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贺总又跪在你坟前忏悔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咩咩露 主角: 贺严,时羡
1.29万字 0.1万次阅读 0.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章 老夫老妻,害羞什么 2023-02-22 08:01:00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9
    累计字数
  • 48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21章
简介

时羡死了,死在她的丈夫为救白月光而抛下她的那天。 一尸三命。 时羡死后第一天,贺严和白月光断绝关系,替她风光大葬。 时羡死后第七天,贺严抱着她的遗照,在坟前长跪不起,不问琐事。 时羡死后一个月,贺严疯了,贺氏百年基业几近倾覆。 整个青州商圈无人不知,贺严有个逆鳞,触者家破人亡。 后来,财团千金、著名服设大佬携天才萌宝横空出世,某霸总万里追妻,面向全国观众从红毯始头跪行至尽头,牵起已故三年的前妻诚恳道歉,“老婆,求你回家!” 清纯小白花化身傲娇野玫瑰,指尖勾起某人衣襟,笑中藏媚:“贺总,您认错人了。”

第1章 极其相似

“嘶……”

酒精拂过伤口,火烧般的疼痛从指尖传到四肢百骸。

连带着时羡的心脏都一抽一抽地,忍不住朝后缩了缩。

新来的小护士本就紧张,时羡这么一颤,她也跟着无措起来,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轻一点……”

“没事的,我不疼。”

时羡紧咬着牙,朝护士勉强露出一抹安心的浅笑。

似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她趁着护士取纱布时,用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随后对着红烧猪蹄一样的手指拍了张照片发出去。

配字:被车门眷顾后的爪子。

见她放松下来,小护士的心也跟着安定了不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熟练。

须臾,手机传来了一阵铃声。

划下接听键,对方透着点焦急与关切地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照片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吗?”

只一句话,时羡强装坚强的心瞬间瓦解了下来。

像被滴了眼药水一样,控制不住地想往外溢泪。

其实本来可以忍受的,只是听见他的声音,眼眶突然就酸了。

没有得到回应,贺严又尝试着唤了一句,“羡羡?”

“我在。”

时羡回过神来,瘪着嘴,强忍泪意,却藏不住哭腔,“没什么,就是不小心被网约车的车门夹了一下。”

贺严半个多月前到国外出差,至今未归。

如果不是他看到了朋友圈,她原本是不打算说的。

免得他担心。

说来也奇怪,贺严是从来不刷朋友圈的。

也不知今天怎么会看到的那么及时。

正想着,忽听他问:“在哪家医院?”

“就是市医院啊。”时羡吸了吸鼻子,难得打趣了一句,“你要飞回来陪我吗?”

虽然是玩笑话,可她心里还是有几分期待。

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想身边能有个人陪着。

可她说完这句话后,贺严很久都没有回应。

听筒里只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就在时羡以为他很忙,准备挂电话时,才听到贺严松了口气,既宠溺又无奈道:“你忘了,我今晚的飞机,不过,我安排了郑秘书过去接你。”

“郑秘书?”

时羡微讶,下意识地摇头,“那太麻烦了,我自己能、”

“听话。”

不等她拒绝,贺严便追了一句,“本来我也让郑秘书到家里找你去取份招标书,正好顺路,等包扎好,你就直接去医院门口找她,别再乱跑了,知道吗?”

“好。”

“记得伤口别碰水。”

“好。”

挂断电话,小护士也已经替时羡包扎完毕。

不知是不是和他通话,时羡全程竟没察觉出一丝痛感。

小护士瞧她脸上还挂着笑,没有半点刚才消毒时呲牙咧嘴的样子。

忍不住揶揄了句,“是男朋友吧?”

时羡从椅子上起身,笑地甜蜜,“不是男朋友,是我老公。”

小护士眼底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从诊疗室出来。

她在电梯口等了很久。

进去后才知道,这是往楼上去的。

电梯停在五楼,医生推着一张病床匆匆而来,众人纷纷出来腾位置,时羡也随着人流出了电梯。

再等它重新上来,不知还要多久。

想着郑秘书要来,便临时决定走楼梯。

她本是个不愿麻烦别人的性子。

可既然已经麻烦了,就尽量准时一点,不让别人空等。

举着包扎成粽子的手掌穿过VIP病房区的走廊,时不时左右看看。

这一片区域住的病人非富即贵,都是有权有势的。

护理上自然更上心。

为了时刻观察病人的情况,房门往上三分之一处是用玻璃所制,从外面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

以前贺奶奶生病也住在这里,就是她照顾的。

走起来熟门熟路。

忽然,时羡脚步一顿,目光落在了一间病房门口。

透过门上那块玻璃,看到了一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她有些不确定的靠近,想要一探究竟。

可越近,心里就越不安定。

直到她站在门口,看清了里面,眼睛忽然被刺得酸胀难耐。

眼下,贺严正小心翼翼地替病床上的人掖着被角。

须臾,他起身走到矮柜前,拿起水壶倒水。

时羡咬紧了牙关,目光不离病床。

待看清半卧在被子里的娇柔美人,吓的她险些丢了手里的病历!

隔着玻璃,那张脸与她一里一外。

简直像照镜子一样!

忽然脚下一软,时羡撞鬼一般地贴在墙壁上。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太像了。

如果她不是当事人,险些以为就是自己躺在里面……

过了许久,她才强装镇定地掏出手机,拨出了通话记录中最顶端的号码,置于耳边。

“喂,羡羡。”

电话被接通了,听筒里传来贺严的声音。

一如既往地沉厚低迷。

她松开了紧紧咬住的下唇,语气里透着几分沙哑与慌张,“你回来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他回答的那样干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一定毫不怀疑。

可反过来想想,他骗自己竟骗得这么心安理得……

时羡喉头似乎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单手捂着像是被大锤抡过一样的胸口,苦笑着溢泪。

原来他关心自己的同时,还在照顾另一个女人啊……

不知怎么,她突然不想再问下去了。

再问下去,无非就是两个结果。

要么,贺严继续欺骗她。

要么,她拆穿谎言,泼妇一样地进去质问他。

可无论是哪一种,她都没有勇气去做。

她接受不了欺骗,也丢不下脸面。

所以就这么沉默着。

直到贺严第二次问她,时羡才格外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没什么,你忙吧。”

时羡迅速掐断了这个多余的电话。

一路冲下楼梯,跑出医院。

阳光炽热依旧,可她却如坠冰窟。

挂满了泪痕的娇颜被风吹过,变得格外紧绷。

郑秘书本就在门口等着,瞧见时羡,直接将车开过去。

时羡也迅速抹去泪水,带上了墨镜。

上了车,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将头靠在车窗上,双手耷拉在膝盖,透着些无力。

郑秘书察觉到了她状态不对,关心了句:“夫人,您没事吧?”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