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贾东旭死了,你让我披麻戴孝?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轻小说 影视同人
作者: 桃殳 主角: 易峰
44.36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4章 何雨水(四) 2024-02-23 16:07: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4.36
    累计字数
  • 13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4章
简介

贾张氏:你我儿命来,五千块一分都不能少! 易中海:东旭身死,你脱不了干系,所以你应该披麻戴孝! 秦淮茹:东旭死了,你得替他照顾我们…… 易峰:贾东旭死了,谁说的? 说着,就听见贾东旭棺材噼里啪啦的炮响。 贾东旭:啊!好烫! ……

第1章 贾张氏收份子挨揍

1962年冬,四九城。

下午三四点左右。

红星医院门口人来人往。

有进来的,有出去的。

他们或是独自一人,形单影只,或是男女相互搀扶,彼此守护。不过无一例外,他们都戴着口罩,“喀喀”个不停,像是谴责着这个寒冷冬季的过分。

不过,有一人却是与众不同。

他既没有不咳嗽的喜悦,也没有见到医院的忧愁,有的只是站在十字路口的无尽迷茫与彷徨。

为什么呢?

因为他来自另一个世界。

是的!三个月前,他穿越了!

穿到了一个历史上很重要但也很特殊的年代。对,就是那个人们口中,一清二白,百废待兴的时代。

说实话,尽管他的穿越已是事实,但是他还是很纳闷迟迟不能理解。毕竟在多年纵横网文世界的认知中,穿越都是有一定规律存在的——

就比如穿越第一定律:穿越者需父母祭天。但是他自己的父母还在老家活的健健康康,颐养天年呢。

又比如穿越第二定律:穿越者需同名同姓。但他自己叫做易峰,而记忆中显示的原主名字是易二狗。

所以,大家伙来评评理,这一条条一桩桩的,自己TMD哪一条符合了呀!可怎么就穿越了呢?

玛德,真的是世事无常。

……

……

离开医院。

易峰步行来到一处四合院。

这里是原主易二狗的家。

没办法,来都来了,现在又回不去。只能先得过且过,暂把他乡做故乡吧!

看着四合院门楣上的白色对联,靠着墙摆放的花圈,以及隐约传来的哭啼声,易峰下意识的反应道——

“莫不是有人被阎王爷给收了?”

不过,这到底是谁呢?

走进大院,易峰就看到,前院靠右手所在之处人头攒动,嘈杂声不断。

再朝屋内一瞥,妈呀!一个油的漆黑漆黑的棺材就摆在屋内中央,两个身披白布的孩子,正跪在地上,一张又一张的烧着麻纸,整得屋内烟雾缭绕。

而一旁瘫坐着一个体态丰腴,面容姣好的少妇,正在“有气无力”的边哭边抹着眼泪。

循着记忆,他认出了抹泪的少妇,她名叫秦淮茹。

不用惊讶!易峰来到了四合院的世界。对!就是那个“禽满”四合院。

“来!快来上礼!”

听到声音,易峰转过头来。

就看见左手边不远处,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前坐着两人。

他认出了这二人。

其中男的嘛!就是那个“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的精算师三大爷闫富贵,至于女的嘛!不用猜,自然是那个虽时可召唤老贾的唤灵师贾张氏。

“赶紧的,先给钱,再说名字!我给你记。麻溜的!”

正趴在桌子上瞄着礼单,心中盘算着该收贾家多少润笔费的闫富贵,听到有脚步声,立刻拿起毛笔,沾沾墨水,就要在在礼单上书写,为了快点,他厉声催促道。

“最少得五块钱呀!要不然你就别想着吃我贾家的席!”

低着头,一遍又一遍数着手中票子的贾张氏,在扳着手指头计较开销和收入的差关系之后,马上意识到不好——这次可能要亏。于是她立马调整了份子钱的最低标准,并开口付诸执行。

嗯!没错,是贾家的席。

毕竟,贾东旭是他易峰一起出的事情,现在易二狗都死了,那么这贾东旭之死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这贾张氏怎么就不伤心呢?那可是他儿子啊!

