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妖图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闲时乘月 主角: 桑含章,温予怀
5.16万字 0.1万次阅读 0.2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章 初入黑市 2023-02-27 21:35:14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16
    累计字数
  • 5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9章
简介

桑含章前世被世人唾弃,无辜惨死! 一朝重生,手握最强大的修炼秘籍,找出真凶,脚踩小人脸面! 这一世,背负着灵珠和秘籍,这一世的修炼大道为之敞开,修成大道指日可待! 可为什么那个传说中诡谲冷漠的太子却扯着她的袖子紧紧不放? 他耳根处难得染上一抹红,“哪有什么大道,你才是我的大道。”

第1章 灵魂扭曲,重活一世!

背部传来撕裂的痛感,像被扎进千万根刺一样,痛得鲜血淋漓。

不对,她不是死了吗?灵魂怎么会感受到痛觉?

桑含章猛然睁开眼,四周被熊熊燃烧的火焰包围,火舌子在地上肆意地扩张着领土,整个房间,像是人间炼狱。

头顶处的横梁坠落下来,她身手敏捷地躲开了。

眼角余光看见了一簇火焰,似有灵魂一样上蹦下跳,是烛火妖,想必在此处燃火的也是这个妖精。

桑含章想起来了,上辈子她被压在横柱之下,意识模糊中,的确依稀看见一团火焰样的东西闪过,但那时她没多久就晕了过去。

青芜门向来戒备森严,一只顽皮不羁的烛火妖怎么会出现在此?上一世,她倒是丝毫没有注意过——看来这次放火是有人故意要致她于死地。

桑含章垂下眼睫,再睁眼时眼里带了一丝杀意!

只要捉到烛火妖,就算最后还是被压上议事堂对峙,任由他们怎么污蔑,她也有强烈的反击证据。

死后数十年,她的灵魂飘荡在上空,也见了不少捉妖人的手法,只要方法得当,灵力低微也有捕捉妖物的可能。

深呼吸几口气,桑含章迫使冷静下来。

烛火妖显然还不知道危险的靠近,依旧在藏书阁各处喷出细小的火焰,火舌肆意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藏书阁的书籍已经被燃烧得所剩无几。

桑含章视线扫视一圈,看到悬挂在斜侧横梁上摇摇欲坠的铜灯时,心中有了想法。

她从古籍上看到过,烛火妖性质特殊,和一般的火系妖精不同,并不怕水,唯独怕铜丝,只要被铜丝缠住,无论怎样挣扎,也逃不出束缚。

再加上她的灵魂徘徊在天上时,跟随过不少捉妖人,看了他们捉妖的手法,只要打出一种特殊的捉妖结,便可成功抓捕烛火妖。

寻常青芜门弟子在她这个年龄还没有学会的手法,殊不知桑含章的灵魂早已练习过无数次!

忍住背部的疼痛,她小心翼翼爬上还没燃烧到的书架顶部,放轻脚步,呼吸轻浅,尽量不引起烛火妖的注意。

快了、快了,眼看她的手就要触碰到铜灯,火焰却已经蔓延到了她所在的书架上面,一本厚重的书籍砸在她后背的伤口上,直直撞击她白火烧得溃烂的皮肉,发出一身沉闷的轻响。

桑含章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整个人难受地弓起了腰,浑身不停地冒出冷汗,双唇紧紧地咬着,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

烛火妖闻声,发现了她还没死,立马朝她这个方向奔来,嘴里不停地吐出火焰。

桑含章绝望地闭上了眼,手指甲刺入了手心中,鲜血淋漓,难道重来一世,她还是躲不开这样的命运吗?

身侧的温度越来越高,代表着烛火妖越来越靠近,浑身像是被投入了滚烫的地狱,桑含章的裙摆也开始渐渐燃烧起来,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一段记忆。

长剑挥舞之间,她看见爹爹的身影,他声音温柔地喊她“囡囡”,下一秒整个身子却坠入圣水河中,汹涌的河水冲上来,他很快便沉入河底,渐渐不见。

鼻腔霎时间酸涩,心中的战意汹涌而出,桑含章睁开眼,双眼亮得吓人。

她现在还不能死,爹爹的冤屈还没有洗清!就这样去见爹爹的话,她心中有愧!

桑含章低头,猛地把已经烧起来的裙摆扯掉,露出光洁的小腿。

她咬咬牙,从书架上站立起来,踮起脚去碰触铜灯,一用力,便将铜灯扯了下来。

书架上的火焰渐渐烧到小腿,留下火红难看的瘢痕。

这时,烛火妖已经做好了准备,向她一个俯冲而来。

桑汉藏果断一个翻滚,从书架上跳落而下,让烛火妖扑了个空。

烛火妖显然被激怒了,周身的火焰更加旺盛起来,藏书阁的温度也骤然又升高。

桑含章躲到已经被火焰烧成黑木的书架后面,烛火妖嘴里又喷出烈火,顿时,书架就成了一片灰烬。

趁这个时候,桑含章已经迅速从这个书架又躲到了另一个书架后面。

烛火妖转了个方向,再次将那个书架烧成灰烬。

这样往来几次,藏书阁内的所有书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无处可以躲藏,但是却不见桑含章的人影。

趁烛火妖喷火焰的短暂时间,桑含章悄悄绕到它身后,手里拿着已经解开的铜丝。

趁它不注意,桑含章猛地将铜丝绕着烛火妖的颈部,然后收紧力度,手上快速将铜丝绕成结,往里面倾注着灵力。

烛火妖剧烈挣扎,嘴里不停往桑含章身上喷出火焰,没一会,细细小小的火苗就落在她身上。

桑含章像是感觉不到火辣辣的热度一般,紧紧地咬着唇,下唇已经咬出了血丝,手中的动作丝毫不停。

不能停!不能停!她重获一世,如若还是上一世那般不堪的结局,那她不甘心!

设计谋害她的人,冤枉爹爹的人仍然在外逍遥,凭什么她却要这样无辜地死去?

火焰烧透了衣服,直接接触到光洁的皮肤,皮肤灼烧的痛感从脊背处直直传到大脑,桑含章痛得浑身战栗起来,黑发早已被汗水浸湿。

烛火妖此时已然被她完全地激怒了,周身的火焰渐渐呈现出鲜红的颜色,代表它已经将业火升到了最高的等级。

张扬的火舌在对桑含章耀武扬威,桑含章此时什么也看不见了,眼前一片鲜艳的红,她甚至分不清楚那是烛火妖放出来的火焰,还是她眼底的血。

身体好累,像是体内的力量被尽数抽取,现在就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烛火妖已然张开了大口,嘴里酝酿着一团巨大的火球,对着桑含章张牙舞爪。

桑含章几乎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她双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却仍然倔强地不肯放松力道。

快了!快了!只要再绕完最后一个结……

那一刹那,桑含章的眸子亮得惊人,一团鲜艳的红迅速向她而来。

桑含章再也支撑不住了,双眼沉重如铅,晕了过去,双手依然死死地攥着那铜丝。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