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退婚?那就换个人当太子!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宅斗宫斗
作者: 阿酒酒 主角: 云绾 顾长明
18.04万字 0.2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8章 从此山高水阔,再无羁绊 2023-12-04 20:24: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6.7
    累计字数
  • 3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8章
简介

本文讲述了女主云婠身为云家家主,大楚第一世家嫡女在被当朝太子退婚之后,为稳家族地位,开始找寻皇帝次子二皇子顾长明合作。 在合作过程中,二人一同扳倒了只顾贪图享乐,丝毫不顾及人民的太子及其生母德妃。并且二人一同经历了治理江南学子动乱,东鲁地震等事之后,顾长明的一颗拳拳爱民如子之心,慢慢改变了云婠只顾权力争斗之心,二人也在一次次合作中发现对方的真心,进而选择在一起。 随后,二人赢得民心,顺利封顶成为皇帝皇后,可太后本为云婠姑母,却心中只有权利,企图在顾长明还未坐稳帝位时掌权,多次祸乱朝政,殃及黎民百姓。 云婠最终在家族亲情与天下百姓之间,选择了天下百姓,亲手将自己的姑母囚禁于深宫之中。 至此,顾长明与云婠成了百姓眼中携手并进的帝后,励精图治数十年,终于夺回国家故土,让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也实现了他们初见时,在田野中所期盼的未来。

第1章 退婚?喜大普奔

皇宫大内,各处静谧却又透露着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绣花鞋底落在地上,一人疾步而来。

“群主!”

“放肆。”一道慵懒女声悠悠传来,那传信的侍女立马噤了声。

“姑母,您醒了。”云婠笑着抬眸看向锦衣华服撑着头刚刚睡醒的中年女子,大楚的皇后,也是她的姑母。

“嗯。”皇后云初墨懒懒睁眼,看着云婠笑了笑,“闻着你这茶香,想不醒都难。”

云婠手上动作没停,素手轻抬,从紫砂壶中缓缓倒出一杯,“是姑母最爱的雨前龙井。”

云婠将茶杯递到皇后手中,又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侍女灵琮,心中失笑,这丫头,跟了自己这么久,还这么沉不住气。

“说吧,听到了什么,权当给我和姑母讲个笑话了。”

灵琮深深一拜,“皇后娘娘,郡主,皇上......皇上在崇政殿已经答应了太子殿下的退婚。”

云婠轻轻吹了吹手中的茶,抿了一小口。

当真是个笑话。

云婠抬眸,自家姑母也正看着自己,笑了笑,“哥哥特地为姑母寻来的茶,当真是极好的。”

皇后也笑,“嗯,他有心了。”

见两位主子都这么不在意,灵琮心里犯了嘀咕,太子殿下是自幼与自家郡主,云家女定了亲的,如今贸然退亲,自家主子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云婠看了灵琮一眼,知道她在想什么,什么也没说,只挥了挥手让她下去。

“绾绾。”

“嗯?”

“可有不高兴?”

云婠轻笑,“太子殿下德高望重,非凡之资,云婠不敢高攀。”

“罢了,此刻殿中无人,在我面前就不必遮掩。”

云婠放下茶杯,“姑母,我说了,这就是个笑话罢了,哪里有当真的呢?”

云氏一族,大楚第一世家,历朝历代封侯拜相不在少数,到了云婠父亲这一代便是军权在握的大将,更不用说朝中多少官员是出自云家的门下。

当今圣上娶了云婠的姑母,才得了云家的助力,坐稳这朝堂,只可惜,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坐稳这皇位。

初登基便封了自己心上人德妃的儿子为太子,起初云氏一族不答应,是皇后站出来说自己无所出,答应了这件事。

只不过,要为太子与云家女,也就是当时尚在襁褓之中的云婠,立下婚约。

皇帝答应了,这一局,算是平局。

这也是云婠为人的第一课,君王朝臣,相辅相成,有利可图,方可退步。

“绾绾,”皇后纤长的手指在茶杯上打着圈,“本想着你与太子成婚,待有了嫡子,这个太子也就无用了。现在看来,他已经无用了。”

云婠弯了弯嘴角,的确,无用了。

皇后当年退步,也不过想着自己无所出,又实在不想与皇帝纠缠,便打了这个主意,否则德妃母子,当年根本活不下来。

如今云婠父亲新丧,皇帝以为云氏一族后继无力,便开始作死。

蠢啊,当真是蠢。

“姑母,太子无用了,便换个太子吧。”云婠声音很轻,却个个字都能在地上砸出声响。

不是她云婠不知天高地厚,而是她背后的云氏一族,有这个实力。

“嗯,”皇后看着茶杯中的水,波澜不惊,“养在行宫的贱奴之子,年纪倒与太子相仿,很是不错。”

