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世子妃有空间,多面世子宠上天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橙子零肆夭夭 主角: 戚与舒 祈晏初
20.17万字 0.2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0章 大结局下 2023-10-04 19:25: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2.39
    累计字数
  • 36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0章
简介

【胎穿➕空间➕医术➕青梅竹马➕甜宠轻松搞笑】时而优雅时而暴躁的戏精妙手女神医戚与舒VS时而高冷时而纨绔时而变成陈年老龙井不停变换人设的国公府世子祈晏初。都说国公府的世子奄奄一息,马上就要噶了,戚与舒将计就计替嫁进国公府,疑难杂症她可不得感兴趣嘛!随便嫁嫁去看个病怎么了,但是,那个杀千刀的祈世子,你怎么能随便吃毒药玩儿呢!这是个小夫妻俩联手搭戏台唱戏的搞笑故事。

第1章 郑沁心碰瓷

威行伯府,兰香苑。

美人榻上靠着一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十五岁上下的少女,肌肤白皙,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黛,端的是倾国倾城,她呼吸声清浅,像是睡着了。

她是戚与舒。

侍立在两旁的是红芩和绿玉,红芩动了动僵硬的脚,对面的绿玉随即扫了她一眼,红芩立马老实地打扇了。

红芩绿玉从小同她一起长大,红芩会些功夫,活泼好动,没啥心眼,绿玉懂一点医术,是她的助手,为人谨慎,绿玉年纪更小,却老爱说道红芩。

前世今生,这一世,从呱呱坠地到如今,已经过了十五个年头了。前世她是二十一世纪中医学高材生,全家旅行时出了车祸,她就来到了大至国。

到底是带着记忆重新投胎还是小说里常说的胎穿,她并不清楚。

爹娘为国捐躯而早逝,临终前给她个碧水镯子,还没等她沉浸在成为孤儿的杯具中,一个跟头就摔进这个碧水空间里。

空间大得没有边际,入眼的是一汪涓涓细流的灵泉,不远处是一藏书阁,藏书阁后另有一方田地,土质极好,旁边有些农作物的工具,还有一个大布袋子,里头分别放着一些植物的种子。

这难道是要她自己种菜吃?

主打一个自力更生?

她费了吃奶的力气,推开藏书阁的门,与她同高的书案上摆着一本书。

这个桌子仿佛在鄙视她的身高。

她踮起脚尖拿下那本书,发现竟是一本教人如何培育药草的古籍!

她爱不释手地反复观看,其内容之详尽,简直就是老天爷追着喂她饭吃!

她将书籍揣在怀里,在书架上翻看着,竟是些前世里早已失踪的珍藏中药典籍!

穿越老大终于打开了她的金手指了吗!

在她两世的不幸中终于眷顾她了吗!

藏书阁古书巨多,但是她的小短腿够不到高处的,毕竟这年,她的身子才五岁,她扫视了一圈,没有一个梯子。

的了,意思是目前她的水平不配看书,只配种地呗!不然干嘛就放一本书在桌上!

戚与舒的父亲乃是孤儿出身,她被外祖父母接回去了后,就开始日以继夜的种地生活,久而久之就发现空间里的时间流速缓慢,一天相当于现世的一炷香!

因为她太过于沉迷于种地,成天熬大夜呆在空间里不眠不休,在现实生活中就老会打瞌睡,那会外祖父母还以为她有什么大病,厚着脸皮请来了太医院的院正。

许是她亲人缘浅,纵使她再怎么钻研医术,都没法阻止疼爱自己的亲人相继离去,现在,她身边只有红芩和绿玉了。

还好,还算否极泰来,看着这满地的上好药材,戚与舒笑得开怀极了。

老娘马上就要起飞成大神了!

“表姐怎么又睡着了,打小就这毛病,以后嫁人可不能这样了,会遭婆母责骂的,到时候肯定要怪责表姐没有家教,没有爹娘教……啊,我不是故意的。”

嗓音如婉转莺啼的娇软美人正是她名义上的表妹-郑沁心,现威行伯郑甬玉的嫡女。

郑甬玉并不是她外祖父母的亲生孩儿,乃是族中过继而来,属于那种运气不好,一不小心过继个脑残的了,外祖父母曾多次捶胸顿足地后悔当初眼瞎。

郑甬玉并没有嫡子,子女缘浅薄,倒有个庶子,才八岁,正在学堂里念书,性格腼腆,那孩子倒是不错,属于歹竹出好笋类型。

“你!”红芩气不过,撸起袖子就想干。

都别拦着姐,姐把她打趴下!

“要我说啊,表姐真该改了这坏毛病,连院子里的丫鬟都如此不懂规矩,豆雨豆青,制住那丫头,替表小姐好好教训一下。”郑沁心毫不在意地把玩着自己新染的豆蔻说道。

绿玉挡在红芩身前,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低声道:“不知表小姐缘何要教训红芩,我们是兰香苑的大丫鬟,可不是您梅沁苑的丫鬟。”

“为何?”郑沁心鄙夷地瞥了一眼毫无反应的戚与舒,“这丫头不是撸起袖子了吗?表情像要吃了我似的,这般不懂规矩,怕是平日里就是个欺主的。”

“那沁姑娘怕是眼神不好使,红芩并没有撸起袖子,她明明在同您行礼。”绿玉放下红芩的袖子,睁眼说瞎话道,“再者,恕奴婢直言,要论不懂规矩,再也没有比您背后随便换人庚帖抢亲更令人震撼的了。”

噗!

戚与舒在空间里狂笑出声。

绿玉,你是懂得如何怼人的。

郑沁心如今的未婚夫乃是镇国公世子祈晏初,原本是要与戚与舒订亲的。当初镇国公感念她的父亲怀化大将军大义,便提出要定亲,不知为何,庚帖却被换成了郑沁心的,等镇国公夫人感觉不对时,外祖父母也离世了,舅父舅母死活认定了这门婚事,舅母更是上镇国公府门口大闹,这事便这么拖着了。

但是祈晏初却的了怪病,言道已经没多少活头了。

郑沁心当初就是看中国公府门楣高,没成想,世子竟是个病痨鬼。

“表妹来啦。”戚与舒“及时”睁眼说道,语气慵懒,“表妹贵人事忙,所为何事?”

郑沁心看着面容姣好的戚与舒,脸上划过一抹妒忌。

她立马调整好温柔娴顺的表情,仿佛方才咄咄逼人不是她:“表姐,心儿看你老是呆在院子里,想着邀你出去游园赏花。”

你有这么好心?

“表妹不是快成亲了吗?这么清闲的?”

郑沁心哽了一下,随即换上柔顺的表情继续道:“就是因为快要出嫁,想着以后不能与表姐日日相处了,想着趁今儿有空闲就找表姐玩。”

“原来是这样,不要紧,我会经常去国公府看你的。”

“表姐,国公府那是一般人家想去就去的,以后我们姐妹见面怕是难了。”

郑沁心梨花带雨地哭诉着逝去的姐妹之情。

“我同你关系难道很好吗?”戚与舒真诚地说道。

“表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一直都待你如亲姐一般……”

说着说着,竟晕过去了!

戚与舒前世三十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绝对是碰瓷。

“来人啊!五小姐被表小姐气晕过去了!都口吐白沫啦!”

果然!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