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互换后,将军手撕他的白月光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喵吃生腌 主角: 沈昭,楚慕
2.6万字 0.1万次阅读 0.3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6
    累计字数
  • 48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2章
简介

将军府众人发现,自家将军和夫人都变的十分反常 惜字如金、孝顺有加、兄友弟恭、手捧林姑娘的将军,现在变得出口成脏、顶撞老母、赶走长兄、手撕林姑娘。 而他们的主母就更奇怪了。 以前唯唯诺诺谁人都能踩上两脚,现在一言不合就开打,对老夫人的态度更是成迷。 一会孝顺有加,一会痛心疾首,害的老夫人差点将她当妖怪烧了。 要说最奇怪的还是,两位主子的相处状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信你瞧。 表面众人看到的:两年不曾同房的两人,不问对方尺码互送衣服尺码还正合身。 在一块吃饭,给对方夹菜夹到碗冒尖,完全不顾旁边人的死活,这要说没奸情谁信。 实际的:楚慕:“沈昭,本将是个男人,你穿着花花绿绿的去军营,是想要本将被人笑死吗?” 沈昭:“我还是个女人呢,你穿一身男人的长袍,是想要你娘打死你吗?” 楚慕:“你多吃点,你看像什么样子,这样哪有力气替我去练兵。” 沈昭:“你也是,多吃点好好补补我的身体。要不然哪有力气替我应对你表面不一的娘,你色中饿鬼的兄长,还有你那赢弱不能自理却险些害死你的白月光。”

第1章 身体互换

南楚国,大将军府。

沈昭躺在陌生又熟悉的床榻上,惊愕地看着床顶。

这床她上过!

成婚那晚她和楚慕就是在这张床榻上完成人生大事的。

她还在这张床上睡过半年,可是后来因为一个贱人,楚慕与她分房睡了。

不过她昨晚上明明好好的躺在自己的卧房,今个儿怎么会出现在楚慕的房中。

莫不是那厮昨晚上悄悄潜入她的房间,将她给偷来的!

沈昭摇了摇脑袋,她脑子里怎么会生出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楚慕现在恨不得她早点离开大将军府,给他心上人腾位置,又怎么会将她给偷来。

“将军可起床了?”

外面响起一道男子的声音,这声音她熟,是楚慕身边副将的声音。

这么大清早的来,可是西苑那边又出了什么事?

沈昭也不应,她刚才醒了就发现这张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没有楚慕的影子。

左右喊的又不是她。

“将军,林姑娘心口痛,还请将军您去瞧瞧。”

副将的声音再次响起,沈昭不免撇了撇嘴。

林娇娇心口痛,喊楚慕去看两眼就能好了?

整日里心口痛,也没见她痛死。

精贵的养着她,吃穿用度比她这个当家主母都主贵着呢。

还心口痛,不过就是时刻提醒楚慕,楚慕这条命是她林娇娇大哥救的。

在外人眼中林娇娇如今得了心口痛的毛病完全是因为失去自家大哥,伤心过度导致的。

“将军,林姑娘的贴身婢女又来了,说林姑娘疼得厉害,将军您可去瞧瞧。”

沈昭叹了一口气,这副将与林娇娇的大哥交好,平日里将林娇娇看作是亲妹妹。

因着林娇娇没少给她脸色看。

耐着性子回了一句:“你家将军……”

她想说你家将军不在的。

可脱口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僵住。

这声音不是她的。

不过她也熟,这声音是楚慕的!

猛地弹坐起身,身上的锦被滑落,露出结实宽厚的胸膛、线条分明的腹部还有一道贯穿胸口的刀疤,充满野性美看上去就十分有劲。

这……她也熟,是楚慕的上半身。

难道莫非……

她成了楚慕!!!

