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哥哥团宠的奶团小千金是未来女帝!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宅斗宫斗
作者: 白胖白胖 主角: 李丫头-沈思南 沈祁安 沈长云
16.78万字 0.1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1章 这句话你说了五年了 2023-12-24 08:08: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1
    累计字数
  • 47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1章
简介

因为一点小错,李丫头被养母丢到外面扫雪,声称不扫干净不许进屋,可这外面的鹅毛大雪如何能扫的干净? 小家伙被冻的脸色泛紫晕了过去,这时,沈丞相带着七个儿子浩浩荡荡前来接走李丫头并更名沈思南! 暴躁四哥哥沈尘述握紧拳头,“梅花不够红,得某人的鲜血才能染红!” 沉稳大哥哥沈谨沐安抚,“莫慌,剥皮需得慢慢来。” 仙风道骨五哥哥沈长云一挥手下了诅咒,“玄术沾身,他们以后日子休想好过!” 沈家全家齐心合力将欺负小丫头的恶人惩治了一遍,带着妹妹前往京都开启宠妹生活! 小丫头无奈扶额,“有一群哥哥也是苦恼呀。” 沈家全家都在小丫头面前争宠时,五哥哥突然算出小丫头身世实在不同凡响! 惊了!竟然是未来的女帝!会统一七国的厉害人物! 沈丞相炫耀道,“不亏是我闺女,就是厉害哈哈哈!”

第1章 找了五年的沈家小千金!

临近年尾,李家村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雪天!

气温也达到了历史最低,每个人都穿上厚厚棉服,坐在火炕上笑说着瑞雪兆丰年,然而,村东头一家村户里,一名仅五岁的小丫头正在寒风瑟瑟中扫着院里落雪。

屋内传来妇人的谩骂,“买你回来就是伺候团哥的,眼下让你喂饭都能喂到地上,你还能干啥?!小贱蹄子记住了,不把外面的雪扫干净别想进屋!”

被骂小贱蹄子的李丫头害怕得缩了缩脖子。

是三岁的弟弟嫌弃饭不好吃伸手打翻了,可娘亲只怪她。

不过,习惯了这种日子的李丫头倒也没特别委屈。

素日里但凡有气,爹娘都会撒在她身上,非打即骂,只是今日太冷太冷,她有些撑不住的敲敲门,奶音央求,“娘……等雪停了我再扫可以吗……”

小脸小手冻得通红,皮肤都冻裂了,她冷得身体发颤,紧了紧身上薄衣,往年这件薄衣是能抵御住寒气的。

“滚!”屋内李氏怒斥,一脸烦躁,感觉到团哥拱她胸口,她脸上瞬间温柔,掀起衣服将口粮从团哥嘴里。

李丫头收回颤抖的手,不敢再敲,她小心地拽着扫把缩在一处墙角,拍掉身上落雪把自己窜成一团。

每次冷,她都会缩墙角,墙角窄小,自己窜成一团,再用一片木板挡上,会暖和很多的!这个秘密只有她知道呢。

李丫头知道自己是用一斤肉买来招弟弟的。

她来的第二年弟弟就来了,娘常说,等她长大就找一户人家卖了当媳妇,再用卖她的钱娶媳妇。

小小的人儿并不清楚其中的意思,只知道自己被亲爹娘抛弃,这个爹娘也会抛弃她,她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儿,连村里小伙伴都不愿意跟她玩……

好冷……

李丫头又开始发抖起来,冷气透过木板,钻进她身体里。

“死丫头躲懒去了?!”李氏心气不顺,越想越烦,那么好的饭掉在地上,给狗是真的浪费。

把李丫头从角落里拽出来狠踹,“死丫头敢偷懒?!这雪这么大,团哥想出来玩摔倒怎么办!让你干点事都干不好,去!给老娘去扫雪!”大手掐她大腿。

“娘……我我饿了……”她一天就吃晌午的一顿饭,眼下饿得不行。

春日里她还能跑去山里面挖东西自己弄火烤着吃,可冬日山上都光秃秃的。

“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李氏烦躁,揪着李丫头耳朵到院子中间,“扫!不扫完,不许吃饭!”

