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界领导诸子百家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 异世大陆
作者: 二顷田 主角: 温理
19.74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9章 领袖 2023-08-31 10:28: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8.59
    累计字数
  • 34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9章
简介

这里是中原,但这里有吸血鬼,有忍者,有精灵。 九州大地,尽是百家争鸣,九流子弟统御世界,纷繁的功法组成灿烂的世界,当异人来袭时,谁才是命定的猪脚!

第1章 孑然又“一身”

姑苏城里近来最热闹的事不过是新贵温家嫁女,温家有女四,个顶个的绝色,加上自娘家得了势,眼光更是要抬得极高,这位出嫁的长女温南嘉配的便是青阳伯爵府的嫡二子顾景桓。

这个顾景恒虽说是个袭不了爵位的,但难得的是此小子文采斐然,是得了朱家人金口点化入了儒家滴正统的,将来的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

此时的温家早就是忙的不可开交,各房准备的一应物件都在有条不紊的合计着,这刚刚跻身高门,第一件家门大事是一点也不敢马虎,横竖是要搏个脸皮!

温家一共三房,是极其庞大的家族,大房家主温柏,妻是柳氏有长女温南嘉,子温珩、温瑜、家中分别行四、五。二房温松,妻是何氏,育有一女温北柔,家中行六。三房温樟,妻为林氏,育子温珏,行三。女温东绮、温西纯,分别行七八。四房温槐,妻为房氏,有子温瑞,家中行二。其余妾生,家生子不胜凡数。

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院落必然占地巨大,其间屋舍俨然,阁楼林立,环廊缠绕,下人分一二三等着红青绿袍,小厮清一色的黑色劲装,林林走过,各有其属。而在西北角一处,确是静谧非常,好似丝毫没有被这热闹打扰,紧锁院门,红联也跟贴到这儿就没了似的,显得这院子孤零零的,但就是不扎眼,叫人提不起兴趣来。

院中一少年正绑着一身沙包似的东西习练着什么,一会儿招似猛虎,一会儿又身似狡兔,这若是让外人看来定然要好好笑话一番。

待练的满头大汗了,屋内正绣着花的年轻妇人瞧了瞧,放下手里的活儿端起茶盏走出门来,一脸慈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边擦汗边关心道:“理儿不去瞧瞧么,你大姐姐出嫁,前院可是热闹了,填个人手也是好的。”

温理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面具,又看了看角落里扫地的老妇,摇了摇头:“这鹤身面具别撞了忌讳,还是不去了,大姐姐平日里待我好,我自给她寻个礼物使人送去就是。”

妇人也看出来了温理的顾忌,又低头想了想,也就没再说什么,赶紧问起来方才温理练的这身法,倒是十分有趣。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温理对眼前这位温柔慈祥且美丽的母亲很是喜爱,她对自己的爱是切实可以感受的,这在这座城一般的府十分的珍贵。于是不耐烦的解释着这五禽戏的由来和好处,也顺带着教习母亲。

至于温理为什么会带着鹤身面具,这就要说起温理的出身,温理属于二房,其父温松,妻何氏只为其育有一女,其人怪癖非常,妾室众多,每一个都要当做宠物似的起一个动物的名字,虎豹夫人更是寻常,温理的母亲便是鹤夫人,自入府的那日起,她便没有了姓名,就只是鹤夫人,或许温松也不知道,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宣懿。

但之所以温理要佩戴鹤身面具不是因为温松的怪癖,而是……温理实在……太帅了……。

这完全得益于温理有个绝色的母亲,宣懿的美貌放在整个温府都是一顶一的存在,当年温松随祖父温度援助西域,回来宣懿被带回府的时候更是惊艳了整个姑苏,行船画舫,口口相传的都是宣懿二字,神乎其神,可不久之后人们便遗忘了这位被圈养在温府的美妾,似乎温松自己也遗忘了。

温理出世,惊为天人,因是温松第一个庶子,请来大师卜卦说有冲煞温家嫡子的命脉,切不可以面示人,于是打小温理就带上了、面具生活,温松也再没来过鹤鸣轩。

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十数年,其间温松更添庶子,却何氏却再无所出,这更印证了温理冲煞嫡子的偈句。白眼尽出,院中也总有一老妇监视,使温理不敢摘下面具。

大族家长之权犹重,温家这种冲击世家的家族自然更要求沆瀣一气,不敢有闪失,所以温理倒不至于被赶出府去让人看了笑话,但可以想见的是,日子并不好过,平日里的吃食短了也就罢了,冬日的碳火却也少了许多,更多是烟碳,烧不得。

“母亲,晚间我再出去一趟,你可要把果碳点上,今日风大,这西北角上尤甚。”

温理一边交代着宣懿,一边收拾着手里的东西。

宣懿当然看出了自家儿子近年来的不同,尤其是年满十六府上准了出府之后,更是时常带些珍贵玩意儿,这院里的日子才没那么难过。一想到这儿又生怕儿子做些什么吃苦冒险的活计,于是担心的劝道:“理儿,眼见府里就要测几位郎君的资质,到时候过了府里的测试也是够格的,儿可千万不要再冒险做事,往前那些伤……娘是担心极了。”

温理看着一脸关切的母亲,温柔一笑,赶忙安慰道:“母亲,儿子知道轻重,不会乱来!”

说完就要出门去。

宣懿见孩子就是不提几日后府里测试资质择选流派的事,于是又出声拦住温理道:“理儿…你,究竟是怎样想的?这是个好机会,娘不想你为了这些琐事再操心。”

温理又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令人心疼的母亲,他知道这些年她受了怎样的苦,也知道那位风流的父亲带给宣氏一族的灾难,也明白择选进入九流的好处。于是走上前拉住母亲的手说道:

“母亲,孩儿一刻也不曾忘记见不得人的日子,但便是我参加择选又如何?温家终究是珩哥儿他们的温家,若是我资质不行,无非叫他们笑笑罢了,若是我资质远盛他们?难道母亲还信温家愿意一个庶子出头不成,您别忘了,温家总归是跟在朱家后头吃饭的,最看中这个。”

宣懿的脸色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情形,但她就是不甘心,凡事有个转机,命不行便是一辈子都要仰人鼻息,不得出息么?

想着便更是悲怆,温理鹤身面具下的双眸透着心疼,但又转为坚毅,他觉得似乎可以告诉母亲自己在外边的布局了。

但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安慰了几句隐瞒了下来。一切还是等自己参悟九家功法运行的好。

告别了母亲,温理来到了城南一处破败建筑,他是甩了好几个府里的爪牙来的,虽然知道每个郎君要出府都要有这个待遇,温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自己的鹤身面具在府内是个笑话,在外边便是隐藏身份的一大利器,随便糊上点什么便神不知鬼不觉。

小心的推开破败的门,里面确是一副井井有条的模样,丝毫没有废旧院落的样子,一处房屋更是闪着烛光,温理了然一笑,这小子一猜便未睡下。

走近房屋,上了门阶,温理就感觉到一阵寒意,立马侧身闪过去,果不其然,一只利箭猝然飞了过去,震颤着定下了远处的大梁之上。

温理心里骇然,但随即大喜,猛的推开门,惊讶的问道:“你真给做成了!”

屋内布满了纸张器具,刀枪棍剑机关甲术,一堆纸张内赫然站着一位银发少年,眼框上带着一副黑色的圆状物,神色俊酷的轻声说道:“这弩,当世无双。”

而少年脸上的物件,是温理带来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几件东西——墨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