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反派被师父带飞了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折耳根柠檬茶 主角: 落重曦 落长天
57.47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5章 番外.外星神现代生活指南 2023-07-02 18:25: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0.8
    累计字数
  • 50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5章
简介

被雷劈死的宋曦曦穿到一本修仙爽文里,重生为落重曦。 但是是个炮灰。 原著中的落重曦,是个因为暗恋原书男主嫉妒原书女主,到处作天作地,最后被别人拆穿真面目落得人人唾弃,最后惨淡收场的极品炮灰。 小命要紧,她决定夹起尾巴做人。但很快,重曦发现自己的师父不太对劲。 女主入山他不收。 男主的奇遇被他顺走。 男女主的桃花他让人给棒打了。 拳打天道,脚踩命运,总之他杀疯了。 落重曦:师父你到底拿了啥剧本啊,崩人设了啊!

第1章 十年之期已至,恭迎师叔祖回山

云北镇比平时热闹,今天是赶集的好日子。

桥南开阔地,杂耍的,卖手艺的,小吃百货,胭脂水粉,各种摊位挤作一团。

在人群最边缘,一个小摊子支在柳树下。

一把叠椅面前,摆着一块两尺长一尺宽的粗布,粗布上垫着油纸,上面罗列着整齐的各式药材,旁边还有个不大的木箱。摊头挂三角旗一面,上书四个大字——疑难杂症。

摊主盘腿坐在地上,旁边有个无人的小叠椅。

这个医药摊前人不少,仔细一看,全是些大姑娘小媳妇,倒不是来看病,推推挤挤并不上前,只是不时发出阵阵哄闹和笑声。

“郎中,奴最近总觉得胸口闷闷的,好似缺了些什么,你可有头绪?”

一个女子被她女伴们推到摊前,她一把罗扇半掩芳容,眉目含情眼波脉脉。

“请脉可知。”摊主拿出一根红线,递给对面的客人。

“没那么麻烦,我知道她缺什么。”女子身后,另一个女人大声说道:“她缺你啊。”

此话一出,四面围观的群众都笑了起来,摊前的女人倒也不害羞,依旧笑看着摊主。

宋曦曦回摊位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这位姑娘,不管你缺什么,胸闷是很严重的病,行气不畅,气血堵塞,至周身运行不畅,一朝病发,轻者瘫痪,重者爆体而亡。”宋曦曦走到摊后,站在摊主身边笑着说。

“尤其最近天热,您到这样人挤人的地方,气息流动分外受阻,动情还是动气都无益身心,实在劝您多加保重,好自为之。”

把女人和她的伙伴气走后,宋曦曦一屁股坐在叠椅上,以手做扇给自己扇了扇风。

“观她周身气息,并无疾病。”摊主寻了把蒲扇给宋曦曦摇着,说出自己的疑惑。

“你就是这样才老被占便宜。”她叹了口气。

宋曦曦一直不懂落长天是真傻还是大智若愚。

他会的东西非常多,即使放在现代也是个全能型人才,但情商离奇的低。可能是上天给他开了太多门,象征性地关了一扇窗。

“给,卖药的钱,这边的济世堂也太抠了。”她拿出一个钱袋子丢给落长天。

“不再置办些什么吗,集市东西很全。”

“不用了,又不缺什么。今天应该是没病人了,我们早点收摊吧,还能逛逛。”

落长天点点头,麻利地把东西收进背篓,习惯性地把她一起抱在手臂上。

宋曦曦重生到这个世界时,还是个婴儿。

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投胎了,但上辈子被雷劈死的经历太过惨痛且清晰,如果是投胎,那孟婆也太不负责任了。

从她有意识起,落长天就在照顾她。

所以等她可以说话,第一句话就是:“爹。”

“我不是你爹。”沉默寡言的男人否定了她的猜想和之前做的一切心里建设。

宋曦曦第一次说话以后又沉默了很久,各种亲辈爱恨情仇,故人遗孤的故事交替在她脑海里上演。

落长天纳闷地看着她好像又不会说话了,并且时常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他的否定,打击了孩子的自信心。