还有这秦淮茹看起来虽然哼哼唧唧,但是伤心却也不见得有多少。

嗯!就是有些奇怪。

“赶紧的,马上就要开席了,你赶紧上礼。我给你说,今天的席可丰盛了,你那是一点儿都不亏的……”

看着来人磨磨蹭蹭,贾张氏以为是来人嫌弃五块钱太高,便开口利诱道。

“吃去尼玛的批,老子稀罕你贾家的席呀?就你家的席,那清汤寡水的,喂狗狗都不吃!

玛德!什么玩意啊!

老子要有五块钱,四九城的馆子里什么吃不到?

谁家凑份子还最低五块?你个老货好不害臊,四九城的城墙拐角都没你脸厚……”

禽满四合院,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听到贾张氏的话,易峰直接就怼了过去。

毕竟,面对禽兽,你要是对它们稍微有点好脸,它们就敢蹬鼻子上脸。

这可不?就刚才这架势,它们连来人看都没看,就敢让你凑份子?还得最少五块钱?要是这,你都还不发怒,等到它们摸到你脾气,还不得坐你家上坡里,让你供着呀!

更何况上份子?想的美!

原主父亲去世,你贾家可没有随份子!

甚至,还他妈的还吃拿卡要,将不少东西都拿回了家。

就这?你们是怎有脸说出这话的?

“咦?你娃嘴硬的很啊?”

来茬子了吗?

听到来人不但不上礼,反而怒骂了起来,闫富贵大惊,心中暗道,这人是谁?竟敢触贾家的眉头,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于是,他放下笔,戴上放在桌子上的眼镜,朝来人望去去。然后就是一声,卧槽!

“妈卖批的,你敢骂……”

本来就因为收到的份子钱不甚理想,而心中窝着一团火的贾张氏,听到来人不但不上礼还骂她,她一下就怒了。滕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竟险些将那礼桌子给掀翻咯。不过幸好有闫富贵扶着,不至于翻着。

“你……你是易二狗?你怎么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贾嫂子,你也认为他是易二狗吗?”

得到贾张氏的确认,闫富贵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

毕竟,在四合院人的认知中,易二狗是个“死”去的人。

要是就单单他这样认为,那就意味自己出问题了,可能见到鬼了,但是现在就连贾张氏也看到了,那就没问题了。

不过,这家伙是怎么活的呢?

他期望着对方回答贾张氏的问题。

“呀!呀!易二狗你怎么没有不死?还我儿的命来,你赔我儿的命来。我给你说,今天你要是少五千块这都不行……”

这易二狗怎么还没有死?

老易不是说,易二狗躺在医院里,成了那个什么什么植物人了吗?植物人不就是和死没有区别了吗?但是他现在怎么还活着?

他活着,还活奔乱跳的活着!这怎么可以?这不公平!更何况,自己儿子的出事,和他脱不了关系!

所以,他必须付出代价!

说着,贾张氏挥舞着双手就朝易峰冲去。

“去尼玛的!神经病!”

我去!这是神经病吧!

索要份子不成,居然还敢要五千?

这怕不是在想屁吃?

看着贾张氏张牙舞爪,易峰丝毫不惯着。

直接就是一脚,踹得对方飞出几步远,躺在地上。

“易二狗,你怎么能这样?尊老爱幼晓得不?你个狼心狗的东西,我以人民教师的名义谴责你……”

看见贾张氏倒地,闫富贵立马前来,就去搀扶。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双手穿过腋下,直接就扣在胸前,企图将其拽起。但是,他忽略了贾张氏的体重,竟反而将自己摔了一个沟墩子。

“老狗谴责尼玛,我看你欠抽!”

摆谱?还教育我?你他妈的够格吗?

看着闫富贵高高在上的嘴脸,易峰十分不满。

于是上前,就是一顿大记忆恢复术。

“你……你……”

他怎么敢?他不但打了贾张氏,还敢打自己!

闫富贵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在过往的记忆中,易二狗就是个怂货。

“你!你个屁!去你妈的,你们两个老货赶紧滚!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好狗不挡道呀。”

说着,易峰就径直从二人身上跨了过去。

直奔后院自己家而去。

毕竟,这天这也快黑了,外面真他妈的冷。

……

……

“二狗,你可回来了呀!”

