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荒年:种田打怪养夫忙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半截垂柳 主角: 云姝婳 墨凛渊
75.02万字 0.2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70章 大结局 2023-03-24 09:24: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54.33
    累计字数
  • 53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70章
简介

北周百年一遇的天才少女死了,死在一个雪夜,国师塔对外宣布,不知死因,不知凶手。 世人不知天才少女的那魂魄,重生到王府的傻二小姐身上…… “你难道不怕,再被杀吗?”某人搂着失而复得的少女耳鬓厮磨。 少女一扬下巴,自信开口,“人人羡慕我,人人嫉妒我,我不怕,天才生来被嫉妒的,我死一次,便要杀我的人,万劫不复。”

第1章 穿越了

咚一声,云姝婳被推倒在地,后脑磕到石头,疼得厉害。

“这丫头有五岁了吧?面黄肌瘦,看着最多三岁!小身杆风一刮便倒,还可以指着她干活?给你二两算我有良心!”

花妈妈手中紧握钱包,瞪着躺地面上的云姝婳,“二两卖不卖?不卖滚!”

骂了一通,还气不过,花妈妈又狠狠补了两脚,“贱货,敢上手抢老娘的钱,活腻歪了!”

云姝婳头疼欲裂,竭力地张开眼。

小黑屋,四方窗子糊着纸,旧木家具,简陋却也整齐。

不是她家!

之前,身为五星级大厨的她,在连续加班二十四小时之后,全身的细胞都昏昏欲睡。

回家只想好好休息,却没想到在洗澡时脚底一滑……再睁开眼,就天不是天地不是地了。

脑中轰隆一声!

再看眼前的老女人,梳着油光齐整的发鬓,插着银钗,典型古代人的品相。

然后,脑袋开始剧烈疼痛,一大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

“娘亲,娘亲!”

一阵怯懦的声音传入耳朵,紧接着,一只干巴巴的小手触到她的脸。

小妮子的眼泪叭哒叭哒地往云姝婳脸上砸,“娘亲,你不要死……小兰听你的话!”

下一句是对花妈妈说的:“婆婆,我不多吃粮食,求花妈妈多给我娘二两。花妈妈,我吃的少,可以干很多活的……”

墨小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花妈妈其实是做皮肉生意的,平常没事,赶着车走村窜巷,专挑长相标致的小女孩。

哪一个闹腾的不行?就没一个像这个小妮子,求着把自己卖掉。

平生第一次,花妈妈冷硬的心,有了些触动。

小女孩长的很精致,纵然营养不良导致脸色发黄,但底子是真的好,就看她娘那副如花似玉的脸,就知道她长大后应该会怎样的绝艳倾世。

花妈妈心中算了一笔账,从兜中摸出四两银子,砸在云姝婳脑门上。

“最后一次机会,再讨价还价,就给老娘滚!”

谁知,云姝婳麻利得从地上爬起,虽然后脑抽疼抽疼的,却字字铿锵。

“不稀罕这点破钱,我不卖了!”

她拿出其中的二两,丢向愣住的花妈妈。

云姝婳摸着头,“剩下的二两,算我的医疗费!”

花妈妈之前使劲推操,竟然活活摔死原身!就要二两银子,实在便宜了她!

“贱货,你想讹老娘!”

花妈妈阴沉着脸,几步上前揪住云姝婳的头发,“老娘这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云姝婳头皮伤口被扯到,瞬间头晕目眩!

“今天不管怎样,这小丫头必须留下!”花妈妈本性狠毒,连续扇了云姝婳三耳光!

忽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不准打我娘亲!”

推门进来的小男娃,看到被打肿的脸的云姝婳,紧攥起小拳头,冲上来,一拳顶在花妈妈的肚子上。

“啊!”

伴随一声惨叫,花妈妈直接飞出,撞在了墙上。

云姝婳眼珠子就要飞出来,这娃娃是超人转世吗?

云姝婳非常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你是吃大力丸长大的吗?”

小男娃跟小妮子一样瘦,一双眼睛长得非常大,幽黑若宝石。

此时,他脸色不善地看着云姝婳,充满了防备。

“我是啃树皮长大的!”

“……”

云姝婳一噎,同时心里一阵酸涩。

“你带妹子进来讨水吃,怎么打起来了?”

小男娃在外边隐约听到花妈妈吵囔,云姝婳要卖墨小兰,迈着小短腿儿着急跑进,看到云姝婳捱欺负。

云姝婳面对小不点的灵魂拷问,尬笑一声。

还没有答,花妈妈捂着脑门,咬碎银牙,“讨水吃?”

她嘲笑,“绿山乡的人,谁不知我花妈妈干什么生意?你娘亲将你妹子卖给我,扔去花楼做窑、姐,给男人玩儿!”

“我娘亲说不卖!”

小男娃握紧拳,瞪着花妈妈,像个小狮子。

花妈妈身子一抖,肚儿痛的厉害,也不知这石猴子吃什么长的,劲大到她内脏都要打出。

阴沉着脸子,不敢胡说,就怕这小杂碎再来一拳!

“回家!”小男娃拉着小妮子起身,牵着她手向外走。

小妮子没有动,太过震惊,眼瞪的圆溜溜。

娘亲说不卖了!

她想不通,娘亲为什么改变主意。

“娘亲……”小妮子低叫。

不敢走,怕云姝婳动怒。

小男娃的眼睛刮过云姝婳,小身杆挡在小妮子跟前。

云姝婳看着小男娃一副‘你敢卖妹子,即使你是亲妈也打’的神情,又瞧瞧小妮子红着眼眶儿,眼泪在眼圈打转,吐出口浑气。

“娘亲……”

云姝婳不大习惯这自称,毕竟她母胎单身三十年,哪来的孩子?

云姝婳深吸气,笑道:“娘亲没想卖你们,你们父亲摔断腿,要花钱抓药。这花妈妈不是好人,我揣摩将小兰卖给她,再叫你出面救出。

咱再去报官,抓她下狱!咱不但为民除恶,还有了药费呢。”

小男娃看云姝婳好几眼。最后讥诮一声,鬼扯,他才不信嘞。

云姝婳摸摸鼻,表情讪讪。

原身祖辈都是杏梅村人,爷爷生二子,她爹排第二。

前朝皇上昏庸,老百姓受苦,威武大将军起义,云老大从军。

威武大将军推翻前朝,立为帝。云老大战功霍霍,被册立为大将军。

原身父亲非常平庸,大字不识,地地道道的农民。

照理说一人得道鸡狗升天,原身一家抱住大伯父大腿,日子不会差到哪里去。

却不知原身父亲怎么想的,固执地留村种地,不肯占大伯父好处。

偏巧为人“老实”的云老二,为给儿子娶媳,把原身二两白银卖给同村的墨凛渊,一个穷儒生。

原身看不上墨凛渊,想嫁给富少做少奶奶。

当初大伯父被封将军,一家老小都被接去京师暂住,原身算是见过了世面。

堂姐握着原身的手,说:“二妹妹,你长的好看,就凭这脸,京师中的贵少,随你挑。”

原身始终记的这句话。成婚六年,她没想过踏实跟墨凛渊过日子。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