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流放:搬空国库登基女帝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弋文风骨 主角: 秦阮 楚弋
17.47万字 0.2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262.73
    累计字数
  • 60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6章
简介

【穿越+空间+种田经商+逃荒+全能】 重生抄家流放?秦阮直接搬空国库,带着全家逃命。 光有国库并不满足,她要的是富可敌国。 在这饿殍浮尸的古代,带着全家舒舒服服的生存下去。 狗皇帝一不小心作死,国家没了,被迫开启逃荒路... 乱世之中保命,做生意,收敛钱财,养私军。 一个没控制住,竟然成为了人人忌惮的无冕帝王。 昔日魁首自荐枕席,邻国将领洗手做羹... 昔日长公主脱下钗裙,眉目英郎,奉上传国玉玺,”本宫愿奉陛下为君!只求后宫之主位!“ 不是,也没人跟她说,这长公主是男的啊!

第1章 死了?活了?有空间?

“给我打!打死这个小贱人!”

靠!真特么痛,谁在打本姑奶奶。

秦阮想要睁开眼睛,眼前却被糊了一些看不清楚的污秽物。

她像是被困在一个躯壳里,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死了没有?”

“死了!”

“扔到井里去!”

铛!

重物落地,秦阮差点一口气回到阎王府。

头磕在一个尖锐的物体上,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周遭黑暗,寂静无声。

想她秦阮,堂堂超级特种兵,竟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敌国雇佣兵暗算,一命呜呼。

没想到再次醒来,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身体里,昏迷的时候融合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是本朝公主绣房婢女,因为得罪了同僚,遭遇暗算,被套了麻袋暴打一顿投井。

秦阮此时稍稍动一下,都痛得不能呼吸。

她简单地判断了一下自己伤势,断了两根肋骨,插入了肺部,以目前的医疗环境,也就是个等死的结果。

但是她不是坐以待毙等死的性格。

只要还有一口气,她都得杀了伤害过自己的人。

能再活一次,哪怕几个时辰,她也不会浪费。

她努力地翻了身,想要查看一下周遭的环境。

鲜血顺着麻袋破开的口子,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井底的一片淤泥里。

微弱的光芒亮起,淤泥散开,露出一抹红玉色。

随着血滴越来越多,光芒大盛,包裹住秦阮周身。

她的身体随之一僵,“怎么回事?”

秦阮发现,身体的伤痛似乎减弱了,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的心绪迟迟不能稳定。

“竟然....竟然...修复了!”

秦阮动了动,徒手撕开了破旧的麻袋看着自己完好的身体,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事实。

然后看向发出光源的位置,徒手抛出一只血红玉镯。

玉镯有灵性一般,套在她的手腕上,竟然出奇地合适。

随即一阵眩晕,秦阮出现在了陌生的地方。

眼前灯火通明,整洁的架子,放置着金灿灿的金条,晃得她眼睛都要瞎了。

国库?

还没等反应,意识忽然被手镯扯了进去,竟然内有空间。

空间很大,很空旷。

除了最中间的祭坛上,躺着沉睡的器灵,一只红色的....长耳兔?

几乎没有什么。

她细细地查看了一番,在祭坛后面发现了一个枯竭的喷泉雕塑。

还有几扇严丝合缝的石门,暂时推不开。

秦阮闪身离开空间,看着满满登登的国库。

这些财宝,足以养活一个国家,乃至更多,但是当朝天子,却不愿意。

满朝文武大臣,不知劝谏。

原主记忆中,这个腐朽的王朝,享受权利带来的安乐。

奢靡安逸的生活,迟早让这个国家走向灭亡。

她几乎没有犹豫,便将所有的财宝都收进了空间中,带走!

连个架子都没有留下。

南方水患流民四起,狗皇帝还要拿这些财宝,建造诸神台,妄想得道成仙。

与其浪费,不如便宜了她。

秦阮雁过拔毛,甚至连墙壁上镶嵌的夜明珠,地上的白玉砖石,都撬走了。

累得秦阮一身的汗。

被套麻袋之前,那些人拿污秽物打过她,此时的味道,差点给她熏得晕过去。

这附近就有主子们沐浴的地方。

循着记忆中的方位,找到那方汤池,趁着守卫薄弱的时候,溜了进去。

在无人的角落里,褪去了衣衫,潜入汤泉中。

秦阮总算是感觉活了过来。

舒服下来,脑子也能冷静地思考了。

她要想办法离开皇宫,这个狗皇帝,早晚是要被掀下台的,要是她不赶紧跑路。

等到南方流民起义,打过来,皇权更替,自然是血流成河。

她一人上不能保全自己,还有家里那个哭咧咧的娘亲和老实憨厚的爹。

年幼的弟弟才五岁。

她既然继承了原主的身体,自然要保护好她的家人。

重活一世,她想要感受一下有家人是什么样子的。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若不是天赋异禀,被国家选中,便没有她今日。

洗干净身体,秦阮便摸索着想要上岸。

忽然听见脚步声响起,有人来了。

她扯过那些脏污的衣服塞到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再次潜入水中。

屏息沉在汤池底部。

“长公主真是可怜,兄长被送到邻国成为质子,如今陛下又逼她和亲,贵妃悬梁自尽,才保住她一命,诶....”

“谁说不是呢,长公主违背陛下命令,龙颜大怒,竟然将她贬为庶人,打了三十大板,这就要流放了。”

宫女细弱的交谈声传到她的耳朵里。

“只是可怜了伺候长公主的宫人姐妹们,连其家人一起流放,包括她母族九代....”

秦阮眼前一亮,流放?

这是个好机会,这样她就可以有个正当的理由离开。

不然以她现在的身份,没有通关文书,贸然离开皇城,也不是很好办。

流放不怕,以她的身手,保护住家人,还是不费劲的。

秦阮不再耽搁,等着扫撒汤泉的宫女离开后,赶忙从池底爬出来。

架子上放着两件衣衫,她只能暂时穿上。

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汤池,叹息一声,“要是这温泉能带走就好了,时不时地泡一泡,流放路上,定然舒服!”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眼前的汤池水位竟然下降了一半还要多。

脑海中一阵刺痛,秦阮大惊,摆弄衣裙的手指都僵住了。

她精神探索空间,发现空间内有一处被水雾隔绝了起来。

那里热气腾腾,与此处汤池的感觉一般无二。

“这是....竟然就收进来了?”

那片地方是忽然拓展出来的,秦阮惊喜得差点尖叫出来。

品质上好的温泉是难得得资源。

她现在有足够的金银财宝,待她再收集足够的物资。

便可以带着家人远走高飞,找一个安稳的地方,度日。

这样一想,也是很好的。

秦阮马不停蹄地往长公主的宫殿走去。

期间路过各个殿宇时,避开婢女太监,顺手牵羊了不少东西。

临近宫门口,就听见了鞭打的闷响,还有一室哭哭啼啼压抑的声音。

秦阮忽然想起,之前这位长公主的性情。

身为长公主,不骄奢淫逸,不跋扈专横,不打骂宫人。

算的是后宫中最和善的人。

原主曾经负责绣制长公主宫袍的衣袖,犯了大错,花纹上的图案绣错了,逾矩了。

这是杀头的罪名。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