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老祖穿成傻妃后杀疯了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一珞 主角: 季晏川,余长笙,余长乐,兰舟时,司鹤知
0.45万字 0.1万次阅读 0.15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42.47
    累计字数
  • 36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章
简介

【玄学大佬+单元小故事+爽文+甜宠+先婚后爱+亲情至上+强强联手】 当上了玄学老祖的余长笙,突然穿越穿成了差点在大冬天被堂姐余长乐推下河淹死冻死的傻子安王妃身上,原主跟自己同名同姓。 从冰冷的河水中爬上来后堂姐余长乐一边骂她傻子一边拿大石头要来砸死她。 反手就抢过了大石头,把堂姐余长乐砸个半死,再一脚踩上去。 坐轮椅的安王奶呼呼的过来说,王妃,在安王府杀人不太好。 余长笙一想也对,所以,她立马拎着余长乐要到外面去杀。 玄学老祖主打一个干脆利落,安王奶呼呼的人还不错,随手给他一道驱邪符,顺带还提醒他避开玄学邪师的陷害。 好在,安王季晏川虽然半信半疑,可他听劝。 二婶堂姐要带自己回余家动家法,还要害自己的亲人,余长笙随手给她们贴了一张真言符。 让她们在京城大街上自爆。 那场面,要多社死就有多社死,相当于——裸奔! 瘫痪在床起不来的爹,总是在考试前一天生病的大哥,永远长不大的弟弟妹妹……余长笙这个玄学老祖表示,没关系,会好的,有她在,没意外。

第1章 玄学老祖穿成傻妃,我把人提到外面去杀

冬,寒风萧萧,大华国安王府后院小河边。

“傻子,你是自己跳到河里还是我亲自动手把你推进去?”

余长笙使劲摇着头,尽管一副傻乎乎的模样,但她却不肯跳河里的。

“长乐姐姐,这里好冷,不可以玩水的,不可以跳河的,长乐姐姐,我们回去吧。”

余长乐露出了阴狠的表情,从小到大,她最爱的就是作弄这个傻子,可这个傻子偏偏又命好,长得也好看。

这次更过分,还能让陛下亲自赐婚给安王殿下,这个傻子,凭什么啊?

余长笙要回去:“长乐姐姐,这里根本就没有兰舟时哥哥,我们快回去吧……啊……。”

还想回去,好不容易把人从安王府骗了出来。

余长乐亲自出手,一把就把余长笙这个傻子推到了河里。

大冬天,虽然河水没有结冰,但还是冰冷彻骨。

“咕噜咕噜……长乐姐姐……救我……咕噜咕噜……。”

余长笙很难受很难受,她挣扎着,拼着救生的本能,可她看到,堂姐余长乐,就那么站在上面,看着,笑着。

“救命……咕噜咕噜……。”

余长笙整个人连带着脑袋都沉了下去的时候,余长乐还站在原地,冷笑着看着这一切。

傻子,你千万别怪我,谁让你,是个傻子,又夺走了那么多好的。

什么兰舟时哥哥,什么安王殿下,还有爷爷奶奶,哥哥们的疼爱,凭什么?

傻子,就该去死。

窒息,寒冰彻骨,这是余长笙恢复了意识的第一感觉,咕噜咕噜的她居然是在水里?

可自己,不是应该被雷劈死了吗?

无暇顾及太多,窒息和冰冷刺骨的感觉袭来,容不得余长笙多想,凭着强大的救生本能,她拼命的游出水面。

“……傻子你……哼,还真是命大,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再助你一臂之力。”

余长笙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岸边站着的余长乐,听到了她的话。

拼命游着的余长笙,顿时接受了一股陌生的记忆。

石头,一块接一块的袭来,太多的石头,无论余长笙怎么躲避,到底还是被砸中了额头。

嘶!

“余长乐,你再扔一块试试。”

顶着石头攻击终于坚强无比的游到了岸边,余长笙眼眸中的寒意,像冰刃,直射向余长乐。

余长乐何时见过余长笙这种眼神,竟是一下子惊得动作一顿,甚至下意识的害怕,从心底深处冒出来。

就是这么一会儿功夫,余长笙一身湿漉漉的从河里爬了出来。

“……你这个傻子还真是命大,可惜了,淹不死你,冻不死你,我也要砸死你。”

余长笙是连一口气都没能喘均匀,余长乐拎着一块大石头就走了过来。

她站着,自己趴在地上,还在缓和中。

冷,彻骨寒冷,不在水里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会儿肚子里的水,想要呕出来,都没有那个机会。

“砸死你个傻子……啊……。”

余长笙反手夺走了余长乐手中的石头,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了她身上,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招式。

就只是凭着一股劲儿,一种本能。

“啊!”