但他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对那么小的孩子说什么她能听懂。

于是两边都沉默着,直到房东大娘过年时来看他俩。

“哟,你这孩子一岁多了吧,怎么还不会说话啊?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善心的妇人带来一碗饺子和一碗奶糊糊,她不顾宋曦曦的挣扎,把她翻看了一圈以后用担心的眼神看着她。

“你一个男人家,孤身带着个孩子也是苦,你家别的人呢?也没见来往。”

“大概都死了。”落长天接过宋曦曦,轻轻拍着她的背,“我在战场上捡到曦曦。”

她这才晓得,原来自己是被捡来的。

落长天并不像有钱人,而且四海为家,但给她的东西无一是次品。

等她长到能走路时,他们拜别了常住的那个小村和房东大娘,开始游历,最近住在云北镇外十多里的小村子。

坐在落长天手臂上,视野非常开阔。头顶的太阳晒得她有点热,偶尔有清风拂发,她半眯着眼,看到不远处的桥上和旁边小馆子的二楼都有人往这边望,更有大胆的,从楼上往下扔香囊荷包。

西南方少民居多,民风彪悍性格奔放,例如刚刚调戏落长天的女子,倒也不是第一例了。

“又来了。”宋曦曦躲过一个直冲她面门的荷包,从落长天的背篓里抽出一把油纸伞撑开。

“什么?”落长天微微抬头看她。

虽然经常日晒风吹,但面前这张脸和糙扯不上一点关系。

健康的象牙白色肌肤,眉深且舒展,桃花眼却在眼尾变得锋利,目光清澈有神。鼻骨挺直,嘴唇似笑非笑。

整张脸说不上硬朗,也不算阴柔俊秀美,是一张健气的,差不多弱冠岁数的年轻人面孔。

而且十年了,他一点改变都没有,宋曦曦推测他可能二十七八岁,不过从来没听他提过,也从没见过他的家人朋友,两个人就这样相依为命。

“没,好热,想吃冰镇甜汤了。”

落长天在下个路口调整了方向,真的找到一家糖水铺。

两人一落座,附近几桌客人的目光就老往这边瞄,宋曦曦吃得极不自在,几下喝完就拉着落长天走了。

“这地方人也太豪放了。”走远了些,她叹着气。

他们已经走到镇子边上,虽然人还是不少,倒是没之前那么密集,于是她下来自己走着。

“天热了,可以往北走。”落长天想了想,提出办法。

“我的菜还没熟呢,再看看吧。”

落长天是个游方郎中,一路上顺便采药倒卖,开始宋曦曦帮不上什么忙,只靠着基因里的传统艺能,在房前屋后种点菜节省开支。

前两年她也开始学习认药材,背药方,现在偶尔能打个下手,抓个简单方子不至于吃死人那种。

把云北镇的喧嚣丢在背后,两人拐上一条山道。

如果从大路走,要绕远一些,但山上有只容一人过的小路,平时常有人走,倒也方便。

进了山,林深草密,光线黯淡不少,气温也徒然下降,山风吹来,完全感受不到一丝初夏的温度,静得让她有些心慌。

“我们回大路吧,这里好安静。”她拉着落长天的衣角,迟疑道。

“别怕。”

落长天一向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之前他们从一片匪患严重的地区路过,他也从不避退。

走到快山腰时,前面风吹树动,宋曦曦的不祥预感达到顶峰,拉着落长天不走了。

“曦曦感觉敏锐。”落长天摸摸她的脑门,又朝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山道:“还不出来。”

不过眨眼间,刚才还空无一人的山道上就顺着跪了一排人,他们穿着青灰色的长袍,看着一个个背上还背着剑。

“十年之期已至,恭迎师叔祖回山。”

果然现实听到龙王文学真的很奇怪,宋曦曦捂脸。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梦想的种田生活就此崩殂。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