二皇子顾长明,原是皇帝在德妃怀孕时酒后宠幸了行宫宫女才来的,德妃善妒,得知此事后哭哭啼啼闹个不休,皇帝偏爱德妃便将这母子二人一直丢在行宫,只可惜这宫女难产,只留了二皇子一个人活在这世上。

在皇帝册封德妃之子为太子之后,皇后便派了人手去行宫,既能掌控二皇子,又能留有后手。

如今,便是这后手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云婠朝着皇后福了福身,“云婠明白。”

云家女子,从不谈真心,真心?价值几何?不如真真切切的权利握在手上,来的快活。

皇后之于皇帝是如此,云婠之于太子或是二皇子,亦是如此。

灵琮已经等在殿外,看着自家主子出来了,急得都快跳脚了。

“郡主!您,您不着急吗?现下满京城怕是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呢!”

云婠气定神闲地坐上鸾轿,翻了个白眼,“急什么?”

“郡主!”

“行了!”云婠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好歹是大楚南阳郡主的婢女,能不能稳重些?”

云氏一族累世公卿,皇帝亲封南阳郡主,位同侯爵。

轿撵走了没多远便停下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见着太子殿下还不下轿行礼!”

云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还没找上门,这些人就自己撞上来了?这轿撵挂着云家牌,他能不认识?

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谁在此处喧闹?”云婠沉稳的声音传来,对面的人立马气势都小了几分。

云婠扶着灵琮的手下轿,世家贵女的风范十足,莞尔一笑,“太子殿下。”

太子顾长清看了一眼云婠,美则美矣,可从小到大都是这幅盛气凌人的样子,实在不讨喜。

“宫中除父皇,母后,母妃和本宫外不可轿撵随行,你是忘了吗?”顾长清今日才退了婚,自以为从此便能摆脱云家的桎梏,愈发得意起来。

云婠轻笑,今日的笑话怎得如此多?

“先帝特许云家女乃世家贵女之首,位同公主,自然可在宫中乘轿撵,太子殿下是忘了吗?”

云婠声音淡淡,毫无气急败坏之意。

太子今日得意过了头,竟然忘了这一茬,一张脸慢慢涨红。

云婠轻摇罗扇,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出丑。

“殿下...”太子身后的粉衣女子小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袖,“殿下,柔柔好怕,我们走,好不好?”

“柔柔别怕。”太子转身握住这女子的手,小声哄着。

云婠微微偏着头看这两人,心中好笑得紧,“想来,这位便是令太子殿下魂牵梦萦的罗,哦不,柔柔姑娘?”

“啊!”那罗柔似乎是被云婠吓了一跳,一双眼睛盛满泪水,“柔柔并非故意破坏姐姐和太子哥哥的感情的,都是柔柔不好,姐姐要怪罪就怪罪柔柔吧!”

说着就要跪下,却被太子一把拉起,“柔柔你跪她做什么!是本宫喜欢你,你没错!”

云婠摇着扇子看这对苦命鸳鸯,啧啧称奇,她这棒子都还没举起来,这对鸳鸯,哦不,野鸡,倒先演上了?

“好!好!”云婠拍了拍掌,那今日她便来做个恶人,棒打野鸡好了。

“你做什么!”

“给你们鼓掌啊!两位这一出戏当真是好,尤其是柔柔姑娘这眼泪说来就来,真是比上戏苑的戏子还令人拍案叫绝!”

“你!你!你竟然侮辱我们!”太子手指着云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嗯,你居然听出来了。”云婠毫不客气地看回去,甚至言语中还带了一丝对于太子“聪慧”的赞赏和惊讶。

“你!”

云婠抬步向着两人走去,太子居然搂着美娇娘后退了几步,云婠心中越发想笑,这些人啊,屡屡冒犯云家,试探云家的底线,却又惧怕云家,当真是可笑至极。

云婠看着太子,直看的他眼神乱飘,心慌不已。忽而转了个弯,看向他怀中的罗柔。

云婠扫视他们二人,将二人的窘态尽收眼底,最后“啧啧”两声,笑而不语,离开了。

“云婠!你!你休要得意!本宫,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轿撵都走了,太子还在后面叫嚣。云婠谈了掏耳朵,权当他在放屁。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