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我有神医系统,院里全乱套 7.5
完结 签约作品 轻小说 影视同人
作者: 苏寒风 主角: 何雨柱
16.7万字 0.2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1章 大结局 2024-01-01 17:35: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68.64
    累计字数
  • 5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1章
简介

他穿越成了受气包的何雨柱 他原本想要苟住和平发展 偏偏事情就是不停的找上他 冉秋叶,吴京茹,于莉,秦淮如为什么都要半夜三更敲他家的门 许大茂为什么要服服帖帖的叫我大哥 他搅的四合院鸡犬不宁

第1章 魂穿何雨柱,我棒打棒梗

何雨柱揉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打量着四周环境。

他本是二十世纪正在为考试愁眉苦脸小青年。

哪想到会魂穿到四合院何雨柱身上。

这情满四合院从上到下只能用四字行容禽兽不如。

而他何雨柱是第三轧钢厂食堂厨师,憨厚诚实,人送称号傻柱。

更是寡妇秦淮茹那吸血白莲花的无偿献血者。

光想想他就觉得傻到了家。

还没等他顺清思绪,大院中就传来许大茂的声音。

“傻柱,你个偷鸡贼给我滚出来,好好人不做,偏要做贼啊!”

许大茂张嘴就不问青红皂白,给他戴上顶贼的大帽子。

何雨柱微皱起眉头,烦躁地迈着步子走出房门。

他才穿越过来,就碰上挑事的了,刚好给这人颜色瞧瞧。

毕竟按剧情讲,这鸡是他从单位顺来的。

不过后来他为了秦淮茹那白莲花,还傻乎乎揽下此事。

当了棒梗的背锅侠。

不过现在的他肯定打死都不会认。

至于秦淮茹爱哭又闹,管他屁事。

棒梗的便宜后爹,谁爱当谁当去呗!

反正他何雨柱不奉陪。

“许大茂,就你嗓门大吗?我偷你鸡,偷了回来就炖,等你上门来抓我呀?”

何雨柱这番话把许大茂给怼得没了下文。

按何雨柱说法,这事确实不对劲。

他没道理偷完鸡,等他许大茂上门来抓。

“我不管你鸡从哪来,我家鸡没了,而且就你家在炖鸡,你还要解释?”

许大茂伸出手指着何雨柱,认定他就是那偷鸡贼。

况且院中调解邻居矛盾的大棒慈父二大爷刘海中也在过来路上。

今天他许大茂就要看这何雨柱敢不敢偷了鸡还不认。

“许大茂,你去查清楚,在滚过来吧!”

何雨柱烦躁的挥了挥手。

今天他偏就要许大茂鸡被偷了还无可奈何。

“今天这事不解决,你别想走。”

许大茂伸手拦住准备回房去的何雨柱。

“这事可能真有误会,大家都邻里邻居,要不算了吧!”

秦淮茹走上前来急忙地劝解。

因为鸡是她儿子棒梗偷得,她能不着急嘛。

“邻里邻居的还做出偷鸡勾搭,真是不要脸!”

许大茂拉开秦淮茹,就要去扯何雨柱。

何雨柱刚准备推开许大茂时。

他便被秦淮茹一脸泪水地扯着,走到墙角处。

“那只鸡是棒梗偷的,但他年纪还小这件事情你能不能……”

何雨柱还没说话,许大茂便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

“什么?鸡棒梗偷的,棒梗人呢?”

许大茂话语才落地。

秦淮茹就泪如雨下地望向他。

可许大茂他也不能让自家鸡就这么平白无故地被别人吃了。

“他年纪还小,这事我给你道歉,后面你要怎么办?全部冲我来,好吗?”

秦淮茹又哭又闹,扯着许大茂袖子不准他走。

原本何雨柱拿这秦淮茹还头疼。

他真感谢许大茂会偷听。

毕竟穿越来的他才不会选择去包庇旁人。

许大茂眼神在秦淮如身上来回扫视,陷入犹豫状态。

何雨柱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看戏。

而得到消息的贾张氏一风风火火赶了过来。

本来偷鸡事就脸上无光,现在还越闹越大。

贾张氏一来就往地上一躺,来回打滚,嘴中不停的喊着。

“老贾啊,东旭啊,快来把欺负我们的人都带走吧!”