“你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这贾家是有多嚣张,它们不但占了你家的房子,还吃你的喝你的……”

“它们这样的揍性,你刚才打他们,那是一点儿都不冤枉它们!甚至,你再捶它们一顿,也不是不可以!”

“二狗呀,你还想不想揍它们,揍的话,二大爷给你做主!”

“……”

说话的是刘海忠,也就是四合院里的二大爷。

他本来是在贾家哪里凑热闹的,然后就是等待着吃席。

可是,在见识到易二狗一改往常,暴打贾张氏之后,他的心思就变了,一个隐藏心中许久的计划开始了。

他便顾不得等待吃席,立马就跟了上来。

“你是说,这门也是贾家锁的?”

门挂着锁子,紧闭着。

是把新锁!

但是记忆告诉易峰,这是别人家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自己家的房子,被别人霸占了。

对此,易峰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如此胆大包天的行为,还是让他大跌眼镜,甚至都不由得感慨一下,真不愧是“情”满四合院!

“是的!在你出事的当天晚上,贾张氏就和一大爷,给你家换了锁。这三个月来,它们就一直住在你家!”

“二狗,我给你说,这事情当时我是一万个不同意,但是你也知道,我只是个二大爷,是做不了什么主的……”

“不过,现在你要是拿出刚才对付贾张氏的劲头来,我肯定是站你这边的,毕竟这乾坤不能倒转,黑白不能颠倒,正义不能缺席!”

听见易峰询问,刘海忠便立马侃侃而谈了起来。

毕竟,他跟着来,可不是为了白费唾沫的。

想当初,他也是看上这间房子的,想着以后可以给自己的儿子们做婚房。但是万万没想到,这贾家非常无耻,直接联合易中海,在易二狗出事当天就给门换了新锁,并且堂而皇之住进了二狗家。

说实话,他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这不单单是因为贾家占了自己的房子,更是因为他们居然连会都不开就做出决定,这特么的太他妈的无耻了,简直是无视自己的二大爷的身份。

不过,现在好了!这口憋了足足三个月的郁闷之气,现在可以一吐为快了,甚至还可能报复一下——

“二狗啊!你可不能默不作声呀!你要是这样下去,它们可会把你当做软柿子……”

“你不去吃席吗?跟在我后面是想吃屁?”

哼!

你刘海忠的算盘打的可真响,这是四九城的人都能听见,他易峰还听不出来?这么冷的天气,跟在屁股后面,不就是来上眼药的吗?还神特么的黑白不能颠倒?

鬼才信你的话哩!恐怕就是你刘海忠当初没有争过贾家,霸占自己的房子,心中不服有怨气。现在看到自己之后,便想告状挑拨离间,想让自己当做为你出气的工具人吧。

玛德,真是想的美。

他易峰才不是提线木偶,岂能听你刘海忠忽悠?

就算要报仇,自己有手有脚还有头的,不能自己做?

所以他看了看挂着新锁的家,就转身向外面走去。

说实话,他要是想进去的话,非常简单,无非就是一个撬棍或者一脚的事情。但是,这样做太便宜那些怀蛆了!

“啊!吃席?”

不是?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我在说前门楼子,你听成了胯骨轴子?

玛德,要是这样的话,他这半天不是白说了吗?

“二狗,我给你说,这贾家……”

不过,看他朝前院走去,这莫非是……

哈哈,要是打起来才好。

于是,刘海忠便屁颠屁颠赶紧跟了上去,继续添油加火。

按照刚才易二狗的性子,暴打贾家不成问题,但是能不能牵扯到易中海呢?这才是关键,只有这样,他才能去街道办找王主任说,一大爷管理不善。

哎!也不知道易中海加班回来了没?

“二狗啊!我给你说,贾家之所以如此嚣张,那是因为有一大爷的支持……”

“二狗!你要是想讨个公道,那必须得问问一大爷……”

“哎!二狗你干什么去,贾家在这里,你出去干什么?”

“二狗……”

玛德,这小子是耳朵聋了吗?

看着走出四合院大门的易峰,刘海忠本想去追,但是转眼就见贾家的席已经开始,他纠结许久……

还是吃席吧!

毕竟,这是花了钱的!

……

……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