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在修仙,陛下请宫斗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宅斗宫斗
作者: 折耳根柠檬茶 主角: 李欢迟 陈初平
73.33万字 0.2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38章 番外.他是龙.下 2024-01-12 21:20:04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0.8
    累计字数
  • 48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38章
简介

【妖艳贱货狐媚子X嘴硬心软假道士,伪替身,双C,小虐,he。男主不是真狐狸精】 师父失踪,门派抛弃。 李欢迟被当做炮灰塞进辰国宫闱,去偷一样东西。 一开始她战战兢兢,小心敬慎,生怕自己被卷入什么什么事件小命不保。 后来发现,怎么她好吃好喝也没干啥,欺她害她的人都倒霉了? 等察觉到危险想跑的时候,才发现为时晚矣。 陈初平:“你要什么我都能给,我嘛,只想要你。” 李欢迟:“我真傻,真的,当初我就不应该进这宫。” 她以为自己只是他某个求而不得白月光的替身,后来发现,不过是明月皎皎,揽镜自照。 陈初平:“夫人,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一辈子都爱你。”

第1章 一人一个奥斯卡

时近初夏,正午的太阳已经晒得人有点睁不开眼

李欢迟跪在地上的膝盖已经有些麻木,看着面前自己的汗水印,心里把那章婕妤骂了百八十遍。

她心中掐着数,再有几分钟她就跪够一个时辰了。

前两日她刚进宫,这是第一次前来拜会皇后。

皇后没说什么,会后各自散去,她却被章婕妤叫住,以礼仪不端为由罚跪在这露天地里。

“行了,时间到了,你回去吧。”

又等了片刻,一旁计时的宫人开口,守着她一起跪着的小宫女涟漪才赶紧扶她起身。

李欢迟揉着失去知觉的膝盖,几乎要仰天长叹。

她一个仙门弟子,怎么就沦落得要在这破地方跟人扯头花了?

十多年前,李欢迟还是个二十一世纪好青年,嘎一下挂掉,来到这个世界。

群雄逐鹿,问鼎中原,正是热血青年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然而这跟她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四体不勤的菜鸡必然不大。

好消息是她自幼被留春派明月堂堂主唐月收养,本以为抱着这位如师如母大佬的大腿就能筑基金丹元婴出窍渡劫化神飞升一气呵成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半年多以前,就在一次常见的门派事务中,唐月失踪,下落不明。

祸不单行的是,因为唐月的失踪,留春派中其他堂主趁你病要你们命,将明月堂的弟子们都赶到了外门。

为了不彻底被扫地出门,他们只能在外门中接一些活计,打工度日。

于是分到李欢迟头上的,就是进入辰国的皇宫,寻找门派丢失的藏品妖鼎。

从修仙剧本一下子换到宫斗剧本,李欢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光荣罚跪了。

以前玩宫斗游戏她能开修改器,看数值,查攻略,现在真人下宫斗副本,要是玩不好,那可真的会game over啊!

虽然他们平时修炼也要锻炼身体,但没人会专门去炼膝盖,李欢迟一时半会腿还不能走,那计时的宫人也不走,在一旁看笑话似的看着她。

“小主今日能凭着脸获荣宠,可规矩是断不能废的,毕竟姿色只是一时,在宫中生活,还是得倚仗着贵人们。我家婕妤也是为了小主好。”