何雨柱就知道这句经典台词,脸上冷笑着看这许大茂如何应付。

俗话说的好恶人自有恶人磨。

贾张氏又哭又嚎那架势比秦淮茹还猛。

许大茂真招架不住了,可好好的鸡就这样没了,心里头气啊!

“这事你们想私底解决话,必须赔钱。”

许大茂脑袋都要被她们哭声给吵炸了,迫不得已才做出退步。

他早知道就拿何雨柱那傻子要钱。

也没这么多破事。

“赔钱?我们孤儿寡母哪有钱赔啊!老贾,东旭啊……”

贾张氏张口闭口就是这两人名字,简称就是招魂法术,谁能招架的住。

“雨柱,你能不能帮我先垫下。”

秦淮茹无奈求助眼神望向何雨柱。

邻居围观过来越来越多。

而这事终归她们不占理。

许大茂双手环于胸前,他很烦躁,但鸡不能就这样送人。

何雨柱眼尖的看到棒梗正躲在人群中。

他大步地走上前去将棒梗拖了出来。

刘海中这老狐狸也终于跟着走了出来。

看来他早就到了见事情麻烦,便躲着呢。

“大茂,迫孩子还小,要不大事化小,算了吧!”

许大茂听着刘海中的话摇了摇头。

而棒梗抬着头丝毫没有错的意思。

许大茂站在原地也没动。

他鸡没了,不管谁来劝,心里头都放不下。

“二大爷,这孩子小时候不管教好,长大还下得了地?现在是偷鸡,那以后不得偷金偷银?再大点不得去抢银行啊?”

许大茂这话把躺地上的贾张氏怒火给点燃了。

她还不允许外人如此评判她孙子。

“许大茂,孩子还小长大肯定会改,你这话什么意思?欺负我们家没男人吗?”

贾张氏咄咄逼人,句句话都在袒护她孙子。

秦淮茹也一脸可怜巴巴地盯着许大茂。

就在大家都下不来台面时。

何雨柱脱下棒梗裤子,扬起巴掌狠狠地抽打在他屁股上。

一下接着一下,不讲丝毫情面。

棒梗哇的声大哭起来。

贾张氏赶快跑了过去,一把推开何雨柱,将孙子紧紧地抱在怀中。

她眼神警惕扫视四周环绕众人。

“傻柱,你他娘的,我孙子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贾张氏赶快哄起还在哭闹中的孙子。

“许大茂,孩子我给你教训了,如果你觉还不解气,你自己上手。”

何雨柱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许大茂。

他巴不得许大茂不愿意放弃这件事情追责。

“大茂,这钱我们真拿不出,孩子也打了,你看能不能算了,大家都是邻居嘛!”

秦淮茹只能希望许大茂就此作罢。

“你们这样惯着孩子,迟早会出事情。”

许大茂气匆匆地甩门而去。

他再闹下去,就显得小肚鸡肠。

毕竟孩子都挨打了。

街坊邻居对棒梗行为指指点点。

这下好了,大家都知道棒梗偷鸡的事了。

“淮茹,这事我只能如此解决。”

何雨柱脸上带着假笑。

他还不想过早和这吸血白莲花的秦淮茹撕破脸皮。

毕竟这白莲花对许大茂的克制作用挺大。

“你刚才为什么不把钱给许大茂,偏要打棒梗?你知道今天这事会给棒梗带来多大影响吗?”

秦淮茹看着逐渐散开的街坊邻居。

她直接拿出副女主人的姿态对着何雨柱怒斥。

“许大茂早把我工钱借走了,我拿啥帮你?难不成你要我去卖血啊?你心这么毒吗?”

何雨柱学着秦淮茹表情楚楚可怜起来。

秦淮茹支支吾吾不再说话。

而棒梗还在不停地哭闹。

贾张氏她那看向何雨柱眼神,是真恨不得要一口吞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