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弃女冠盖满京华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第五蓝邪 主角: 顾清若,秦慕枫
2.84万字 0.1万次阅读 0.5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章 侯府千金这么寒酸? 2023-03-08 15:33:00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84
    累计字数
  • 47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7章
简介

平阳侯府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回来了。 听说就是一个乡野村姑,样貌丑陋; 听说侯府真千金粗鄙无礼,愚蠢花痴,整日缠着秦世子不放; 听说侯府真千金目不识丁,琴棋书画,更是一窍不通; 很快,打脸了…… 这样的绝色容颜都叫丑陋不堪,那什么才是美女? 吴侬软语,回眸一笑百媚生,秦世子吃醋了; 千娇百媚、一曲成名,就算是大乐师都甘拜下风。

第1章 牡丹花下死

今夜的土匪山寨窝格外的热闹,山匪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怀里搂着从山下抢来的女人。

“来,喝酒!”屋子里的山匪头子这会儿特别开心,今天他们干了一大票,不仅抓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还得到了两千两酬劳。

“你!过来,伺候老子喝酒。”被点名的少女被人一把粗鲁的拽起身,推搡到了酒桌边。

山匪大当家捏住少女纤细的胳膊,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啧啧道:“还真是个尤物,这模样还真值两千两。”

两千两?看来这次的拦路打劫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

顾清若的眼中闪过一道若即若离的精光,抬眸瞥了一眼刚才还和自己绑在一起的老女人,那老女人在对上顾清若的目光时,吓得心虚避开,索性闭眼装死。

“寨主,我给你斟酒。”顾清若妩媚一笑,提起酒壶就给山匪头子倒了一杯酒。

“你这小娘皮子倒是上路子,不用老子调教,就能这么懂事,哈哈……”山匪头子得意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顾清若浅笑盼兮,提起酒壶又给坐在另一边此时正盯着自己的男人斟酒,“二爷,奴……给你斟酒。”

这声音当真是酥麻到了男人的骨头里,男人接过酒杯的时候,双目紧紧的锁在清若的身上,哪怕是喝酒,也不肯收回视线,这会儿哪怕是毒药,他大约也是甘之如饴了。

顾清若其实已经早就醒了,醒来后,她迅速的整理自己的思绪,就知道自己灵魂重生到异世界的这个十五岁的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

至于真正的顾清若,在抓来的时候,因过度惊吓香消玉殒了。

刚才蜷缩在角落里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也听到了酒桌上这两个男人的对话,看得出来这两人虽然同是一个土匪窝的当家,但一直面和心不和,刚才更是为了分赃不均有了争执。

老大心狠手辣,老二阴险毒辣,当真是一山不容二虎。

一杯酒见底,顾清若立刻又给老二满上,“二爷,怎么这样瞧着奴?奴家脸上有什么吗?”

小鹿般清纯的眼神,配上风情万种的魅惑眼神,含苞欲放却又欲盖弥彰,老二的心都被撩痒了。

“你真漂亮……”老二抬起手要去捏顾清若的脸颊。

老大闷了一口酒,看不惯这两人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的样子,明明这小尤物是自己抢来的,老二现在是明目张胆的在自己面前抢人。

老大一把抓住顾清若,将她拽到自己的身边,“小娘皮,这山寨我才是老大,你弄清楚谁有资格做你男人。”

“寨主……”清若一脸受惊的模样,像极了小兔子。

老大当着老二的面,直接一把扛起顾清若,大步往另一个屋子走。

被男人扛在肩膀上的顾清若无助的看着老二,老二阴毒的目光盯着老大的背影,仰头喝光杯中酒。

帘子掀开,顾清若被粗暴的丢在床榻上,泫然欲泣的抬眸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壮汉,他抹了一把络腮胡,“小娘皮,老子今天要让你在身下求饶……”

顾清若坐在床上,一点点往后挪动,露出修长白皙的小腿,眼神中透着魅惑:“寨主,奴家还小,你可要怜惜啊……”

“只要你乖乖听话,离老二远点,我就好好疼惜你,不然……”

“不然什么?”清若挑眉,眼神中透着蛊惑,“寨主,我看二爷对你十分不满,你可要小心二爷,我怕他对你不利……”

老大露出一个你很懂事的眼神,“哼,老二想动我,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杀了我,谁都别想拿到那笔钱……”

“钱?你有很多钱吗?”

“当然,老子有很多钱,就藏在后山的乱葬岗里。”老大对上顾清若的眼神,不自觉的说出了秘密,“你只要乖乖听话,老子什么都给你……”

说实话,单纯是美貌的话,他或许还没此刻这般痴迷,但这少女宛若林中精灵,又如暗夜妖精那般妖娆妩媚,激起了他的征服欲,又让人想要捧着世间所有珍宝匍匐在她脚边。

顾清若风情万种的笑了,迷离的目光透过他在看另一个男人,指尖落在山匪头子的心口,似是猫儿在挠痒痒,声音里透着若即若离的魅惑,“那若是……我要你的命,你也给吗?”

“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话还没落音,就被不知何时悄声无息来到他身后的老二一刀刺穿胸膛。

山匪头子震惊的低头看着刺穿胸口的刀尖,又抬眸看着依旧是浅笑盼兮的顾清若,少女完全没有被这血腥的一幕给吓到,反而笑意更浓了。

老二拔出刀,山匪头子歪头倒在血泊中,顾清若嫌弃踢开他,漫不经心的拉拢衣襟,仿若死在她面前的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一只蚂蚁。

“一直不知道他把那些钱藏在哪里,原来藏在后山的墓穴里,老东西还有这种心机。”老二嫌弃的啐了一口,目光再次看向顾清若。

顾清若笑得妩媚横生,“那奴家要恭喜二爷从此平步青云、富贵冲天了!”

老二眯起眼眸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女,这个少女刚才明知道自己就站在老大的身后,她居然没有半分惊吓,还能配合他不动声色的杀了老大。

“都说平阳侯府的嫡亲大小姐流落山野,大字不识、粗鄙无知,哼,看起来,似乎所有人都被你骗了啊!”老二手中染血的刀刃轻蔑的挑起清若的下颚。

顾清若妩媚一笑,手指轻轻推开刀刃,“二爷……你吓着奴家了……”

“你还会被吓到?”老二冷笑一声,“你这么漂亮的美人,我可舍不得杀……何况,你可是值两千两白银呢!”

“两千两?看来是有人花钱买凶,奴家这样娇滴滴的柔弱女子,怎么就有人这般不懂得怜香惜玉……”

顾清若挑眉,轻描淡写道:“这么容不下我的存在,怕是只有平阳侯府里,那位冒充了十三年侯府嫡女的大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