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病娇后,戏精太子妃被迫躺赢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豆沙包哇 主角: 谢子意,何皎皎,方景之
5.39万字 0.1万次阅读 0.8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6章 真实的她【一】 2023-03-06 10:01:47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39
    累计字数
  • 50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8章
简介

影后何皎皎因意外穿回古代成了谢朝丞相府饱受摧残的大小姐。   好消息是她抱上铁饭碗当咸鱼有吃有喝,坏消息是丞相以武力要挟她嫁入太子府,而太子谢子意是个疯批,杀人如麻。   更坏的消息是,嫁进太子府当日,谢子意发疯,开始玩你问我答,准确掐住了她的脖子,唇角带笑,语气愉悦。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何皎皎惊恐,这厮有让人说真话的BUG?她演技失效,嘴失去控制:“我想老死。”   谢子意:“?”   老死?   后来何皎皎活着进太子府苟命。   进府第一二三四五六天,谢子意在杀人。   ……   进府n天以后,谢子意笑得温柔而疯狂,抚摸她的脸:“凤冠我亲手为你戴上,它只属于你,我说你是太子妃你就是,谁反对,我杀谁。” 何皎皎小鸡啄米:“你说的都对!”

第1章 太子殿下!我不是故意……

谢朝太子府外。

何皎皎靠着墙角两只手不停地互相搓搓取暖,太冷了。

现在才二月,那风凉的能把骨头吹碎,她只穿了薄薄一件喜服,可怜兮兮的像是街头流浪汉。

半个时辰前她还是大明星在片场读剧本,然后打了个盹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谢朝丞相家大小姐。

根据脑子里的记忆,这不就是披着炮灰皮,实际上要代替丞相府二小姐嫁给疯批太子谢子意,代替二小姐去死。

何皎皎觉得这还真是泼天狗血事件。

因为马上,她不想办法进太子府就会被冻死在街头了。

可她进去估计也是让谢子意掀了头盖骨,绝对不是修辞手法。

何皎皎叹气:“......”

讲真,进退都是死。

她有些慌,头皮发麻。

但为了自己现在不被冻死,她还是决定钻太子府的狗洞。

何皎皎将宽大的喜服袖子打结,裙摆也收拢一些,毫不在乎形象的往狗洞里钻。

天色更加昏暗了,她钻的难受,一边钻一边骂:“什么狗太子,这样虐待一个女孩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么冷的天,还要亲自钻狗洞,冻死我了!”

“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碰上这破事儿!”

下一秒,好不容易从狗洞爬进太子府的何皎皎看清情况以后瞬间闭嘴:“......”

太子府的烛火无声无息,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终于照亮了府内模样。

府邸四面雕镂阑槛,朱璎宝饰,宫灯样式的灯笼悬于梁上,赤红的似要燃烧起来。

何皎皎视线往上移,光影朦胧逐渐清晰,然后看见一只手指纤长又超好看的手。

她再仔细看向来人,男子一袭红衣清贵,耀眼又温柔。

这大概是她刚刚在骂的人。

就在何皎皎和面前之人四目相对,一片沉寂之时——

“何皎皎。”

她听到谢子意突然笑得分外温润好听。

“等你好久了。”

何皎皎呆滞了一瞬间。

她脑子里忽然涌出好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谢子意在这个位置难不成一直在听墙角?

他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能有听墙角的癖好呢?

他是不是看见她缩在墙角搓手跺脚跟做法事一样?

最后,何皎皎脑子里直接搅成了乱麻。

“我很狗吗?”这位传闻中的疯批太子看向她,神情温润如玉重复她之前的话。

有些不对劲儿。

“......”

这给何皎皎整的一阵阵背后发凉。

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她瞬间抬起苍白的小脸,双眼泛红起了水雾:“回太子殿下,许是天气有些凉,皎皎一时之间冻得有些神志不清胡说八道。”

谢子意看向面前的少女,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白的肤,红的唇,黑的眼,倒是干净纯粹。

他歪了歪头靠近她。

随着他的靠近,何皎皎闻到一股清冷好闻的木质冷香。

“你方才说,我不是什么好东西?”

谢子意盯着她再次重复,几个字的音节,尾音带着笑意。

何皎皎正想甩着小手帕柔弱无助说她绝对没有这种想法,结果不自觉张开嘴说出和心里想法完全不同的答案:“对,你又狗又不是好东西,还让我钻狗洞!”

她话音落下,原地一片沉默。

何皎皎硬生生憋着没让自己打哆嗦。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谢子意的脸看,谢子意忽而俯身,一双潋滟眸子与她相对。

她不敢动。

谢子意勾起一个柔和笑容,像是未融化的春雪:“这样啊,我这么狗,你害怕我吗?”

何皎皎这下是完全装哭不出来了,麻麻有变态!

这人怎么会有真话BUFF!

谢子意忽然掠唇笑了一下,他笑起来很好看:“像我这样的人,还让你亲自钻狗洞,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难为你倒了八辈子霉碰上这样的破事儿。”

“实在对不住。”

何皎皎:“......”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嘴贱!这样的问题根本没法回答!

何皎皎脸色瞬间就白了下来,双腿打颤:“回太子殿下,皎皎精神有点毛病,时常会精神分裂,请不要在意。”

其实她已经快被吓成精神病了。

谢子意像是被她的话取悦到了,良久以后,他源源不断的笑声传来:“我不在意,那你喜欢我么?”

何皎皎小心翼翼出声:“啊?”

谢子意指尖触碰上她柔软脸颊,语气轻柔:“你喜欢我么?”

何皎皎: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才安全?

她控制不住的嘴替她说了:“谁会喜欢狗!”

谢子意眉眼含笑:“这样啊,真有意思。”

何皎皎只能低头轻声遮掩:“回太子殿下,皎皎刚刚精神病又犯了。”

谢子意饶有兴趣:“你有精神病?”

何皎皎咬住下唇,柔柔弱弱:“对啊,我有精神病。”

不,她没有。

何皎皎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玩意儿了。

她有精神病,谢子意估计有神经病。

谢子意笑了。

他笑的还挺开心,眸子又落在她身上。

何皎皎觉得,他估计在想怎么弄死她。

谢子意言笑晏晏,他走到她身前蹲下,红色袍子散开在地,像是最耀眼的火光。

“跟我来。”

他嗓音清雅好听。

何皎皎:???来哪儿?

难不成是来见阎王?

她真是日了狗了。

何皎皎哭丧着脸只能拍拍身上的泥土,跟着谢子意穿过长廊又穿过一个小院子来到一个小厅。

没有白绫,没有大砍刀。

小厅光晕柔和温暖,早就备好了一桌香喷喷酒菜。

原来谢子意不想动手杀她,是想活生生馋死她?

下毒了吧!

桌子上的菜还挺丰盛的,有麻婆豆腐,宫保鸡丁,松鼠桂鱼,四喜丸子,糖醋排骨,还有皮蛋瘦肉粥。

这个时候她肚子还不争气偷摸咕咕叫,何皎皎都要被馋哭了,尼玛她只想好好活着,招谁惹谁了!

上菜的侍女还在继续上菜。

何皎皎凄惨的宛若一朵饱受风吹雨打的小白花站在角落里。

谢子意歪了歪头,饶有兴致的看着何皎皎,修长指尖勾了勾:“过来尝尝。”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