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替嫁,九千岁宠上天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弋文风骨 主角: 宋枝枝 裴冥
23.07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1章 新仇旧恨一起算 2024-06-20 20:55: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276.99
    累计字数
  • 63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1章
简介

【真假千金+全家火葬场+甜宠+虐渣打脸+团宠】 冥界统领战死后,竟然穿越成了宋府被抱错的千金。 替嫁?不可能!转手送虚情假意的假姐姐上花轿,殉情还是陪葬跟她有什么关系。 谁料想养女竟惨死花轿,既而引出鬼新娘冥婚,半城童子投河,皇家秘史,人饲祭天... 灵气复苏,鬼物妖魔横行,人人自危之时,宋枝枝利用玄学卜卦,抓鬼卖符,赚的盆满钵满。 凶残恶魂?给她倒洗脚水的小奴而已!午夜食人魅灵?无动力哄睡唱晚安曲的八音盒。 “枝枝,为夫怕鬼!” “呵呵,色鬼你怕不怕?” “若是枝枝变得,本督可以!” “滚,死太监!!!”

第1章 替嫁

“痛——”

南启都城繁华街道上,悄然升起一缕黑色雾气,钻入宋府中,已经断了生息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

“呼——”一口鲜活的气息回魂,宋枝枝捂着心口,差点惊呼出生。

就在刚才,她被一只巨大的魍魉吞入腹中,怨气腐蚀肉身,灵魂也跟着消散。

明明她死了!

这里又是哪里?

她陡然睁开眼睛,满目红绸,似乎是一女子闺房,外面很嘈杂,热闹。

然而剧痛却让她顾不上思考太多,再不赶紧救治自己,她怕是又要再死一次了。

心口插着一把金剪,不断往外涌出鲜血,侵染的嫁衣颜色越发暗淡。

宋枝枝深吸一口气拔掉心口的剪刀,剧痛下她的脸色如纸灰一样惨白,“靠,好痛!”

幸好空间尚在,她取出灵药服下,包扎好伤口。

刚做完一切,尚来不及休息,忽然头痛剧烈,几段陌生的画面骤然闯入脑海。

如同幻灯片般一一闪过,这才明白,她已经脱离了原本所在的冥界,不再是镇守一方的至尊统领,不再背负三界气运。

现在身处南启国都城,名唤宋枝枝,乃是宋家当年抱错遗落在外的女儿。

宋家为了攀附权贵,将她从乡下寻回,哄骗给她寻了一门好亲事。

出嫁当日,才从下人口中得知她要嫁的人,是个断了腿,昏迷不醒的病秧子。

国师有言,婚嫁冲喜,或许能救霖王一命。

太后最疼爱这个小儿子,曾有口谕,霖王之妻,必然要生死相随。

那人本是假千金的未婚夫,若是嫁过去,霖王还是死了,她也要跟着陪葬,宋汐暖不想死,这才想要让她顶替。

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后,宋枝枝终于不再头痛,“真是可怜的姑娘。”

“无妨,既然本尊承袭了这具身体,那么冤有头债有主,你的仇,本尊报了!”

“好妹妹,吉时已到,姐姐替你梳妆吧!”

房门打开,一身着粉裙,娇媚少女婀娜走进来,如黄鹂般好听的声音,灌入宋枝枝耳中。

空气中血腥的味道,还是很浓郁。

因着嫁衣赤红,鲜血痕迹倒是不明显。

来人用帕子捂住鼻子,嫌弃的不肯过来,站在帘子后面,“咦,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又腥又臭,怪不得是长在河边的村姑,就算是进了京都,也洗不掉那一身污秽味道!”

宋枝枝躺着没动,这具身体伤得太重,灵药恢复也需要时间。

胸口的剧痛更是让她不想说话,否则她便会一脚踹烂她的脏嘴。

宋汐暖瞧着榻上的人躺着不动,心中起疑,捂着鼻子缓缓靠近。

“宋枝枝?你做什么装死?霖王府的轿子已经来了,你还赖在宋府干嘛?你个乡下人,能嫁给王爷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妹妹,姐姐是真心为你着想,念着你在外受了十六年的苦楚,这才将这大好的婚事,让给妹妹你啊!”

宋汐暖挪动着莲花步,抬手撩开帘子,一边走一边说。

“你可不要不知好歹...啊——!”待看清榻上的场景,顿时吓得六神无主,花容失色,猛然倒退两步,险些跌倒在地上。

“死...死人了....”说话的声音都在抖,想要逃离,但是脚软得不听使唤。

宋枝枝懒懒地掏掏耳朵,“叫什么叫,嚎丧啊,你姑奶奶我还没死呢!”

她说着,慢悠悠地起身,宋汐暖才回神般活过来,扶着心口惊魂未定,娇媚的脸霎时间变得狰狞,上前伸手恶狠狠地拧了一把宋枝枝。

“要死啊,装神弄鬼戏弄本小姐,你有几条命够活的!”

宋枝枝不设防,被她拧了个正着,痛得呲牙咧嘴,本能地抬手将人挥开,“你有病啊,掐本尊干吗!找死!”

力道太大,宋汐暖被弄得一个趔趄,愤怒的娇声喝道,“宋枝枝,你胆子大了,竟然敢反抗我,还敢骂我有病,你就不怕父亲责罚你吗?”

这副狗仗人势的嘴脸,宋枝枝从前可没有见过,顿时稀奇的紧,凑上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染血的白牙,“嘿嘿,骂你?本尊还要打你呢!”

抬手就是一巴掌。

宋枝枝摸着发麻的手掌,笑得眉不见眼,原来这就是扇人巴掌的滋味啊!

真的很爽啊!

怪不得以前父王的妃子们打架,都爱扇巴掌。

她的模样有些骇人,宋汐暖被惊了一下,后退的时候没有注意,直接从脚踏上摔了下去,“诶呦!”

泪眼婆娑,捂着脸颊,“我要告诉父亲,你欺负我!”

宋汐暖还没有爬起来,就被宋枝枝一脚掀翻在地。

扯了旁边的红绸子,将人五花大绑,“告状?从宋枝枝来到宋府,你告的状还少吗?”

“不给我饭吃,让我饿肚子,欺我不懂宋府规矩犯错,大冬天跪祠堂,哄骗下人暗地里打骂侮辱,宋汐暖,你好歹也是个千金小姐,如此没有教养,当真是恶毒。”

宋汐暖惊愕慌张,眼神闪躲,胡乱解释,“你胡说什么!我没有!”

宋枝枝好不容易恢复的力气,几个动作就没了大半,气喘吁吁地坐在榻上,这具身体,真弱啊!

眼前发昏,她捂着额头,抬脚揣在宋汐暖的肩膀上,“还嘴硬!

她如此恶狠狠的模样,吓坏了宋汐暖,被绑着动不得,就只能整个人蠕动着后退。

狼狈的没有了刚才娇俏小姐的模样,嘴上倔强,“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吗?宋枝枝,我乃宋府大小姐,你个乡野春妇姑,竟然敢对我动手,你是想要逃婚吗?”

“一会儿王府的人见不到新娘子上轿子,前来查看,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此时,宋汐暖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不过她的话,倒是提醒了宋枝枝。

让她嫁给那个残废冲喜陪葬,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了顺利离开,必须要有个人上花轿。

在此之前,宋汐暖欠她的,她的还回来。

抬手卷起绸子塞在宋汐暖嘴里,“宋府小姐,谁爱当谁当,与本尊何干!”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