眼中的神情由一开始的惊吓,变成了现在的狂喜。

如果她猜测不错的话,楚慕应该现在在她的身体里。

如此极好。

她倒要那个狗男人好好体会体会,她在大将军府过的什么狗屁日子。

是不是他口中那个心狠手辣、毒如蛇蝎、不孝敬他娘不友爱妯娌、欺负林白花容不得人的毒妇。

“将军,林姑娘她…”

副将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沈昭没等他说完,不悦道:

“你家将军我不去,我又不是大夫,我去看两眼就能看好了她不成,我看她娇贵得狠,都两年了,这心口还痛,咋的是得了心疾啊。”

“三天一晕死两天一卧榻,天天心口痛,我大将军府与她相克不成。”

“吃穿用度都是顶顶好的,连东苑的夫人都不及她三分之一,难不成她是被这福气给冲撞的,不精贵的人偏要装精贵,受不住这富贵赖谁。”

林娇娇来了大将军府两年,楚慕当祖宗似的供着她。

极品雪燕不要钱似的往西苑送,山珍海味从未断过,上等的药膳一日不曾断过,住得用的更不用说了全是顶尖的。

想起这些沈昭就气得胸口痛,她赚钱不光养楚慕这个黑良心的,还得养林娇娇这朵盛世白莲。

想起流放在外的父兄,她忍辱负重这些年,今日终于她不用忍了。

门外的张副将当即愣在原地。

这还是他熟悉的将军吗?

将军不善言辞,很少与人说话。

就是平日里吩咐他们办事都是言简意赅。

何时这般……这般嘴毒过。

那可是林姑娘啊。

又不是夫人。

平日将军可是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林姑娘说啊,今日这是怎么了。

东苑。

“哐哐……沈氏什么时辰了,你还在睡?老夫人还等着你过去给她梳洗呢!”

砰砰的敲门声和叫嚷声吵得楚慕脑仁疼。

不耐地睁开眼,这天色还暗着。

他每日都是寅时三刻起床,如今这个时辰绝不出寅时三刻。

不过这床帐是府上下人给换了吗?

他记得是青色的,还有是谁不懂规矩给他挂上了粉粉嫩嫩的纱帐。

“沈氏你动作快些,伺候完老夫人梳洗,你还得去给老夫人煲养生汤呢?你若饿着老夫人你担待得起吗?”

燥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比之刚才嗓门高了许多。

沈氏?伺候老夫人梳洗?煲养生汤?

楚慕眉头微蹙,自从两年前他们二人分房睡,他便再也未曾与沈昭同榻而眠过。

这些人怎么会来他院中找沈昭!

还有母亲不是说沈昭不敬她,平日里连晨昏定省都不去。

这会儿怎么派人来喊沈昭去给她梳洗和煲汤了,这不对啊。

“沈氏你倒是回话啊,你磨磨蹭蹭地在作甚,难道还要老夫人在床榻上等着你吗?来人将沈氏的房门给我撞开,我倒要看看沈氏是不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婆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楚慕眉头皱得更深。

这婆子的声音他熟。

是母亲身边的柳嬷嬷,生得敦厚老实,平日里见了他都循规蹈矩的。

如今怎么如此不分尊卑!

“哐当”一声,房门被人给从外面撞开。

以柳嬷嬷为首,来人气势汹汹,楚慕扫了一眼,婆子丫鬟有数十人。

而且个个一脸凶相的看着他。

楚慕脸色彻底黑了下来,这些丫鬟婆子大多是母亲院中的。

“好你个沈氏,你到这个时辰还在床榻上赖着,你分明睡醒了,婆子我喊你,你怎么敢不应的。”

柳嬷嬷说着上前,一把掀开楚慕身上的锦被。

“放肆!”

楚慕在柳嬷嬷掀开他被子的那一刻,抬脚一脚将柳嬷嬷踹了一个踉跄。

不过脱口的怒喝让楚慕身子僵住。

这……不是他的声音。

这声音他熟。

是沈昭的。

还有那一脚软绵绵的不是他的力道,若是他本身,这一脚非得将这老刁奴给踹飞了不可。

难道莫非……

他成了沈昭!

“哎呦……沈氏你敢踹我,你怎么敢踹我的。我可是老夫人的人,你今个儿莫不是吃了熊心豹胆了!你还想不想留在大将军府了,你就不怕老夫人让将军休了你。”

“到时沈家没有将军这个女婿做依仗,在流放之地谁还会给他们几分颜面,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现在立马给婆子我赔罪,否则你就等着被赶出大将军府吧。”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