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锦衣一小旗 7.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传统历史
作者: 雨后青牛 主角: 沈炼 陈圆圆
36.27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0章 献计 2022-12-12 08:25: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86.51
    累计字数
  • 6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0章
简介

后世青年沈炼,魂穿到了大明朝锦衣卫小旗官身上。 原本他只想做一个富家翁,谋点小权傍身,贪财有度,好色有品。 天下汹汹,干我何事。 怎奈,乱局中小人物不可避免被卷入了是非祸端中。上位者眼中予夺予取的蝼蚁。步步为营,钻营投机,登高位,弄权柄。 然而,却发现,这家国天下,竟与自身息息相关。 眼看神州陆沉,乱世凶年,狼烟四起…… 世人只为门户私计。 沈炼怒了,这天下,老子来抗,扛他个万世开天平!

第1章 明末锦衣一小旗

折角翼善冠。

深青鸳鸯战袄。

鸾带绣春刀。

一块刻着‘锦衣卫北镇抚司东司房小旗’字的木质腰牌。

沈炼怔怔的看着,磨制光亮的铜镜之中,映出一张斜眉入鬓,唇红齿白的稚嫩面庞,他心中实在难以接受,一觉醒来自己居然穿越成了明朝锦衣卫。

明明记得昨晚公司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大会,娇滴滴的女下属轮番敬酒,席间暗示挑逗无数,美得他都找不到北了!

“亏啊,早知道会穿越,我还装什么清高,非潜了这群骚娘们不可!”

沈炼悔的肠子都青了,可惜没有后悔药可买。

内心挣扎了半天,他无奈接受了穿越的现实。

“贼老天,我感谢你全家!”

沈炼目光复杂的打量起身处的环境。

这是一间腐朽失修的偏屋,房梁上结满了蛛网,土坯墙斑驳发霉,老旧的桌椅家具布满了灰尘,可谓四壁萧然,里里外外透露着一股穷气。

“嘶,好歹是锦衣卫小旗官,不至于穷成这样吧!”

沈炼目瞪口呆,印象里的锦衣卫飞鱼服绣春刀,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虽说原主只是一介小旗官,可芝麻小的官也是官,没道理穷成这个鸟样吧。

沈炼皱起眉头,回忆起这副身体的生平往事。

锦衣卫小旗沈炼,与他同名同姓。

作为世袭锦衣卫军户。

父亲亡故的早,等到他十七岁,才袭了锦衣卫北镇抚司小旗官的职。

不过,眼下的锦衣卫冗官冗员,似他这种没背景的小旗,连个像样的差事都轮不到。

没差事,就没油水。

仅有的微薄俸禄,时不时还被上官克扣,日子过的很困苦。

前些月,总算经父辈故旧引荐,巴结上了东司房百户魏虎。

不得已变卖了祖宅家业,好一番打点,才得了应允,说日后给他派一个肥差。

可上官的嘴,骗人的鬼。

几个月苦等下来,差事迟迟没见着落。

沈炼去问魏虎,反倒遭了呵斥,险些还挨了杖责。

可怜沈炼少年心性,如何受得了这番打击,回来后就生了恶疾,最后一命呜呼。

然后就是被沈炼鸠占鹊巢。

“傻小子,一点人情世故也不通!”

沈炼叹气摇着头,他上一世在中字头企业工作,身为中层骨干,可谓深谙此道。

跑官买官,自古是门大学问。

像小旗沈炼这样愣头青的去讨肥差,难怪被人当二傻子。

锦衣卫是什么衙门,抄家破门如家常便饭,里面的油水海了去了,捞钱的门道多了去了。

打点贿赂,只是个敲门砖。

想要把肥差拿到手,还得下苦功。

不然巴结上官的人多了,凭什么能轮到你。

说白了,肥差是人办出来的。

上官缺的是这点贿赂的钱嘛,缺的是办好差事的人!

沈炼揉着僵硬的脸蛋,心中慢慢有了合计。

魏百户这条大腿,还得抱。

北镇抚司东司房百户,权位非同小可。

世人皆知,北镇抚司凶名赫赫,但在北镇抚司内,又有东西司房,西司房缉盗,而东司房专职缉事。

‘缉事’二字,多数人不知深浅。

但提到俗称东厂的东缉事厂,就知道其中厉害!

而前不久,九千岁魏忠贤又给东司房提了档——单铸了一颗官防大印,大小事可直接上呈司礼监。

简单来说,东司房专给九千岁魏忠贤干黑活脏活。

如果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

那东司房,就是专门破东林党的家,灭东林党的门。

可见权势一斑。

说起来,这位魏百户也是个狠人。

他原本不姓魏,名叫马忠良,为了攀附九千岁魏忠贤,不仅把改姓了魏,连名字也改了。

魏虎者,九千岁狗也!