不知是久因为跪还是太阳晒的,李欢迟一张脸苍白如玉,嘴唇失了些血色,却也如桃花一般娇嫩。只一双眼,冷冷清清,漆如浓墨,满是隐忍,看不出情绪。

那宫人看着她,不由得心中一动,感慨有人真是老天赏饭,不过这饭也要看吃不吃得到嘴里。

其实李欢迟心里已经骂翻了天。

她进宫只几日,和她一同进来的还有好几个,偏生她被盯上,就是因为这张脸。

她的脸当然没什么不好,只是这脸,好像与辰国皇帝陈初平的白月光有些相似。

宫中俱知这位纵横捭阖焉州大陆的君王心上有一人,然而具体是谁,所有人都讳莫如深,但宫中女子皆求能似那人三分得君王恩宠。

所以之前李欢迟混进选秀,被他一眼看中,封为美人抬进宫来,还专门赐了解语宫居住,日日宠幸。

她进宫是为了找东西,当然不可能让他睡了,所以其实皇帝在她那是日日两道符咒定身睡到天亮,但别人不知道,只当她宠冠六宫。

这样的出头鸟,自然得好好敲打敲打。

李欢迟不想让人继续看笑话,忍着膝盖的痛和涟漪一步三抖回到解语宫。

稍晚些时候,这场体罚的罪魁祸首便来了。

“陛下。”李欢迟迎上去时觉得自己膝盖的酸涩快转移到脸上,她有点笑不出来。

陈初平一眼就看出她走路姿势有些奇怪,伸手扶了她一把:“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李欢迟求之不得,虽然一旁的教习孙嬷嬷虎视眈眈,但她依旧是坐下了,看着面前的人,酝酿了一下情绪。

辰国皇帝陈初平,年方二十七,登基却已有十二年。其实李欢迟觉得叫他辰王更适合,毕竟这还不是一个大一统王朝。不过辰国也算是一方霸主,将来若有人能统一天下,陈初平确实是很有力的竞争者。

陈初平不知她脑子里在想什么,只笑着问:“今日见过皇后,没为难你吧”

皇后倒是没有为难,但是别人为难了。

反正她也没想着在这破地方和人和平相处几十年,姐姐妹妹虚情假意,等拿到妖鼎她就跑路,有气干嘛隔夜出。

“皇后娘娘爱幸,却是没说什么。不过章婕妤教了妾些规矩。”她垂着眼,一副可怜模样。

不就是白月光吗,演,都可以演。

“教了美人什么,说与孤听听。”

“也没什么,就是章姐姐觉得妾跪姿不端。”她揉着自己的膝盖,一旁的涟漪也很识相,接嘴道:“主子在午时跪了整整一个时辰,饶是奴也心疼呢。”

陈初平面上似笑非笑:“唔,宫中规矩是多,美人费心了。”

心倒是不费,就是太费膝盖。

见告小状讨不着好,李欢迟也懒得与他再说,悄悄白了他一眼,男人的宠爱真是比白纸还不如。

他这段时间都是在解语宫安置的,于是照例安排晚膳。

孙嬷嬷看着李欢迟怒气冲冲炫了两碗饭,在旁边把脑袋摇成拨浪鼓,空有这张脸有什么用啊,这脸给别人指不定已经爬到四妃位份上去了,这位是饿死鬼托生吗,陛下伸手的菜也敢抢盘子!

一顿饭吃得孙嬷嬷脊椎病都要摇好了。

戌时初,她识相地将李欢迟带走收拾了一番,看着李欢迟膝盖的淤青叹了口气:“小主还是急了些,有些事不说比明说更有用,陛下若是自己看到您这样,必然是要心疼的,到时候再说起,那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这位的宫斗段位就比李欢迟高,她点点头表示听进去了。

但是这腿肯定不可能让狗皇帝看的。

等宫人们都退下,陈初平还倚在一堆靠垫中看奏折,他微微蹙着眉,似乎是什么要紧的事。

李欢迟好心等他看完,才灭了灯走过去。

翻身上床的同时,两手捏诀。只肖一碰,他便直挺挺倒下去了。

她从百宝囊中寻了一个白流苏似的东西挂在陈初平脖子上,据说那是撮腓腓尾巴毛,有一些能让人好梦的功效。

那还是她小时候总做噩梦,唐月给她找来的。

虽然不能真睡了他,但是既然借了他的宝地,让他一夜好眠也算是种补偿。

听着外面没什么动静,李欢迟才换了身衣服翻窗而出。

虽然她真的不想上夜班,但找那妖鼎肯定不能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

她脚步素轻,来去无踪,等了片刻陈初平才坐起来。

刚才她太着急,为了配合她演戏,他也只能硬倒下去,折子都被甩到一边。

他将奏折拿过来仔细折好再放到枕头底下,这才又学着刚才的模样躺倒。

李欢迟若是看到刚才这一幕,估计要连夜收拾包袱跑路。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