惨叫声连连,没一会儿功夫,余长乐身上,脸上,都被石头砸伤,疼痛和屈辱同时袭来。

余长笙甚至快速的扒拉着余长乐身上的披风,衣服,然后自己一一裹上。

她很是嫌弃的嘀咕了一声:“真不想穿,等会儿得多洗几次澡。”

小命要紧,现在也顾不上别的。

“啊……余长笙,你这个傻子,你敢用石头砸我,你给我等着,我爹娘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傻子……啊……。”

余长笙一脚踩了上去,正中余长乐的脸颊,靠近她嘴巴的地方。

用力,嘎吱嘎吱的响。

既然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她就全盘接受原主的一切,会完成原主的遗愿,帮她报仇,帮她照顾好她在乎的家里人。

还有,自己也会努力找办法,回自己的家!

余长笙这样想着的时候,也不忘看看脚下的余长乐,此时此刻,已经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随后,脱力一般松开了。

不是她余长笙善心,只是现在这具身体,虚弱的很。

大口大口喘着气。

“……傻子,你该死,你该死……。”余长乐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做梦都没有想得到,有天,会被这个傻子反击。

除了无能狂怒骂人之外,余长乐只能任由余长笙处置。

余长笙靠在了一棵树干上喘着气,看到地上爬不起来的余长乐,她摸到了自己脸颊上面的血液,这会儿正无能狂怒的骂人呢。

“……王爷,王妃在这里……王妃你……余三姑娘,你这是……。”

安王府管家推着坐轮椅的安王出现,余长笙扫了过去,首先,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那一个极其好看的安王。

脑海中马上就出现记忆。

安王,季晏川,大华国皇帝最小的儿子,二十岁,三年前跟随余将军出征,击退了边疆敌寇,回程路上遭到埋伏,受了重伤之时又被下了毒。

现在,只是一个坐轮椅的没有了兵权的闲散王爷,就这样,还被皇帝忌惮着。

“王爷,陈管家,都是这个傻……我这个妹妹凶残无比,她这样的人,智商有问题,人也坏,怎么配得上安王殿下?”

余长乐好不容易爬了起来,第一时间就是恶人先告状。

安王和陈管家对视一眼之后,他们齐刷刷的看向了余长笙。

余长笙冷笑着直视着他们,随后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飞起一脚。

“啊!你这傻子!”

“呼!”

余长笙这一脚的杀伤力不大,踹了一脚余长乐后,她自己也踉踉跄跄好一会儿,差点没有站稳。

“王爷,你看到了,这个傻……我妹妹她多凶狠,呜呜呜……王爷……。”

“王妃,你来说,是怎么回事?”

还是那个特别好看又奶奶的安王开口。

余长笙是个颜控,尽管前世辈分高,天赋好,十八岁就成了玄门老祖,但她对好看的人,向来都有好感。

当然,那得在对方没有伤害自己的前提之下。

“她杀我,现在,我要杀了她。”

余长笙干巴巴的说了一下,没等安王和陈管家来得及有什么反应,余长笙直接掐住了余长乐脖颈。

“呃……傻子你敢……唔……。”

“王妃,在安王府杀了人,不太好。”

安王奶奶的模样,嗓音也很好听,他微微一笑的时候,就更好看了。

明明是大冬天,寒风呼呼刮的时候,像后妈掌刮大嘴巴子,但他这么一笑,仿佛被后妈掌刮过后,给人细细柔柔上药时的舒服。

春风拂过。

余长笙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在现代看过的,这么奶呼呼的好看的安王,要是再甜甜的叫自己一声姐姐。

是不是自己都得学那些霸总男主,再叫一声姐姐,姐姐把命都给你?

“明白,我把人提到外面去杀!”

余长笙也不废话,她也没有松开掐住余长乐脖颈的手,反而直接就这么拖着人往外走。

“咳咳咳……傻子……你……王爷救命啊,陈管家救命啊,我父亲是余侍郎……咳咳咳……。”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