,林云东并没有停手,只见他单掌上抬,一股吸力自他掌心发出。

陆阳背部的汗水全部被这股吸力吸起,悬浮于空气之中,随着林云东手掌一震,汗水皆是被震散。

陆阳后背上的汗水全部被吸起震散之后,在其整条脊椎骨之上,有着十数滴淡金色的液体逐渐渗出。

大约半盏茶功夫,那十数滴淡金色的液体不在变大,显然陆阳的骨髓已被全部吸出。

林云东用同样的办法,将那十余滴淡金色液体吸至空中。

随即一个拳头大小的淡绿色玉瓶,出现在林云东另一只手中。

林云东丝毫没有怠慢,将空中那十余滴淡金色液体,全部收于玉瓶之内。

“淡金色的骨髓......”

站在一旁的林清儿,不由自主的震惊出声。

“当然是淡金色,这已经不能称为骨髓了,准确说应该叫做灵髓,看来十多年前那两位高人所说确实不假。”

林云东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玉瓶放入怀中,目光看向林清儿,语气极为满意。

“爹,取髓成功,那陆阳该怎么办?杀了他吗?”

面带喜色的林清儿看了一眼床榻上的陆阳,淡淡的开口。

“那是自然,眼下是你将要晋升灵宗境的大喜日子,府内不可杀生,他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叫下人用马车拉到后山解决了便是。”

听完林云东所言,林清儿心领神会,转身推开房门,向着院外走去。

林云东目光看着奄奄一息的陆阳,嘴角掀起得意的笑容。

随后,一枚玉简出现在林云东手中,将玉简放到桌案之上,林云东咬破中指,在玉简之上写下几个血字。

“灵髓已取,请仙长移驾武阳侯府。”

写好之后,林云东抬手将玉简震成粉末。

玉简被震成粉末的刹那,屋内空气突然发生扭曲,玉简的粉末,全部吸入扭曲的空气之中,随之扭曲的空气消失不见。

时间不长,林清儿带着两个身材壮硕的中年汉子来至屋内。

两个中年大汉见到林云东深施一礼,其中一个大汉心领神会来至床榻之前,将陆阳扶起,背在背后,随即与另一名大汉一起走出屋舍。

显然,这种事情,这两个大汉没少做,早已轻车熟路。

后山离侯府不算太远,大概半个时辰的路程,在一片森林之中,两个大汉将马车停下。

一个大汉向着四周望了望,见四下无人,随即将陆阳从马车内背出。

两人挑选了一块隐蔽之处,将陆阳放到地面之上。

此刻,陆阳双目紧闭,脸色惨白,现在的他已经形同死人一般。

“陆少爷,不管你听不听得到,我们二人也是受侯爷差遣,就算你做了鬼,想要报仇,也与我们二人无关。”

大汉说话间,一把匕首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噗噗”

大汉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其话音落下的同时,那把匕首已经插进陆阳的胸膛。

连续两刀,陆阳的嘴角已有鲜血流出。

大汉将匕首拔出,擦去了血迹之后,将匕首放入怀中,随即用脚踢了踢毫无反应的陆阳。

见陆阳毫无反应,二人阴恻恻一笑之后,一前一后走出树林。

也许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也许是那两刀破除了陆阳身体上的禁制,待那两个大汉离去之后,陆阳用尽全身力气,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胸前的两处伤口。

“嗡”

鲜血浸满了陆阳的手掌,在那满手的血红之内,一抹耀眼的金光,陡然冲破血红,伴随着嗡鸣之声,直冲天际。

那金光爆发之处,正是陆阳手指上所带的一枚戒指,戒指上的鲜血已被全部吸收。

戒指很是古朴,看起来非常廉价,然而就是这枚毫不起眼的戒指,爆发出了极其耀眼直冲天际的金光。

金光出现转瞬即逝,而随着金光消失的,还有陆阳那饱受摧残的身体。

就在陆阳与那道金光消失之后不久,周围的空气忽然间变得扭曲起来。

两位身着白袍的老者,一前一后从扭曲的空气之中走出。

“乾天荒古戒的气息怎么会出现在地玄界?难道炎尊当年真的将荒古戒留给了那个小杂种?”

其中一位白袍老者,手捻银髯,面露思索之色。

“师兄,林云东已经取了那个小杂种的灵髓,如果荒古戒真在那个小杂种手中,这个时候恐怕已经被猛兽连同其尸体,一起吞掉了。”

另一位白袍老者,言语间,目光向着四周望去。

“当年云天宗与炎尊有约定,不能击杀那个小杂种,但是我们借助别人之手除掉了他,也算是彻底断了炎尊的血脉传承。”

“虽然没有寻到乾天荒古戒,但是那个小杂种的死,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好消息,好啦,我们先前往武阳侯府。”

两位白袍老者说罢,一前一后向着武阳城方向走去......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