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作精女配后泡到了霸总男主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我爱星期五 主角: 孟薰 时年 时瑾
7.27万字 0.2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0章 改剧狂魔已上线 2024-02-28 23:33: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27
    累计字数
  • 23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0章
简介

时年: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我的气运么,命都给你。时谨:越是体面人,就越是要学会伪装自己,但遇到你之后,我不装了摊牌了。纪铭扬:孟薰我……算了我是炮灰我不配。

第1章 开局零距离

上辈子杀人,这辈子穿书。

孟薰躺在柔软到能把整个身体陷进去的大床上,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此刻却无神的睁着,她花了好长时间,才勉勉强强的接受了自己已经穿书,并且穿成了一个作精女配的事实。

这是一本名为《逆天狂少:别叫我大佬》的男频小说,书中的男主时年前期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可怜,后期却成为了逆天大佬,甚至还走上了修仙炼丹的道路。

只要他想,炼制出来的丹药竟然能让七旬老翁变回受精卵……看到这里的时候,孟薰的眼角抽了抽,这书果然不是一般的扯。

这让许多原本这本书的忠实读者怀疑这本书找了枪手瞎写,十分不满,由于怨声载道的人太多,这本书就被列入了反男主系统的名单之中。

而孟薰的任务就是,消耗男主时年的气运,让他从逆天大佬变成人中王八,以此来平息众多读者的不满。

原文中的孟薰也是个出身豪门的白富美,但秉承着小说世界中,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的设定,女主的妈妈嫁进孟家后,孟薰很快就成了那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

这也要就了她娇纵任性的性格,尤其是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孟芝作比较的时候,孟薰的风评简直能低到尘埃。

于是乎,原主越发的放飞自我,不管什么事都要和孟芝做个比较,当然,每次都被狠狠的打脸了。

她成了书中和女主孟芝抢男主的恶毒女配,撒泼耍赖,无恶不作,最终被男女主联手炮灰掉了。

孟薰穿过来的时候刚好赶上了男主的中前期阶段,即——从豪门小可怜进化成为平平无奇豪门养子一枚。

而此刻,这人就躺在她的旁边,二人距离不过十几厘米。

孟薰开始庆幸,还好有点距离而不是负距离,不然开局就这场面的话还真有些消化不了。

一个听上去十分兴奋的声音在孟薰的脑中炸开。

咕咕机:玩家别怂,快上啊!假装无意识的用葱白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游走,他要是睁开眼睛看你,你也用水汪汪的无辜小鹿眼去看他。

咕咕机:(开始摩拳擦掌)一瞬间火花四射,保证能把他迷得七荤八素!

咕咕机:对自己有点信心啊,虽然你的性格有缺陷,但脸蛋没有啊喂!

孟薰:……

就她现在的这个人设,是时年那个嗝屁了的养父还没来得及娶进门的小妻子,虽说还没进门,但名义上多多少少沾了时年他老妈的这个身份。

再加上她平日里又作又恶毒的作风,虽然还没成功嫁入豪门,但已经赖在时家不少时日了。

为的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转而抱住时年这棵大树,顺理成章的做真正的时夫人。

所以,此刻她和那个对她厌恶至极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仅靠一张脸,就能把人家迷的七荤八素?如果真有这么简单,那原主早就成了女主吧。

系统果然还是经历的太少,太年轻啊。

原文中,孟薰对时年死缠烂打,甚至用了很多下作的方法,后期也是变得越来越疯狂,时年只是动了动小手指,就让她落得了个疯疯癫癫最终惨死街头的下场。

如今二人能躺在一张床上,也是因为孟薰看出时年是个潜力股,想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往时年的牛奶中加入了一些酒精饮料,然后悄悄地躺了过来。

孟薰想象了一下时年看到她之后,会是怎么个暴怒的状态。

咕咕机:玩家你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啊!不要怂就是干!

咕咕机:等等……你该不会是被这厮的美色迷惑了吧?我把你召唤过来是完成任务的,不是让你过来当花痴的啊喂!

美色?

别说,不愧是这本书的男主,剑眉星眸,肌肤白皙如玉,五官立体,孟薰的目光逐步下移,这货竟然还有八块腹肌……

美色当前,谁能不爱?

孟薰勾了勾嘴角,扬了扬手,然后……啪的一声扇到了时年的脸上。

挨了巴掌的男人猛地睁开双眼,一瞬间,空气脆了。

而一旁的孟薰则戏精附体了一般,揉了揉眼睛,十分贴心的凑了过来:“年年,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听到这个娇媚的声音,时年的身子顿了顿,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但很快变为讥讽。

像孟薰这种喜欢耍手段的女人,别说是自荐枕席,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呢。

时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句让他快要吐血的话就从孟薰的嘴里蹦了出来。

“妈妈在这儿呢,不怕不怕。”

时年深攥紧拳头,幸亏他不打女人,不然肯定揍的面前这个人满地找牙。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复下来,“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就是好心过来给你关个灯,你居然直接抱住了我,还让我叫你年年,唉,你也知道,和你爸在一起之后,我就认识到,自己应该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孟薰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仿佛都是肺腑之言“所以刚刚就一下子母爱泛滥了,没控制住,年年你不会介意吧?”

时年攥紧拳头,虽然他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但用膝盖想想,都能知道孟薰说的不是真的。

“收起你那些伎俩,对我没用,你知道的。”

说着,时年已经穿上了身灰色家居服,明明是很日常的衣服,穿到了他身上,却有种禁欲又迷人的意味。

孟薰一副讶然的样子“呀,年年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吧?妈妈就是搂着你让你镇定下来而已,外加被你蹭了蹭胸口,没被你占什么便宜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时年愣了愣,唇瓣微动,脏话就在嘴边,却说不出。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