也就是说,魏虎是铁杆阉党。

现在是天启五年秋,离崇祯上台东林党得势清算阉党,还有两个年头。

摆在沈炼面前,只剩下两条路。

要么安贫若素,要么投身阉党。

至于穿越者必做经商什么的,他暂时没这个打算。

没有权位傍身,家财万贯就是祸根,只是任人宰割的肥羊。

“男人什么罪都可以受,就是不能受穷罪!”

沈炼望着镜子中那张木讷儒弱的脸庞,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把锦衣卫的装束穿戴整齐,跨上绣春刀,揣上腰牌。

大明锦衣小旗官,新鲜出炉。

刚要推门而出,就听到门外突然响起女子惊呼声,紧接着就是慌忙逃跑的簌簌脚步。

沈炼一个健步追了出去,就见一个穿浅绿襦裙的女子就要跑出院子,锵的一声拔出腰间的绣春刀,低喝了声:“站着!”

女人受了惊吓,身子想停住脚,可不慎踩到自己的裙角,哎呦一声摔倒了地上。

“转过头来!”

沈炼虎着脸又喝道。

女人这才缓缓转过头,只见是个盈盈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看起来珠圆玉润,娇嫩白皙的脸蛋红扑扑的,有点可爱的婴儿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可怜巴巴的看着沈炼。

这时,沈炼才看到少女手里还拿着一个鼓囊囊的包裹,顿时笑了:“好手气,逮了个女毛贼!”

“我才不是贼!”

少女羞红着脸,急忙解释道:“我家就在隔壁,你忘了,你刚搬过来的时候,是我给你打的水!”

沈炼眨眼想了一下,还真有点印象,把刀收回了鞘,有些无奈道:“既然不是贼,鬼鬼祟祟的在我屋外做什么,见了我跑什么?”

少女麻溜的站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皱着漂亮的小琼鼻哼了声:“谁叫你两天不出门,还以为你呜呼哀哉了呢?”

沈炼失笑,这小丫头片子伶牙利嘴,还挺讨人稀罕的。

倒也是。

若不是自己穿越来了。

怕就是这个小丫头给沈炼收尸了。

不过,这更让他好奇了,这小丫头平白无故对自己这么上心,莫不是暗恋自己?

“你可别瞎想……”

少女似是察觉到沈炼突然玩味的眼神,羞的直跺脚,犹豫了好一阵,才鼓足了勇气,一脸希冀道:“你是锦衣卫,一定很厉害了,我姐姐在教坊司,要被卖给糟老头子做小妾,能不能帮我把姐姐赎回来,她已经有心上人,是个读书人,今年就要考科举……”

沈炼耐心的听完,搞懂是怎么一回事了。

昔日家贫,少女的姐姐,被卖到了教坊司,与一个书生私定终身,现在被某个有权有势的糟老头子看上了要强纳为小妾,因而想要找自己帮忙。

“虽然很同情,但我确实有心无力……你见过哪个锦衣卫住在这穷乡僻壤!”

沈炼从不是什么圣母心泛滥的人,当下果断的回绝了。

教坊司是什么地方,供奉权贵皇亲,那里的人非富即贵,远不是他一个锦衣卫小旗可以招惹的。

“我有钱……”

少女顿时急了,忙打开手里的包裹,露出了白花花的银两和首饰。

“爱莫能助!”

沈炼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歉然的叹了口气,好意提醒道:“傻丫头,财不外露的道理你懂不懂,要是别人起了歹心怎么办!”

少女眸光顿时黯淡下来,失魂落魄的就要转身离去。

眼看少女背影就要离开视线,沈炼沉默着,缓缓的蠕动了下嘴唇:“等等……你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或许我可以帮你拿个主意。”

少女马上回过身,呆呆的看着沈炼,脸上表情顿时惊喜交加:“我姐姐告诉过我,老头子叫程裕,好像是什么右佥都御史……”

沈炼一听,顿时打消了刚才的怜香惜玉之情。

右佥都御史,正四品的大员。

风闻弹劾,清流楷模。

他区区一个锦衣卫小旗,犯到御史手里,唾沫星子就能杀人。

“家姐好福气!”

沈炼半天憋了一句话。

“想不到你也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少女顿时黑了脸,厌恶的瞪了沈炼一眼,愤然跑走。

“诶,自求多福吧!”

沈炼苦笑着挠挠头,这波属实有点躺枪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