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世界,我打不死很正常吧?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 东方玄幻
作者: 神奇的太空人 主角: 天元
16.15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8章 只会杀人不会打架? 2023-10-07 21:50: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6.15
    累计字数
  • 27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8章
简介

要钱做什么?有剑就行; 要名做什么?有剑就行; 要女人做什么?……这个可以要 人在剑在,唯剑唯我。

第1章 天元

苍羽世界,南域,一处偏远的村庄。

“每一处世界都有着无数生命存在,而有修士的地方一般来说都拥有着灵气。”

“修炼更离不开灵气,可十六年前,第一颗星辰坠落至南域偏远的村庄旁...”

明媚的阳光下,这是一座背靠着青山,巴掌大小的村落。

村里的老槐树下。

老人一边吸着旱烟,一边讲述着修仙世界多么的丰富。

此刻,老人格外的语重心长,“宁哥儿,我们能在荒村里平凡地活着,已经足够幸运了。你就不要再想着修炼了。”

顺着其目光落去。

人群中有个身着素色绸衣的少年。

少年名叫天元,约莫十六岁,身材单薄,长相还没褪去稚气。

剑目眉心的他那双眼睛却充满了灵动之色。

在众人注视下,天元眼帘微垂,似乎叹息了声。

待到老人离开后。

周围的孩童很快就涌了上来。

“镇上的刘员外,前段时间娶了个美丽的女子,结果第二天就死在了床上,听说精气都被吸万殆尽。.”

“还有青玄山的那间寺庙,听说有僧人在晚上看见那尊佛像露出了诡异的笑,真是要吓死人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嘴。

外面的世界就好似和魔窟炼狱一样,谁也不敢离开村子。

一个脑袋如西瓜般硕大的男孩,认真道,“天哥哥,听李爷爷说得,没错。”

“天哥哥...我以后把所有的馒头都给你吃,你不要想着走好不好?”

一个穿着碎花裙的小女孩也拉起了天元的手,缓缓摆动。

小女孩名叫小英,软糯的声音,让人心怜。

可她的双目却好像看不清东西一样,眼瞳涣散,毫无光彩。

或者说,这个村子里的孩童,除了少年天元以外,他们都有些...缺陷。

“上课了!”

正在这时,村子里的书塾先生喊了声。

大家立马朝着书塾的方向走去。

“天元哥哥?”

有人困惑地看向了另一方向的天元。

......

......

绸缎般的清澈小溪。

天地辽阔,清风徐徐,令人心旷神怡。

嘭!嘭!嘭!

一块圆形鹅卵石打出数个水花。

少年躺坐在草地上,看着这一幕,心情却并不怎么好。

脑海中思绪再一次地涌了出来...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啊。”

天元有种浑身无力的感觉,并继续尝试,“系统?系统爸爸?系统爷爷?”

没有回应。

良久后,天元叹了口气,张开双手,似乎是想去触摸天空,最终无力地垂下。

来到这个充满修士的修仙世界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了啊!

天元突然跳了起来,指天痛骂,“贼老天你是不是在逗我玩呢?”

这里是一处穷山僻壤的村庄,没有任何娱乐方式。

自己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荒村里,始终没出去过。

而这个世界妖魔鬼怪横行,周边时常都会发生邪门的灵异事件。

就算村子里的老人再怎么说修仙很恐怖,充满了禁忌与不详,可自己还是很向往啊!

自己好歹也是穿越者大军中的一员,这个世界既然能修仙,那肯定要尝试下御剑飞行。

“要是能有修行法门就好了,只可惜村子里全都是谜语人。”

这样想着,

天元忽然看向了村子。

村子不大,算上孩童在内也只有不到三十个人。

汉子在地里劳作,妇女在家中织衣,日子过得平淡,也无天灾也无人祸。

这个村子并不简单,天元很早就知道这一点。

记忆最为深刻的是:

刚穿越来到这个世界时,天元刚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居然成了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同时还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

那个男人就是村民口中的秦瘸子。

他抱着自己,跑的比炮弹还要快,好似一抹流星眨眼间就掠过了大片的山野、平原。

秦瘸子像是在和黄昏赛跑,并在夜晚降临前发现了这个群山腹地中的荒村。

当时,村子里的人就像是一头头可怕的蛮兽。

他们站在村口,目光冰冷地看着秦瘸子,“该村子夜晚,不收留过路人。”

秦瘸子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嘭”地一声跪在村口,只求村民们能留下这个孩子...

“天哥儿!”

正在这时,一道呼唤声打断了宁明的思绪。

“黄叔?”

天元扭头看去。

身后的草地上,一个身着亚麻短衫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中年人名为黄右,是那个瞎眼小女孩的父亲。

他一只手扛着锄头,另一只手提着两只肥美的山兔。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农耕汉子没什么区别。

“刚抓的两只兔子,待会儿要不来我家尝尝?”

黄右提起手里的兔子,露出了农村汉子惯有的豪爽笑容。

可还不等天元开口,

下一刻,黄右就语气一转,“我听说你最近想离开村子?”

天元朝河面扔了个石子,声音沉闷,“古话说,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

黄右感觉这句话细品起来有些古怪。

但他没有深究,而是说道,“天元,你打小就聪明,应该知道我们不会骗你。”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修士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天元看了眼黄右裤腿上的泥巴,忽然道,“黄叔,你了解修士?”

黄右哈哈一笑,“我一个种庄稼的,哪儿知道修行?我是听镇上人说的。”

行吧,这又是在装糊涂了。

天元无可奈何。

二人陷入了吃兔子的沉静中。

……

与此同时另一边,一个青衣男子突兀出现在村子的上空,伴随的还有恐怖的空间裂缝:“这就是苍羽世界吗?”

“诶,脚下的村子有点意思,”

同时村内不少同时抬头而看,就连黄右也不列外。

“怎么了吗黄叔?”天元有些不解黄叔突然抬头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举头望太阳,低头撕裤裆吗?

“没事,我们该回去了。”

黄右露出慈祥的表情用手揉了揉天元脑袋。

“油,你的手油。”天元一脸嫌弃的拍开黄右的手。

两人嘻嘻哈哈的回去。

黑夜即将降临。

村民们走到了村长李老头身边。

一个中年妇女神情担忧,“村长,恐怕来着不善,我观他不像此处世界的人。”

“要不要将天元送出村子。”

说到着她看着天元的背影,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孩子可是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

“天元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李老头吸了口旱烟,“他打小就精明得很,怕是都已经看出了你我的一些虚实。”

“要不让他见识一下修士的恐怖。”

“后面再大点了,甚至都会找机会偷溜出去。”

“他始终带着不凡。”

说着,李老头吐出一长串烟雾。

黄右一言不发,只看着天元,眼神微凝。

忽然间,黄右开口了:“若天元可以安稳地过了这一夜...那便还是让他修炼吧,前提是我们有人能活着照看他。”

话音落下。

村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李老头深深地吸了口烟,像是经过诸多思考,最终下定决心,道,

“如真到那时候我会出手。”

此言一出,村民们像是听见了不可思议的事,全都惊了。

而伴随着这一句话,

太阳终于不堪重负落下了山头,最后一丝阳光散尽。

黑暗像是一只大嘴,以令人心悸的速度,迅速吞没了世间万物...

夜晚,降临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