小家伙可怜巴巴地继续扫。

好容易有点暖意一下子被寒冷代替,她身子不住地颤抖,手脚冻得都没知觉了,而李氏穿着厚厚棉服,站在一侧冷冷看着。

“娘~娘~”

李氏脸色一变,“诶~娘来啦团哥。”看向李丫头恢复横眉冷竖,“扫干净点,等雪停了团哥要出来玩摔倒了我揍死你。”

李丫头抬头,渴望地看着木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窗户上倒映着屋子里一家三口的影子,欢声笑语从里面传来,她满是羡慕。

寒风吹过,像针一样,李丫头疼得受不了,想抬步进屋取取暖,刚迈出去一步整个人摔在地上!

冷风刮过。

李丫头用力往屋那边挪,可她太冷太冷,冻到身体僵硬,无法挪动半步,冻到哭不出来。

小小一团下意识缩成团取暖,身体和脸冻到发紫!

好冷……

娘……我好冷……

“娘……我,我好饿,我好冷,娘……我想进去待一会,就一会会……”她的声音细若蚊声,屋内欢笑的两大一小根本听不见。

渐渐,李丫头感觉身体开始回温了,隐约间,大门被打开,爹娘带着弟弟笑着喊她快进来,笑容很温暖,很温暖,她缓缓勾起唇,“娘……爹……”

“砰——”

院子大门被踹开。

门口站着一群人,为首是一名年长男子,身穿暗紫色锦袍,胡须花白,头戴黑帽,一双眸子锐利得宛若天空中盘旋的独鹰,十分锐利!

屋内一家三口被这声巨响吓一跳,李氏丈夫李勇走了出去,膀大腰圆地站在门口,横眉一竖,“你们是何人!”

他观察着面前数人。

发现他们身上穿着一瞧就是富贵人家,富贵人家为何要闯进他家门?

村子不大,谁家有事整个村子都知道,这一行身穿锦袍的富贵人家一进村立马就招惹了众人注意,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瞧见他们进了李勇家,窃窃私语。

“没听过李勇家有什么富贵人家的亲戚啊,这群人干吗来的?”

“这是谁家打算接济穷亲戚吗?”

“我瞅着不像,像是寻仇的。”

这边,一名身着竹月色暗花锦袍男子一眼看见院中小女孩,他脸色大变,大步流星走过去,“南南!”

其他人也闻声色变!齐刷刷跟上去!

地上小人面色发紫,气若游丝,冻到缩成一团冰冷僵硬!

竹月色锦袍男子名唤沈长云,他双眸因心疼而染上红,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呼唤生怕惊到了小团子,“南南……五哥来接你了……”

小团子动都不动,紧闭着双眼,嘴角却扬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沈长云恨恨咬牙,将他交给身后的二哥沈祁安,“二哥,速速去马车!”

沈祁安颔首,快速将小家伙带去马车上的软榻上。

马车有暖炉,暖如春,小家伙脸色立马缓和了一分,见状沈祁安松了一口气,把脉时眉头深深皱起,赶紧施针抢救气若游丝的小家伙!

片刻,沈祁安掀开马车窗帘一角,盯着院内的李氏夫妇。

那边,沈长云脸色冰冷如雪,“是你们让南南在雪地里挨冻的?!”

李勇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明白此刻什么情况,刚要怒喝就被李氏拽住,她抱着团哥,佯装一副慈母样道,“哪能啊,这是我家养的丫头,怎么可能让她在寒天中冻着?”

“是这丫头跟弟弟赌气,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啦,我们找了半天没找到刚回来商量着会去哪里,她自己偷偷回来不告诉我们……”

李氏看得明白,这就是来寻死丫头的。

穿得富贵,定然能讹上一笔,又出口,“你们是何人?我家养了五年的丫头,你们二话不说带走,实在太过分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