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医妃有空间,流放路上不用愁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橙子零肆夭夭 主角: 程赤鸢 云珩
20.13万字 0.1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0章 大结局三 2023-12-02 18:29: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2.39
    累计字数
  • 39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0章
简介

【穿越➕医术➕抄家流放➕空间➕女强男强】程赤鸢意外身亡后穿在大华国户部尚书被溺毙的嫡女身上,开局就拿了一副半死不活的臭牌。那有什么关系!她手握空间,财粮尽在手中,流放路上安全感倍儿升!她用不起眼的异能,将变态男整得怀疑人生!过宜城救程家大姑娘,经辛城收拾不安分的婶娘堂妹,瘟马丛生,她大展神威,疫情横行,她日夜守护,遭风雨她丝毫不惧,遇蛊虫她镇静非常,回到都城陷入皇位之争,她也绝不后退。只是某世子,你的病既然痊愈了,还追着她不放干啥!

第1章 开局拿了副臭牌

“我们家就是因为你才遭了大祸了!你真真是灾星!当初就该捂死你!”

程赤鸢被这老态又尖利的声音吵得不得不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穿得像暴发户,发髻散乱,指着她鼻头骂的老太婆。

她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身边还有一个同样狼狈的绿裙少女,正一脸坚决地护在她身前。

“我的三姑娘是福星,才不是灾星,你们别想动她!”

程赤鸢脑袋一阵晕眩,脑海里一段不属于她的记性浮了上来。

她本是新世纪隶属于21部队的一名女军医,与同伴去往基地时,遭遇伏击,意外身亡,穿在了这个被自家祖母推入池塘溺死,与她同名的倒霉蛋身上。

而这里是大华国,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架空王朝。

原主是户部尚书程甬封的独女,年幼失去母亲,顶着克父克母的灾星名声长大,程尚书却对独女也很是冷淡。如今,他被冠上了贪墨潜城赈灾银粮的罪名。

原身记忆中的程尚书绝不是个贪赃枉法之人,而且,他本人颇具经商之能,又怎么会做出贪污钱财的事情来。

倒是前些日子,他名下的铺子有笔奇怪的进账。

大华国太子势弱,三皇子外家齐国公把持朝野,程尚书恐怕成了上位者游戏里的牺牲品。

“你个贱婢竟然不自称奴婢,果然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

说话的是程家纨绔三叔的继室,出自城南富商王氏,身材婀娜丰腴,鬓发梳得齐整,发髻上绿松石的镶金簪子泛着刺眼的光芒,身旁站着穿着杏粉衣裙,幸灾乐祸的程云希。

说起来,程家能提前收到消息,还得归功于面前这个三叔母的“人脉”功劳呢!

瞧瞧人家那稳定的精神状态,都赶上杀头的节骨眼了,还有闲工夫窜唆程家糊涂的老太太溺死自己呢!

“我的奴婢还用不着三叔母教训!说起来,弥天大罪您都能提前得知消息了,替我爹爹疏通下没问题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可是一家人呢!”

程赤鸢在丫鬟绿衣的搀扶下起了身,略甩了甩昏沉的脑袋。

“大伯犯下的可是弥天大罪,我娘亲也是费尽她的嫁妆银子才买到消息的。”

程云希嫉妒地瞧着程赤鸢倾国的面容,又想起孙郎说要她们姐妹娥皇女英的话,心中更是愤恨不已。

程赤鸢怎么这般命大!

“叔母可有什么门路解决程家危机?银子不是问题,我们家库房可不是摆设。”

程赤鸢提起库房,母女俩的神情一滞,她冷笑一声,高声说道:“祖母,我看三叔母只顾自己的安危,丝毫不把您的死活放在眼里呢!”

程老太太这人有一个优点,最是听劝,她侧首看到妆容异常精致的王氏,便料定她有什么保下程家的门道。

“英娘啊,娘平日里可待你像亲闺女一样啊,你可不能不讲良心啊!”

“娘,你也知道我的出身,哪能有什么门道啊,您不要听三儿乱说,您听说我,只要咱们溺死了她,大伯就会没事了。”

“那可是灵一大师亲自批得命格,连九条命的猫儿都挡不出她身为灾星的能力啊!祖母!您要三思啊!”

程老夫人想起灵一大师笃定的批语,又想起程赤鸢少时那只死相惨烈的白猫,又动摇了。

灵一大师?

一个胡言乱语见钱眼开的臭道士罢了,分明是王氏拿钱砸出来的诡计!

还有那只唤小童的猫儿!那可是王氏派人杀害的!

她本不打算同她们扯皮下去,毕竟时间紧迫,但是,人家都欺负到她头上来了,有仇不报可不是她的一贯作风!

啪!

程云希迎来一记响亮的嘴巴子,她捂着半边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判若两人的程赤鸢:“你敢打我?”

“程赤鸢!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我的希儿!”

王氏扬着爪子就要挠程赤鸢的俏脸,程赤鸢浑身犹如寒冰,嗤笑地抓住她的手,王氏顿觉这只手的骨头要碎了般。

“三叔母和四妹好臭一张嘴,没人告诉你们口臭是病,不能讳疾忌医吗!”程赤鸢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程老太太,气势凌冽,“好教祖母知晓,三叔母和她的娘家表哥往来很是频繁,毫不避讳呢,四妹更是同渚远侯世子搅和得不明不白,程家就算倒了,我也不容许她们做出有辱门楣的丑事!祖母还是和三叔母和四妹掰扯这些事再来讨论我的灾星能力吧!”

程老太太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平生最厌恶两件事,一件是红杏出墙,一件是遇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庶子。渚远侯世子乃是庶出,渚远侯更是有名的宠妾灭妻之人,精准踩在了程老太太的雷点上。

“水性杨花的贱皮子,怪不得你那表哥天天来啊,怪不得四儿这丫头每日出门!你们这是将我程家脸面放地上踩!”

“娘,我没有,你不要听那死丫头胡掰……”

程赤鸢趁着程老太太和王氏拉扯的功夫,疾步带着沥青离开湖心园了。

她仔细辨了辨尚书府各处的声响,除了湖心园处,整个府邸都沉静极了,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程尚书怕已入狱,程家三叔出去花天酒地去了,二房外放青城。

“沥青,你去厨房煮碗姜汤来。”

“哦,好!”

说完,也不多话,噔噔噔就跑了。

程赤鸢独自一人来到穿过回廊,来到一处冷僻的院子。

此处荒废许久,更是有着闹鬼的说法,程赤鸢却知道,闹鬼什么的都是程尚书自个传出去的,这本就是原身娘亲生前的院子!

屋内整洁如新,一定是有人经常打扫,程赤鸢径直来到拔步床边,敲敲打打了一瞬,就发现了机关。

拔步床内空间不小,放置着好几口箱子,程赤鸢嘴角一勾,张开右手手掌,掌心现出一个凤凰印记,栩栩如生,待她将箱子尽数收入空间后,凤凰印记才渐渐消失不见。

21部队的人都有些世人不知的异能,而她的异能,正是藏匿于掌心巨大的空间!

拔步床下的空缺怕会惹人怀疑,程赤鸢这才想起来,自己曾在一次任务中收藏过一张精致的梨花木拔步床,对换一番正好。

她掌心对准拔步床,闭眼意念几息,拔步床对换完成了!

她收了掌,贴着地面感受着。

来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